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專訪】與Chloé藝術總監Natacha Ramsay-Levi獨家對談!5點讓你快速認識這位時尚文青

說近兩季Chloé的設計讓人耳目一新,相信沒有人反對。 在Natacha Ramsay-Levi 主理下,品牌2020早春系列破天荒首次在法國以外城市——上海舉辦時裝騷。這位一貫低調的藝術總監是次也親自現身,《ELLE》更獲得與這位設計師促膝長談的機會。

由於日程緊密,訪問定於完騷第二天的下午,在Natacha Ramsay-Levi下榻的酒店房間進

由於日程緊密,訪問定於完騷第二天的下午,在Natacha Ramsay-Levi下榻的酒店房間進行。一身裇衫配寬鬆長褲的她,竟親自開門。一改照片中的孤高印象,高挑身形、法文口音配上平易近人的笑容,令人心暖。「不好意思久等了,早上我有戶外拍攝的日程。」據悉,上海一行,除了事前密鑼緊鼓綵排,她還出席 了2020早春造型拍攝現場、和當地不同媒體、客戶見面的日程,訪問完成當晚她就會乘飛機回巴黎,說得上是馬不停蹄。

提到職業生涯的起點, NatachaRamsay-Levi 坦言一切並非初衷:「坦白說小時候的我從沒想

1. Natacha Ramsay-Levi 骨子裡是位歷史學系出身的文青

提到職業生涯的起點, NatachaRamsay-Levi 坦言一切並非初衷:「坦白說小時候的我從沒想過會成為設計師。」這位法國土生土長的女子,生於小康之家,父親為雜誌編輯,母親是室內設計師,她本身自小與書卷為伴,打下深厚的文化基礎,大學時更選擇了歷史學系。「當時我在UniversityParis 8上課,曾想過成為歷史學家。然而卻慢慢明白,作為職業,時裝才是我的方向。」她如是說。

事實上時裝夢早植根於 Natacha Ramsay–Levi 心中。自小在裁縫祖母影響下,她喜歡穿搭

2. Natacha Ramsay-Levi 認為時裝應讓人享受穿搭樂趣

事實上時裝夢早植根於 Natacha Ramsay–Levi 心中。自小在裁縫祖母影響下,她喜歡穿搭,更留意時裝消息。「我最早對時裝的記憶,源於巴黎時裝周期間,電視每晚8點新聞後的時裝報告。生於時尚之都,讓我尤為自豪。」16歲時她儲錢買了縫紉機。「記得當時我曾剪短父親的長褲、又在弟弟的T 裇加上配件,改成自己喜歡的款式」。相比起傳統設計師習慣在紙上寫寫畫畫做創作,Natacha Ramsay-Levi愛以個人風格、自己衣櫥為設計核心,她的作品往往不講求整套穿着,反而鼓勵大家放膽穿搭。

「當時團隊人不多,我有機會參與每個計劃,很快就成為設計師團隊一分子

3. Natacha Ramsay-Levi 與Nicolas Ghesquière亦師亦友的長久關係

「當時團隊人不多,我有機會參與每個計劃,很快就成為設計師團隊一分子。」在Balenciaga近15年,Natacha Ramsay-Levi累積經驗,一步步由職場菜鳥攀升成Nicolas Ghesquière的左右手,進身設計總監。及後跟隨他到Louis Vuitton,逐步嶄露頭角。「你已準備好了。」NicolasGhesquière 這位良師益友給了她這樣的評價。她旋即為Chloé所招攬,一展抱負。

兩年前初收到來自這家近 70 年歷史的法國品牌的任命時,不少人對 Natacha Ramsay

兩年前初收到來自這家近 70 年歷史的法國品牌的任命時,不少人對 Natacha Ramsay-Levi除了好奇更多是疑問,為甚麼是她?低調沉穩的作風卻正是她實力的保證(儘管私下的她熱愛各種電子音樂,男友Jackson 更是箇中的表表者)。好學的她,於 Studio Berçot 修讀時裝設計時無心插柳地成為 Balenciaga 實習生,「我最初只負責沖咖啡。」她坦言,幸而伯樂Nicolas Ghesquière引領了她的設計之路。

對於品牌常被認定是個女性主義的品牌,Natacha Ramsay-Levi直認不諱 。「當然,不過我理

4. Natacha Ramsay-Levi 是位女性主義者

對於品牌常被認定是個女性主義的品牌,Natacha Ramsay-Levi直認不諱 。「當然,不過我理解的女性主義也在因時而異。」她提到品牌創始人 Gaby Aghion 所處的時代,婦女沒有選舉權更幾乎連開銀行戶口的權利都沒有,當時女性爭取的,與今時今日女性對自身及個人獨立意志的表達,顯然不是同一回事。「所以我認為這是個進化的過程,之於Chloé亦然。」中性大氣的 Hannah MacGibbon、瀟灑自信的Phoebe Philo,時尚摩登的Stella McCartney 以至跳脫雅致的Clare Waight Keller,歷任的Chloé掌舵人都分別為品牌寫入新篇章,多元而不悖,自由自信亦正是品牌基因。相較於其他品牌愛以明星代言,Natacha Ramsay-Levi更傾向以Chloé Girl作為一個單位,展現多元精神。而就她本人而言,「我認為Chloé風格可以更鮮明,不論是更陽剛、更性感都好,讓女性更大膽為自己發聲。穿出自己的風格,也是對女性主義的更大尊重。」

