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界的相愛相殺
Style Insight
時裝界的相愛相殺
Photo: Text 添子;Coordination NICOLA LAI
READ MORE
時裝界的相愛相殺

時裝界的相愛相殺

Share to:

都說時裝是創意與商業的結合,其實設計師與品牌之間的關係更像談一場戀愛,兩者關係並非二者之間的事而已,更要承受「外間很多反對我愛你的聲音」,又或被現實數字摧殘,幾愛都好,有時還是逼不得已好心分手。2022年末至2023年初這三四個月間,多少設計師和品牌的相愛相殺分分合合,不知道又為新一年的時裝界帶來哪些啟示?

Photo: Text 添子;Coordination NICOLA LAI
時裝界的相愛相殺
Photo: Text 添子;Coordination NICOLA LAI

都說時裝是創意與商業的結合,其實設計師與品牌之間的關係更像談一場戀愛,兩者關係並非二者之間的事而已,更要承受「外間很多反對我愛你的聲音」,又或被現實數字摧殘,幾愛都好,有時還是逼不得已好心分手。2022年末至2023年初這三四個月間,多少設計師和品牌的相愛相殺分分合合,不知道又為新一年的時裝界帶來哪些啟示?

Alessandro Michele 別了 Gucci

Alessandro Michele 別了 Gucci

矛盾只因深愛著?只有愛,也未必足夠設計師跟品牌「同諧白首」,至少對意大利時裝大宅Gucci與即將卸任的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而言,就像一對必須向現實低頭的苦戀愛侶。去年十一月底,品牌宣布設計師離任,後者亦以「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形容這七年的合作,可謂讓人唏噓。要知道Alessandro Michele 在Gucci可算老臣子,自2002年加入品牌配飾部門至今已逾20年,橫跨Tom Ford、Frida Giannini及他本人主導的三個朝代。有別於Gucci 之前兩位創意總監所塑造的都會女人性感形象,他手下的Gucci充滿詭奇、繽紛、復古的浪漫,流動曖昧的美學跨越性別邊界,深得時裝界及新世代Gen Z客人的歡心。形象特立獨行的明星如Jared Leto、Harry Styles、Dokata Johnson、Lana de Rey等,都為Alessandro Michele操刀下的Gucci建立了鮮明的形象,為時裝界日復日的「好品味」多少帶來衝擊。

Alessandro Michele 別了 Gucci

想要盡情揮灑創意,其實亦要承受不少壓力,尤其在Gucci這樣的龐然大物之中。要知道它一直是開雲集團(Kering)的旗艦品牌,佔集團總收入近三分之二;Alessandro Michele接任創作總監之初時因新鮮感而激起的銷量,亦逐漸進入瓶頸狀態。自2017年超越Hermes和Louis Vuitton之後,Gucci的銷售增幅就有下滑跡象。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甚至拖累品牌銷售額暴跌45%、2021年品牌總裁Marco Bizzarri訂立100億歐元銷售額目標,最終也不如預期。誠然,在Alessandro Michele 手下的Gucci,生成了不少有趣的聯乘合作(Gucci與Adidas、多啦A夢、Pokemon Go、The North Face等佳作仍然歷歷在目)。然而銷情仍是難以逆轉,引致Kering總裁François-Henri Pinault對當初讓Gucci 向年輕世代靠攏的的決定產生質疑慮,要求恢復品牌「真正奢華」(true luxury)的定位。與此同時,品牌內部早前亦重整管理架構,聘請Maria Cristina Lomanto擔任新職位行政副總裁及品牌總經理(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Brand General Manager),直接向Marco Bizzarri匯報,並掌管品牌主系列、美妝及眼鏡系列、形象行銷等要職,回首看此決定,其實變相攤分了創意總監一職的部分權力,並為品牌革新埋下伏筆。

