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 Gala幕後秘密全公開!女星禮服設計師親自解說紅地氈上最怕碰到的噩夢是...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2019年Met Gala慈善晚宴紅地氈盛大展開,每次碰到這種盛事, 無論從荷李活明星、名模或是造型師、彩妝師、設計師...所有時尚圈人都進入備戰狀態,別看紅地氈上每個明星只走個幾分鐘,全身上上下下可都是工夫,這次ELLE獨家訪問到H&M專門負責明星紅毯和聯名系列設計的設計師Simon Hallin,要請他分享紅地氈幕後秘辛、明星禮服有多少看不見的學問、需要多久準備、Met Gala最怕碰到的噩夢以及紅地氈前如果碰到危機該如何處理......馬上來聽聽設計師老實說!

ELLE:整個Met Gala準備過程需要花多長時間呢?Simon Hallin:如果是Met Gala 這種大型活動

ELLE:整個Met Gala準備過程需要花多長時間呢?

Simon Hallin:如果是Met Gala 這種大型活動需要花的時間會長很多。主要我們會先和主辦單位討論,確定會和我們合作的名人人選,通常這是花最久的。

ELLE:所以其實最討論最久的會是在前期人選的討論,等確認後,一切就能很

ELLE:所以其實最討論最久的會是在前期人選的討論,等確認後,一切就能很順暢的進行下去了?

Simon Hallin:可以這麼說沒錯,等當確定人選,大概會得花上兩個月的事前準備時間,從構想到與明星溝通等等,有時光是選定布料的過程得花上4-6週的時間。

ELLE:身為設計師,對你而言Met Gala 當天最大的挑戰是什麼?Simon Hallin:Met Gala 是個會忙

ELLE:身為設計師,對你而言Met Gala 當天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Simon Hallin:Met Gala 是個會忙到頭痛的一天。早上七點起床,一路忙到紅地氈結束。在那之前還得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準備服裝。

那天我們會待在同個酒店一整天,每位明星會陸續進來做最後的造型確

那天我們會待在同個酒店一整天,每位明星會陸續進來做最後的造型確認,多少也會遇到服裝需要改尺寸的情況,不過因為這麼重要的活動,我們事前就會先定裝幾次,不會有太離譜的狀況,但是當天行程可說非常緊湊,因為我們有不同的名人需要服務,最難的就在於要確保每個都都按時間把事情完成!

時尚小知識:Met Gala紅地氈大約是從當地時間下午5點才開始走,活動一路

時尚小知識: Met Gala紅地氈大約是從當地時間下午5點才開始走,活動一路會進行到午夜,不過因為有許多名人需要著裝打扮,對幕後工作人員來說,許多人都是一大早就要開工,進行一場名人紅地毯造型接力賽的服務,十分緊湊。

ELLE:聽起來比起服裝出問題,大家不準時反而才會是最大的噩夢?Simon Hallin:這絕

ELLE:聽起來比起服裝出問題,大家不準時反而才會是最大的噩夢?
Simon Hallin:這絕對是我們當天壓力最大之處,因為只要其中一個環節的時間被拖到,無論是哪一個藝人的妝髮或是造型耽誤了,其他人的行程也可能全部都會被打亂和受影響。

到底一個準備過程有多哪些工作,除了服裝以外,事前的準備從臉上的妝

到底一個準備過程有多哪些工作,除了服裝以外,事前的準備從臉上的妝容,髮型到身體保養樣樣都要來,另外許多明星還要趁空檔接受媒體採訪或是拍攝花絮,一刻都不得閒。

ELLE:除了準備過程緊湊,在紅毯前還有什麼我們看不見的好玩事?Simon Hallin:好玩

ELLE:除了準備過程緊湊,在紅毯前還有什麼我們看不見的好玩事?

Simon Hallin:好玩的事情還挺多,像是有時候因為女星禮服的裙擺很大,除了要有找到一台夠大的禮車,容納禮服之外,車子內還要夠高能有位置裝行動熨斗,因為你總不希望美美的禮服在出場前一刻皺掉,所以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在一台超大車子內,趁明星出場前還稍微又再燙了一次禮服,才讓她去走紅毯。

LLE:Met Gala 紅毯上有遇過什麼意外危機讓你捏把冷汗嗎?Simon Hallin:Met Gala 我們通常

ELLE:Met Gala 紅毯上有遇過什麼意外危機讓你捏把冷汗嗎?

Simon Hallin:Met Gala 我們通常都準備好幾個月,在事前都會被計畫的很好,所以倒是也沒有什麼特別難解決的意外。不過在去年倒是有會後派對活動上,其中一位明星已經穿好禮服,但卻發現一片裙襬卻脫落,我要馬上在現場修補,讓她能出去參加派對。

ELLE:這應該嚇壞大家了吧,你有多久時間能夠搶救?Simon Hallin:前後大概20分鐘左

ELLE:這應該嚇壞大家了吧,你有多久時間能夠搶救?

Simon Hallin:前後大概20分鐘左右,其實對設計師而言修補服裝不困難,不過當下我必須在她穿著這件禮服的情況下來做縫補,更要小心,畢竟她妝髮造型都好了,也不可能再脫下衣服來,所以我就請她站著,我手動縫起衣服,那時最緊張的除了時間壓力,可能就是怕如果一不小心可能會刺到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