相比起其他盛名在外的設計師,Natacha Ramsay-Levi的深厚文化根基與才華,才是集波

5. Natacha Ramsay-Levi 是個對設計細節執著的人

相比起其他盛名在外的設計師,Natacha Ramsay-Levi的深厚文化根基與才華,才是集波希米亞、浪漫自由一身的 Chloé 所看重的特質。初掌這個70年老牌的帥印,這位設計師認為更重要的是忠人之事。作品除了漂亮時尚,她更講求由用家感受。「對一條褲子而言,叉腰時、擁抱時腰位臀線是否貼合體形;對手袋而言,鎖釦開關是否容易,容量又足夠與否?這些都要加入考慮。」細節往往決定成敗,近兩季 Chloé 的好評如潮,叫好又叫座,正有賴Natacha Ramsay-Levi 精益求精的個性。「我常問自己:『這夠Chloé嗎?』」她笑說。據知,她習慣以手蓋住品牌標誌,反覆檢視作品,看看設計是否能代表品牌基因。見微知著,可見品牌深慶得人。

ELLE:亞洲面孔的女模着實讓人眼前一亮,是次的設計有何重點?Natacha Ramsay-Levi:今時

《ELLE 》與 Natacha Ramsay-Levi獨家對談

ELLE:亞洲面孔的女模着實讓人眼前一亮,是次的設計有何重點?

Natacha Ramsay-Levi:今時今日的Chloé girl 已不只是金髮女士的專利,是時候去打破固有的框框。今次我們有40多位模特兒,只有10位來自外國,其他都是亞洲面孔,全因她們最能表現設計的神髓。

ELLE:上海元素如何體現在這個系列?N.R.:上海是個匯聚文化歷史的大都會

ELLE:上海元素如何體現在這個系列?

N.R.:上海是個匯聚文化歷史的大都會,儘管充斥現代風格,裝飾藝術(Art Deco)、美好時代(Belle Epoque)與共產主義時代的建築文化卻也和諧共冶一爐。是次幾套設計的布料,我都用上當地建築上的裝飾藝術圖騰做印花。其次像街頭的電單車,電單車女司機的碎花雨褸、以至防風外套都是靈感,體現於部分作品的印花及絎縫外套上。

ELLE:作為靈感源泉,你喜歡哪些中國電影?N.R.:電影是時裝和文化的紐帶,更

ELLE:作為靈感源泉,你喜歡哪些中國電影?

N.R.:電影是時裝和文化的紐帶,更把時裝與當地緊密連結起來。我喜歡賈樟柯、王家衞、張藝謀的電影。創作2020早春系列前,我做了一塊大的mood board(情緒板),把電影中我最印象深刻的分鏡、劇照都放在上面,幫助設計。

兩年前初收到來自這家近 70 年歷史的法國品牌的任命時,不少人對 Natacha Ramsay

ELLE:早春系列中最喜歡哪個造型?

N.R.:個人很喜歡睡衣剪裁的裇衫長褲套裝造型,可視當下心情綁起腰帶,也是我對當地女性比較有趣的觀察。另外就是絎縫外套。

ELLE:你身上總戴着飾物,你本身是位配飾愛好者嗎?N.R.:我認為飾物是一種

ELLE:你身上總戴着飾物,你本身是位配飾愛好者嗎?

N.R.:我認為飾物是一種信念,也可以是護身符,像兒子5歲時做給我的指環,儘管它只以錫紙為材料。回看Chloé不少歷史檔案,較鮮明大型的設計是主流。我個人喜歡復古、具波希米亞式的大件配飾。

ELLE:創作最大的挑戰和原動力?N.R.:皆來自於自己,有時我會反覆問自己,某

ELLE:創作最大的挑戰和原動力?

N.R.:皆來自於自己,有時我會反覆問自己,某件設計背後的意義,是否反映品牌精神、實用與否,遊走於創作和審視自己的邊界。

2020早春的全新袋款Aby

2020早春的全新袋款Aby

2020早春的全新袋款Aby Lock。

2020早春的全新袋款Aby Lock。

2020早春的全新鞋款,感覺年輕得令人眼前一亮。

2020早春的全新鞋款,感覺年輕得令人眼前一亮。

Natacha Ramsay-Levi 與電子音樂人男友 Jackson Forgeaud。

Natacha Ramsay-Levi 與電子音樂人男友 Jackson Forgeaud。

Natacha Ramsay-Levi個性自由奔放,她的Instagram 個人帳戶不乏她的生活照。

Natacha Ramsay-Levi個性自由奔放,她的Instagram 個人帳戶不乏她的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