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場雄Yu Nagaba 與Uniqlo聯乘專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Style Insight
長場雄Yu Nagaba 與Uniqlo聯乘專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READ MORE
長場雄Yu Nagaba 與Uniqlo聯乘專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長場雄Yu Nagaba 與Uniqlo聯乘專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Share to:

日本插畫家長場雄(Yu Nagaba)人氣之高,就算對他認識不深的普羅大眾,也總會欣賞過他的作品,事關這位人氣爆燈的插畫家近年經常跨界聯乘,由時裝、壽司店與手機配件都曾經涉足過,而每次合作都會成為話題,設計勢必搶購一空。近日長場雄與Uniqlo及羅浮宮進行三方聯乘合作,《ELLE》把握機會與長場雄連線對談,了解他的創作理念及系列創作背後的趣事。

長場雄Yu Nagaba 與Uniqlo聯乘專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日本插畫家長場雄(Yu Nagaba)人氣之高,就算對他認識不深的普羅大眾,也總會欣賞過他的作品,事關這位人氣爆燈的插畫家近年經常跨界聯乘,由時裝、壽司店與手機配件都曾經涉足過,而每次合作都會成為話題,設計勢必搶購一空。近日長場雄與Uniqlo及羅浮宮進行三方聯乘合作,《ELLE》把握機會與長場雄連線對談,了解他的創作理念及系列創作背後的趣事。

長場雄的插畫中總帶點逗趣的感覺,加上在其他媒體中,他的笑容總帶著

長場雄的插畫中總帶點逗趣的感覺,加上在其他媒體中,他的笑容總帶著淡淡與插畫相乘的幽默感。今次的視像訪談發現,他本人其實有點害羞內斂,靜靜的坐著等待,愛跟著身邊的團隊一同大笑起來,而回答媒體提問,會認真而真誠地表達自我,這種個性也顯然於他簡潔俐落線條的插畫上。

先於日本雜誌界闖出名堂

先於日本雜誌界闖出名堂

於東京出生的長場雄,小時候就與藝術結緣,曾因父親的工作要到土耳其居住,並跟隨一位畫家學習繪畫。回到東京於東京造型大學修讀設計,畢業後於服裝公司負責T恤圖案設計,也令他日後與時裝品牌合作有相當經驗。

長場雄最初由寫實畫開始

長場雄最初由寫實畫開始

今天長場雄的黑白點線美學可不是一天構成,一開始他的創作以照片寫實畫為主,但因為市場上實在太多畫得好的畫家,他嘗試拼貼,也試過繪畫後掃描到電腦中上色與實驗,他個人Instagram上的青蛙老師profile照片,就是當時的實驗作。

Photo: Yu Nagaba

「2014 年以前,我的作品其實是有很多顏色的。但最後我經過思考與一些變化

「2014 年以前,我的作品其實是有很多顏色的。但最後我經過思考與一些變化,決定把過多的元素減少,看起來雖然很簡單,但我的線條裡包含許多有趣的地方,或許還有一些隱藏的資訊,透過這樣的方式,讓觀賞的人可以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

為日本雜誌繪畫一炮而紅

為日本雜誌繪畫一炮而紅

當年(2014年)日本雜誌《POPEYE》找了長場雄,希望針對9月份號的「三明治」特輯繪畫T恤圖案,結果雜誌看到初稿後將之成為經典,也就是經典的「三文治男孩」封面。隨著該刊推出,他的知名度大增,《BRUTUS》、《WIRED》和《GINZA》等雜誌也找他繪畫插畫,較與不同單位包括Beams、Casetify甚至壽司店,今次Uniqlo X The Louvre X Yu Nagaba的三方聯乘,是他跟Uniqlo的再度合作。

Photo: Popeye

早與羅浮宮結下不解緣

早與羅浮宮結下不解緣

今次的合作是Uniqlo與2021年開始展開的合作計劃其中一部分,除了支持羅浮宮教育計畫,更有與羅浮宮當中超過35,000幅知名作品變成聯名系列商品。長場雄就從中挑選出達文西《蒙娜麗莎》、維梅爾《天文學家》與德羅斯《米洛的維納斯》等作品。

祖先是藝術與藝術史系教授

祖先是藝術與藝術史系教授

其中長場雄選上《米洛的維納斯》可是有特別原因,「我的祖先是澤木四方吉,他是慶應義塾大學藝術與藝術史系的第一位教授,並將《米洛的維納斯》介紹給了日本。」超過100年後,長場雄用他的方式再將《米洛的維納斯》介紹結日本以至全世界的人,傳達羅浮宮的魅力。而於展開創作前,長場雄也為了解羅浮宮而搜集不同資料,包括如何搜集這些作品以及背後的歷史。

《蒙娜麗莎》的創作最花時間

《蒙娜麗莎》的創作最花時間

「我還透過一位叔叔認識更多關於西洋畫作的知識,以及思考創作要如何向日本人呈現。」有趣的是,《蒙娜麗莎》作為最傳世的作品,是長場雄最先下筆設計的作品,也是系列中最棘手的作品。

「其實創作整體上都非常順利,唯一是繪畫蒙娜麗莎時有遇到比較辛苦的

「其實創作整體上都非常順利,唯一是繪畫蒙娜麗莎時有遇到比較辛苦的地方。因為我一開始創作,羅浮宮那邊好像不太特別喜歡,因為他們所想的蒙娜麗莎,跟我所想的蒙娜麗莎之間有些差異,所以中間溝通來回了許多次,才交出雙方都滿意的作品,雖然過程辛苦,但也是一個段美好的時光。(笑)」

後印象派畫家Paul Cézanne曾經講過,羅浮宮似乎擁有一切,我們需要了解的一

後印象派畫家Paul Cézanne曾經講過,羅浮宮似乎擁有一切,我們需要了解的一切,他自己當年於巴黎也經常到羅浮宮揣摹大師Peter Paul Rubens的畫作。長場雄對美術館也情有獨鍾,「參觀美術館是一種真正的體驗,不僅可以親眼看到藝術作品,還可以體驗到充滿歷史氣息的氛圍。獨特的氣味、地板與博物館參觀者的腳下發出響聲,是種多重感官的刺激,也是參觀博物館的真正樂趣。讓我們看到『世界」。」

「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問到長場雄與藝術的關係,他是如此的答道:「藝術非常接近我的生活,當然,我現在就是靠繪圖來生活。不過很常聽到小朋友若說想要當藝術家,會被雙親反對,認為沒辦法靠藝術吃飯,可是我的爸媽沒有這麼說,我從小開始畫畫,他們也非常的支持我,也會帶我去美術館,所以對我來說藝術是從小就開始接近我的生活。」

是的,對長場雄來講,藝術與商業營收的問題他也盡量不去衡量,畢竟不管

是的,對長場雄來講,藝術與商業營收的問題他也盡量不去衡量,畢竟不管T恤會做多少萬件,買的、看的人都只有一個,去思考這些作品都是只為了一個人賦予意義,對他來說壓力就自然少了,畢竟由始至終,他只想與世界分享著,希望透過作品分享自己的想法,同時讓人能夠享受藝術的樂趣,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