創意總監的音樂椅

創意總監的音樂椅

如斯情況總讓世人好奇,Gucci創作總監位置最後花落誰家?品牌官方時至今日仍然未有定案。而根據多間時裝媒體引用《WWD》報導,最大機會該由設計工作室總監Remo Macco、首席設計師Davide Renne或女裝設計總監Marco Maria Lombardi其中一人接手,作為穩定過渡轉變期的選擇。若說市場上符合(Pinault理想中)Gucci風格的明星設計師,似乎亦為數不多,或早已名花/草有主;但有部分時裝KOL則大膽推測,以Estée Lauder收購Tom Ford Beauty的消息「預言」Tom Ford本人有機會回歸前東家,畢竟他亦有份塑造前代Gucci都市女性的俐落性感風格,同時也是一手將品牌挽救於水深火熱的人。當然,其他當代著名設計師如Grace Wales Bonner(英國男裝設計師)、Jacquemus甚至JW Anderson等名字都被人放上檯面,或許以上猜測也只是為這幾個月等待新官上任的時間添點懸疑的趣味。

創意總監的音樂椅

那邊廂離情依依,這邊廂卻是新婚燕爾,說的是月前宣布加入Burberry的Daniel Lee。曾經被人成為「Phoebe Philo接班人」的他在Celine工作六年,並擔任其成衣首席設計師一職,後來在2018年加盟Bottega Venata,卻在短短三年內極速「分手」,相傳同樣是因為François-Henri Pinault因品牌銷售增長不足而大刀闊斧換人,有如Alessandro Michele 的前傳。而當Daniel Lee離開BV之際,其實已經有傳他會回到家鄉英國接任Burberry創作總監職位,只是當時Riccardo Tisci正鋒芒畢露,所以傳聞 才戛然而止,如今看來卻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後者的冒險精神和叛逆年輕氣質自然為Burberry這個百年英倫品牌帶來嶄新的形象和年輕氣息,但Daniel Lee的極簡主義一直不乏追隨者,他在Celine和BV的往績亦是一張亮眼的成績表,不論「爆款」手袋還是剪裁精緻、物料創新的服飾,他都勝任有餘,觀眾自然期待這位年僅36歲便橫掃CFDA(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多個大獎的「金童」接下來會為我們帶來甚麼驚喜。

那些創意與商業的「完美結合」

那些創意與商業的「完美結合」

品牌與設計師之間配對,講求全面結合,從創意、風格、形象、商業等不同層面,都需要有連貫同時具驚喜的默契,當中難度可想而知。百年時裝老宅尚且擁有深厚的檔案(archive)和歷史,創作總監有先例可循,個人與品牌風格之間的平衡相對容易;但對於比較近代的品牌而言,這種協商便困難重重,像Phoebe Philo手下的「Old Celine」形象深入民心,Hedi Slimane剛接手時便被狠批「不尊重品牌歷史」;事實上創辦人Celine Vipiana推崇的「法式優雅」同樣意象模糊,而Michael Kors、Roberto Menichetti等人均有不同演繹,「品牌歷史」便成為曖昧語句。說到最尾,一切一切還是消費者說了算。君不見Raf Simons加盟Prada,近幾季均是叫好叫座,除了有Miuccia親自加持,大概我們很難說,前者的個人魅力不是影響商業結果的因素吧。所謂創意與商業的「完美結合」,高銷量固然佔很大一部分,但設計師本人及其作品的號召力同樣重要,甚至能夠影響商業模式的走向。

那些創意與商業的「完美結合」

當然,時裝界還是有一些特例,且大多不受LVMH和Kering這類跨國企業的模式影響,反而能夠做到更好的平衡。川久保玲與Adrian Joffe夫婦合作無間,前者儘管顧好創作,在天橋上揮灑才華,後者執掌營銷、市場擴張、開拓客源等商業決定,互相尊重彼此所長,讓品牌得以長線發展。早前辭世的「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同樣百分百信任其丈夫兼學生Andreas Khronthaler,前者呼籲叛逆精神,從時裝界走入社會運動繼續「龐克」,後者繼續操持品牌,將最好的設計傳承,同時支援另一半的理念實踐。Rick Owens與Michele Lamy亦彼此影響,最後在「好品味」主導的時裝界殺出一條詭奇偏鋒的血路,看似從未著眼商業要求卻能在小眾市場站穩陣腳,又何嘗不是經典教材。說起來,以上案例的結合不僅限於品牌與設計師之間,或許要讓創意與商業尋找完美平衡,或許需要的是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