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邊低語的男人!紅地氈上的高訂新星Daniel Roseberry
Style Insight
星辰邊低語的男人!紅地氈上的高訂新星Daniel Roseberry
Photo: ARTHUR DELLOYE; text THÉODORA ASPAR; translation JENNY CHAN ; coordination NICOLA LAI.
READ MORE
星辰邊低語的男人!紅地氈上的高訂新星Daniel Roseberry

星辰邊低語的男人!紅地氈上的高訂新星Daniel Roseberry

Share to:

華衣背後
Lady Gaga在美國總统拜登的就職典禮上穿的那件紅色拼海軍藍、縫有一隻和平鴿的晚裝,出自Daniel Roseberry之手。上一屆康城影展,Bella Hadid的黑色晚裝胸部位置僅以金屬樹飾遮掩乳房,也是他的主意。而Kim Kardashian在聖誕派對上那件誇張的腹肌塑形緊身胸衣,又是他的傑作。Beyoncé在格林美頒獎典禮上的皮革迷你連身裙,配上金色鑲邊長手套,也是他,老是常出現。沒有甚麼大型活動或紅地氈行騷能逃得出Daniel Roseberry的五指山⋯⋯這位35歲的德州設計師,自2019年以來一直致力為Schiaparelli重光而努力,以其標誌式風格演繹這個傳奇品牌的奢華,每張相片放在Instagram上皆能大放異彩。事實是,他的確很成功。這是閃光燈下的標籤,忠於其古怪和別樹一格的藝術傳統,卻又完全融入時代精神。

Photo: ARTHUR DELLOYE; text THÉODORA ASPAR; translation JENNY CHAN ; coordination NICOLA LAI.
星辰邊低語的男人!紅地氈上的高訂新星Daniel Roseberry
Photo: ARTHUR DELLOYE; text THÉODORA ASPAR; translation JENNY CHAN ; coordination NICOLA LAI.

華衣背後
Lady Gaga在美國總统拜登的就職典禮上穿的那件紅色拼海軍藍、縫有一隻和平鴿的晚裝,出自Daniel Roseberry之手。上一屆康城影展,Bella Hadid的黑色晚裝胸部位置僅以金屬樹飾遮掩乳房,也是他的主意。而Kim Kardashian在聖誕派對上那件誇張的腹肌塑形緊身胸衣,又是他的傑作。Beyoncé在格林美頒獎典禮上的皮革迷你連身裙,配上金色鑲邊長手套,也是他,老是常出現。沒有甚麼大型活動或紅地氈行騷能逃得出Daniel Roseberry的五指山⋯⋯這位35歲的德州設計師,自2019年以來一直致力為Schiaparelli重光而努力,以其標誌式風格演繹這個傳奇品牌的奢華,每張相片放在Instagram上皆能大放異彩。事實是,他的確很成功。這是閃光燈下的標籤,忠於其古怪和別樹一格的藝術傳統,卻又完全融入時代精神。

華衣背後Lady Gaga在美國總统拜登的就職典禮上穿的那件紅色拼海軍藍、縫

華衣背後
Lady Gaga在美國總统拜登的就職典禮上穿的那件紅色拼海軍藍、縫有一隻和平鴿的晚裝,出自Daniel Roseberry之手。上一屆康城影展,Bella Hadid的黑色晚裝胸部位置僅以金屬樹飾遮掩乳房,也是他的主意。而Kim Kardashian在聖誕派對上那件誇張的腹肌塑形緊身胸衣,又是他的傑作。Beyoncé在格林美頒獎典禮上的皮革迷你連身裙,配上金色鑲邊長手套,也是他,老是常出現。沒有甚麼大型活動或紅地氈行騷能逃得出Daniel Roseberry的五指山⋯⋯這位35歲的德州設計師,自2019年以來一直致力為Schiaparelli重光而努力,以其標誌式風格演繹這個傳奇品牌的奢華,每張相片放在Instagram上皆能大放異彩。事實是,他的確很成功。這是閃光燈下的標籤,忠於其古怪和別樹一格的藝術傳統,卻又完全融入時代精神。

