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2020春夏巴黎時裝周, Dries Van Noten, Christian Lacroix, SS20
Runway
Dries Van Noten不只一次表示時裝界需革新!重溫他與Christian Lacroix絕密時尚對話
Photo: Imaxtree
READ MORE

Dries Van Noten不只一次表示時裝界需革新!重溫他與Christian Lacroix絕密時尚對話

Share to:

Dries Van Noten剛剛聯同40多個時尚單位聯合發表一封公開信,呼籲業界重新調整發貨時間,希望時裝界的日程表能再次與現實世界的季節銜接,說得直白一點即是想整頓現在的交貨季節、折扣優惠日期,例如2至7月發售春夏季服飾並在7月作夏季減價,8至1月出售秋冬服裝,冬季減價延遲至1月,好讓大家能在合適的季節購買真正的當季時裝。

Photo: Imaxtree
Dries Van Noten不只一次表示時裝界需革新!重溫他與Christian Lacroix絕密時尚對話
Photo: Imaxtree

Dries Van Noten剛剛聯同40多個時尚單位聯合發表一封公開信,呼籲業界重新調整發貨時間,希望時裝界的日程表能再次與現實世界的季節銜接,說得直白一點即是想整頓現在的交貨季節、折扣優惠日期,例如2至7月發售春夏季服飾並在7月作夏季減價,8至1月出售秋冬服裝,冬季減價延遲至1月,好讓大家能在合適的季節購買真正的當季時裝。

Dries Van Noten 2020春夏時裝騷

是次聯署的單位包括Thom Browne、Marine Serre、Lane Crawford集團代表等,不少人認為是次聯署非

是次聯署的單位包括Thom Browne、Marine Serre、Lane Crawford集團代表等,不少人認為是次聯署非常瘋狂,但亦有不少支持者認同在疫情重創下,是難得的機會能改革時尚業界的固有模式,有效重組供應鏈,從而讓時裝界能更進一步達到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其實Dries Van Noten也不只一次於訪問中表示他以圖改變的企圖,現在我們就看看他與Christian Lacroix合作春夏20系列後的精彩對話,以進一步了解比利時六子之一的他對時裝與美學的獨有見解。

1你們對這個系列有什麼期望?

Dries Van Noten(DVN):我們逐漸失去了對時裝以及搭配的興趣,而這些對我而言很重

Dries Van Noten(DVN): 我們逐漸失去了對時裝以及搭配的興趣,而這些對我而言很重要,所以我希望這個系列可以重新為大家帶來時裝的樂趣。開始準備這個系列的時候,我們主要參考了80和90年代的高級訂製服,後來更找到了Christian。我希望可以製作出有趣的、充滿感情和不同元素的作品。
Christian Lacroix(CLX): 我很欣賞Dries的創新。很高興可以收到他的邀請和他合作。我很少讚賞一個人,但我經常穿Dries的作品。每次見面他都能給我驚喜。我對比利時不是很熟悉,但Dries有著他們低調大方的優雅。

2這個系列能說是致敬?

DVN:不是的。我希望可以融合我和Christian的想法。他為我們提供了很多靈感來源

DVN: 不是的。我希望可以融合我和Christian的想法。他為我們提供了很多靈感來源。這個系列跳出了我們的舒適區,可以說是我們日常創作的進化版。我們有時候開會時,就算Christian不在,我們也會說﹕「Christian告訴我們,如果你會怎麼做?」
CLX: 當Dries告訴我說﹕「你還活著,這個系列並不是致敬」,我真的很高興。我不想回到時尚界,Dries的品牌和其他的不一樣。我們有著一樣的想法、對印花和搭配的喜愛,所以創作過程很有趣。

3你們都是很有強烈個人風格的名設計師,在創作過程中會遇到甚麼困難嗎?

DVN:沒有。我們需要在所有系列裡找到平衡。我們設計的是成衣而不是高級

DVN: 沒有。我們需要在所有系列裡找到平衡。我們設計的是成衣而不是高級訂製,在設計時需要考慮到這一點。我們當然可以用幾千米的布料和絲帶製作裙子–而我們的確做了幾條。然後Christian會說「你們怎麼不在後面加條束帶呢?後面顯得太單調了。」類似的事情經常發生。時裝變得太商業化了,而我們逐漸適應了。可Christian令我們忘記了這一點,讓我們可以全心享受製作的過程。我們需要貼近現實進行創作。大家可以隨時隨地穿著我們的衣服。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就是要確保這個系列足夠有趣而又不失實用性。
CLX: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就是一開始和一個陌生的團隊合作。剛開始接觸時我不認識他們,也不了解他們的想法。一開始我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沒有和大家說太多話。可是我逐漸看到我們合作的進展,就很快的融入團隊了。看到他們做的決定、創意以及法式技藝,我就放心了。他們那個把絲帶打印到基礎款衣物的主意–從衛衣到T恤再到牛仔褲–這主意太棒了﹗我從來沒想到可以這樣做。我很欣賞他們的精神還有對細節的追求。

4Dries是成衣設計師,而Christian一直專注於高級訂製,你們怎樣合作呢?

