時裝周花絮:設計師如何克服「時裝周症後群」?

Matthew Williamson

( Photo:© Newscom )

對於不少人來說,時裝周的焦點是天橋上的最新設計、front row 上的 VIP,或是派對上的名人貴賓等等…, 可是對一眾設計師來說,卻是工作壓力的主要源頭。

對於不少人來說,時裝周的焦點是天橋上的最新設計、front row 上的 VIP,或是派對上的名人貴賓等等…, 可是對一眾設計師來說,卻是工作壓力的主要源頭。

elleuk.com  特別採訪多位參與 London Fashion Week 的設計師, 看看他們從騷前準備,到騷後面對外界評價時的每個繃緊時刻 ,依靠什麼來舒緩情緒。

Paul Smith
完騷後,我都會到倫敦的 Holland Park 附近走走,呼吸新鮮空氣,順便找找看有沒有像我護身符的小兔子出現。我總喜歡給來看騷的人,送上一隻小兔子的禮物。

Julien MacDonald
Floris 香氛蠟燭、Krispy Kreme 冬甩、Starbucks 咖啡和 Elemis 乳液。

Matthew Williamson
我的幸運物叫 Coco,是一隻美國曲卡狗;當我每天在工作室設計時,她都會陪伴著我。

Felder Felder  設計師  Annette Felder 和 Daniela Felder
 從我們的老公身上得到的愛。

0

Shares

Text by Vivian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