圖:Lady Gaga出席拜登的就職典禮。

高訂新星因為不久之前,Schiaparelli還只是印在時尚史書中的一個名字。Elsa Schiaparelli,她是

高訂新星
因為不久之前,Schiaparelli還只是印在時尚史書中的一個名字。Elsa Schiaparelli,她是一個出身名門但瘋狂自由的意大利人,是超現實主義者、異想天開的朋友。我們欠了她取材自Salvador Dalí名作的龍蝦裙、鞋帽和「令人震驚的粉紅色」等作品一個交代。1927 年,她在巴黎成立了工作室,直至1954年關閉——全因這位設計師想全情投入到自己的自傳《震撼人生》中。2012年,這個傳奇品牌被商人Diego Della Valle收購。他也是意大利人,是Tod’s集團的首席執行官。Elsa離開了的主帥位置,他一直找尋承繼人。隨後是Christian Lacroix於2013年為品牌設計的致敬系列,然後是2014年的高級訂製時裝展——這是60年來的第一次⋯⋯接着,連續四個季度的設計工作(和藝術總監之職)或多或少凱旋而至。而Daniel Roseberry在上任前,是一位名不經傳的創作者,在疫情前闖出了名堂——換句話說,如果一個新人沒有一些非常有名的工作經驗,在很大程度上會被忽視。

「這很有趣,因為當我遇到老闆時,我只想到Schiaparelli,但他以為我是來申請Tod’s的工作;當時他正在為這兩個品牌尋找藝術總監。這種誤解,導致關於我對品牌的願景反覆思量。選擇並不容易,因為當你想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傳奇品牌注入新的活力時,你很有可能失敗。」我們坐在能眺望芳登圓柱的工作室會客室裡,Daniel Roseberry跟我們說。有一點可以肯定,在接受採訪的那天,這位純正的美國人對第一次來歐洲工作的想法感到興奮不已。最重要的是,這個時機剛好:他在紐約和兩個朋友合住了兩個月,靠積蓄生活,因為他剛剛離開了Thom Browne。以古怪的剪裁手法和總是令人難忘的時裝表演而出名的他,自時裝學院畢業開始,為Thom Browne工作了十年。

圖:Chiara Ferragni於2021在柏林出席《GQ》年度人物頒獎禮。

最佳人選「坦白的說,我最初對Schiaparelli的了解只是龍蝦裙,這是我在學習期間有

最佳人選
「坦白的說,我最初對Schiaparelli的了解只是龍蝦裙,這是我在學習期間有機會看到的。這些研究讓我着眼於現在,而不是回想過去。因為當時我還在為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替Dior設計的系列瘋狂⋯⋯我喜歡這種非凡的魅力。在另一個紀錄冊中,我也對Nicolas Ghesquière為Balenciaga設計的系列非常感興趣。我在不久之前才開始研究Schiaparelli的作品。我發現想法和概念在這裡是最重要的,這對我很有吸引力。還有,在製作訂製服上,我們是不會說不的。」

在2019年春天的第一天,他擔心的是,這個品牌會否定他。但是沒有,他們沒否決他的草圖,沒否定他的願望,不排斥這位當時還是高級時裝領域上的美國新人的看法。儘管他來自一個設計手法上分別不是很大的品牌,因為Thom Browne無疑是美國最奢華和最具創意的品牌。所以他甫上任,就開始全身投入。「我不顧一切地試圖獲得他們的信任,甚至他們的尊重」。我們猜想煉金術是有效的,因為第一個設計系列僅在兩個月後就舉行。

圖:Bella Hadid在2021康城影展。

技驚四座也許是因為他在Thom Browne接受過培訓,Daniel Roseberry直接選擇與普通時裝騷

技驚四座
也許是因為他在Thom Browne接受過培訓,Daniel Roseberry直接選擇與普通時裝騷截然不同的舞台:他首先在台上現身,穿的是牛仔褲和運動鞋,他坐在繪圖台上,在整個演出過程中戴着耳機保持專注。我們回想起這一幕,他告訴他的每一個朋友,在他剛開始在這裡工作時跟他說,他需要的不是強烈的自我,而是堅定的自我,讓他專注投入到自己理想中的構思。在他周圍的是每套震撼的造型。可見他選擇保留Elsa Schiaparelli的古怪精神,而不是名義上接管她的世界。這個系列有很多瘋狂的色彩和令人神魂顛倒的刺繡,在看起來像蟒蛇的領子裡感覺很是超現實,巨大如雲朵的連身裙矗立恍如魔術,但這些設計沒有一點偏離這品牌過往的風格。幻想,是的。懷舊,沒有。毫無疑問,這是Daniel Roseberry方法的關鍵,與人們的想法不同的是,他並沒有從舊檔案中為每個新系列找靈感。「我做的第一件事是與我的團隊坐下來,查看過去系列中的所有造型,並確定哪些造型最行得通——不是在銷售方面,而是在設計、概念、相關性上⋯⋯這是我思考的基礎。我馬上畫出第一幅草圖,委託給工作室製作,然後我離開幾天,這樣所有這些主意都融入了我的腦海。」他是個對各種評論如飢似渴的讀者,也養成了一個有趣的習慣——每次推出新系列,他都會寫下他幻想媒體發表的評論。這段小小的推測性文字讓他明確定出自己的方向。「當我回到家,我的想法已經就位,不必等待就可以開始畫畫。我們可以很快開始準備訂製服的試樣。當中的痛苦和狂喜,我很感激每一秒。」