DVN:我認為兩者之間是有共同點的。高級訂製是時裝的來源,保留了傳統和

DVN: 我認為兩者之間是有共同點的。高級訂製是時裝的來源,保留了傳統和技術。高訂是時裝的理論,能夠遠離現實,發揮純粹的創意,而這其實是好事。我仍然有著獨立的靈魂,Christian讓我感到自己還有自由的想法和眼光,他推動了我們的創意。由於這個系列比我以往的作品更為貼近高級訂製,我考慮過用巴黎的圖樣師。但Christian說我們的已經足夠好了,所以我們還是起用了我們自己的團隊,希望能夠達到成衣和高訂之間的平衡。
CLX: 製作成衣對我來說太難了,所以我很欣賞Dries。我不知道怎樣找到舞台和高級訂製之間的平衡。Dries在這一方面做得很好,而且他的作品看起來很像高訂,所以我很欣賞他。

5在時裝裡,怎麼樣才是「太多」了呢?

CLX:我年輕時的座右銘就是「太多是永遠不夠的」。DVN:對我來說不會突然有「太

CLX: 我年輕時的座右銘就是「太多是永遠不夠的」。
DVN: 對我來說不會突然有「太多」素材。我喜歡慢慢增加層次,之後可以再行刪減,像一顆可以被剝的洋蔥。像如果我們用緹花布的話,我們可以加點刺繡、珠寶配飾、羽毛⋯Christian在這方面是專家。我們盡量做到現代摩登的設計,但有時候在創作的過程中會失焦,而我覺得Christian幫助了我們在這方面恰到好處的創作。
CLX: 真的,我們很容易就會用了過量的元素。Dries很擅長混搭,我很欣賞他搭配布料及印花的方法。你可以把四種不同的印花放到一個女孩身上,而不顯突兀。哲學家Francois Dagognet有一次在我的騷上說我的一致性來自於不一致。我很自豪。

6那怎麼樣是「不夠」了呢?

DVN:當一切太明顯、太簡單的時候。對我來說,創作是需要有內容、有張力的,讓

DVN: 當一切太明顯、太簡單的時候。對我來說,創作是需要有內容、有張力的,讓人第一眼看到就覺得有趣。美醜之間的平衡很重要,因為只製作出單純好看的服裝太無趣了,這也是我們這個系列的核心。Christian很愛女人,我們要讓女人去享受、讓自己更美、去發光。這個系列提供了恰到好處的樂趣。
CLX: 在足夠和不夠之間的界線很模糊,我們只能靠自己去感受。一個詩人曾說過,真正的藝術家、設計師、畫家應該能感覺到作品在什麼時候「足夠」了。我以前從來不知道該在甚麼時候停下,但現代的時尚在於低調的使用各種元素。在80年代,誇張是一個時尚的指標,但當大家都想成為誇張的那個就很難再有驚喜了。

7你們希望新晉的設計師可以從你們合作的系列學會什麼呢?

DVN:能否和另一個設計師合作也是很重要的。現在很多設計都太注重品牌

DVN: 能否和另一個設計師合作也是很重要的。現在很多設計都太注重品牌本身,都是經過修飾的。大家現在對於品牌、服裝的看法都和以前很不一樣。不過這些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了。可以和Christian合作真的太棒了。
CLX: 如果我仍在時尚圈的話應該會更好。如果我還有自己的品牌的話,我們這兩個品牌合作會是時尚界的烏托邦。現在愈來愈多人在音樂、繪圖、藝術方面合作。在80年代時,所有學生都希望成為明星,可現在...現在太不一樣了。

8你們會怎樣形容這次合作?

DVN:尊重、友誼。雖然我之前知道Christian Lacroix和他的品牌,可是我不是很了解Christian本人

DVN: 尊重、友誼。雖然我之前知道Christian Lacroix和他的品牌,可是我不是很了解Christian本人。這次合作讓我可以從不同角度進行創作,加入新的元素,我們很欣賞彼此的創意,這些經驗對我來說很重要。
CLX: 化學作用、創造、樂趣、很集中的過程、愉快。我和Dries有很多共同點,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Dries Van Noten與Christian Lacro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