圖:2019秋冬高級訂製是Daniel Roseberry在Schiaparelli的首個系列。

技驚四座也許是因為他在Thom Browne接受過培訓,Daniel Roseberry直接選擇與普通時裝騷

天馬行空
在他的創作路上,沿途會出現一兩個從Elsa Schiaparelli繼承的元素,一件配飾、一件刺繡、一個想法⋯⋯但永遠不會是一件完整的服裝。如果要說Daniel Roseberry從不予人背叛品牌精神的印象,那一定是因為他也一直對不協調和壯觀的事物情有獨鍾。
「Elsa的風格和我的風格之間的配合是不言而喻的。」他說:「另一方面,我認為我們在性格方面沒有太多共通點。當我打開她的自傳時,我看了幾頁就停了下來。我無法忍受她的聲音、她的熱情、她世俗的一面,我是一個隱士⋯⋯唯一讓我們更親近的事情,也許是她和我在訂製服界都曾被認為是陪跑的事實。」她,因為以自學者的身份進入時尚界。而他,成長則離不開芳登廣場的形象:一位英國國教牧師的兒子,他在德州普萊諾的一個極端保守的環境中,度過他的童年和青春期。即使在今天,整個Roseberry家族都熱切地傾向宗教:他的姊姊嫁給了一位牧師,他的兄弟創建了自己的教會⋯⋯「我家的教育是圍繞聖經建立的,教會生活是我的一部分。」他繼續談着:「但藝術在家裡一直佔有一個位置:我的祖母畫畫,就像我的母親,她也是一位非常有天賦的書法家⋯⋯她是教我畫畫的人。此外,我在創作過程中看到了一些神秘的東西。」

在Daniel大約12歲時,他負責將結婚戒指送到他兄弟婚禮的祭壇上。每個人顯然都處於宗教儀式的最好狀態,他的嫂嫂穿着蓬鬆的褶邊白色連身裙,看起來像迪士尼公主⋯⋯每個人穿着禮服在路上走,在宴會廳前,好像時裝表演。在回來的路上(驅車需九小時穿越整個德州),他開始設計他以前從未做過的衣服。不久之後,像Style這樣的專業電視頻道在德州開播。Daniel Roseberry夢想着時尚和紐約的生活。

圖:Cardi B出席2021年洛杉磯的全美音樂獎。

全新篇章顯然,大家想知道他的家人會怎麼看待他的期望。「他們對我的才

全新篇章
顯然,大家想知道他的家人會怎麼看待他的期望。「他們對我的才華的信任,比他們的擔憂恐懼更強烈。」沉默一會之後,他補充:「我們不應想像他們很墨守成規,他們對許多事情持開放態度;他們甚至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得很好。」他解釋着,他的時尚並不是要震驚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會是令人髮指的性感。這是真的。據他說,Elsa Schiaparelli認為粗俗是創造力的唯一限制,這非常適合她。

當我們上樓梯到工作室樓層時,團隊正忙於製作1月24日推出的系列,在高級時裝周開始時,他在「時尚仍然是藝術」的工作室創作,享受這份樂趣。他只是想知道時裝騷的節奏,想知道創作者一年畫出四個、六個甚至八個系列是否很合理,但小說家或音樂家可以同意幾年才能誕生一個作品。在向我們展示一些正在進行的畫作時,他輕輕帶過他想改變一點基調的願望,但沒有透露太多。「在兩年半的戲劇性禮服和瘋狂並大量的衣服之後,我覺得我們必須進入另一個篇章——保持品牌特有的瘋狂風格,以免變得乏味,但仍要朝着更精緻的輪廓邁進。紅地氈和社交媒體已成為馬戲團;近幾個月來,大家互相吹捧——我們對此並不陌生。但我預見,更謹慎優雅風格的回歸。」無論哪種方式,他都不會停止創造引人注目的造型。然而他補充說:「隆重登場是件好事。做一個友好和有禮貌的人,就更好⋯⋯我看來,這就是真正的品牌現代化的所在。」

圖:2022年春夏高級訂製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