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專訪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兒子——大友昇平  有日本原子筆之最的美譽!
Style Insight
專訪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兒子——大友昇平 有日本原子筆之最的美譽!
Photo: SHDW Gallery, Shohei Otomo
READ MORE

專訪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兒子——大友昇平 有日本原子筆之最的美譽!

Share to:

大友昇平(Shohei Otomo),父為日本國寶級漫畫大師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而他只從事繪畫創作,一直只顧用一支原子筆遊走天下,漸於日本插畫界嶄露頭角。他於上月,更將自己的作品親身帶到香港,其首個香港個展命名為《令和》,正是赤裸裸地展現了其神級的繪畫技法,以及日本不為人知的一面。

Photo: SHDW Gallery, Shohei Otomo
專訪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兒子——大友昇平 有日本原子筆之最的美譽!
Photo: SHDW Gallery, Shohei Otomo

大友昇平(Shohei Otomo),父為日本國寶級漫畫大師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而他只從事繪畫創作,一直只顧用一支原子筆遊走天下,漸於日本插畫界嶄露頭角。他於上月,更將自己的作品親身帶到香港,其首個香港個展命名為《令和》,正是赤裸裸地展現了其神級的繪畫技法,以及日本不為人知的一面。

若然對大友昇平並不熟悉,也定必聽聞過品牌G-Shock。2013年,品牌則正正邀來

若然對大友昇平並不熟悉,也定必聽聞過品牌G-Shock。2013年,品牌則正正邀來大友昇平及其父,父子聯手為G-Shock Rangeman手錶繪製廣告,那次合作可謂破天方,漸讓港人開始認識誰是大友昇平。

大友昇平向來的作品也不無東京的影子,皆因他生於東京、長於東京,因此

大友昇平向來的作品也不無東京的影子,皆因他生於東京、長於東京,因此其對整個城市脈搏明顯格外熟悉。他不喜歡描繪東京的繁華與美好,卻反其道而行之,總愛畫中盡顯日本社會的陰暗面,題材常以暴走族、黑社會、警察、吸食大麻等遊走於社會邊緣的人事作誰軸。

「外國人大多認為日本人的人文質素高、有禮相待、繁榮安定,其實這只是最

「外國人大多認為日本人的人文質素高、有禮相待、繁榮安定,其實這只是最表面的日本。這個地方有太多不為人知的一面,我希望透過作品,來綜觀日本的社會問題。」他如是說。

昭和年間(1926-1989),日本經歷過原子彈襲擊、太平洋戰爭、珍珠港事件等,國家幾

昭和年間(1926-1989),日本經歷過原子彈襲擊、太平洋戰爭、珍珠港事件等,國家幾乎推向滅亡之際,幸好得救,緩慢成長。然而人們對平成年號(1989-2019)一直有着好評、信心,彷彿整個社會風氣安穩下來,不過長於平成年代的大友昇平直言以上只是錯覺。

他分享:「日本昭和時代有不少社會運動,年青人甘願為自由及未來積極發

他分享:「日本昭和時代有不少社會運動,年青人甘願為自由及未來積極發聲;繼後的平成時期,明明充斥着社會體制的隱疾、經濟疲弱等問題,但為何社會與人民卻變得沉默寡言,如此平靜的局面,是否更需要反思?」他的說話,也具體說明了為何有《令和》作品的誕生。

日本現踏入令和時代,意味象徵又一新開始,但大友昇平則對此年代充斥

日本現踏入令和時代,意味象徵又一新開始,但大友昇平則對此年代充斥着負面情緒,他解釋:「日本現正處於經濟低迷時期,我亦深信父親在電影《亞基拉》中提到2020年東京奧運寓言那點,想必屆時會有大混亂發生。」

雖然《令和》為題的展覽,大多作品主題雖將平成年代的社會邊緣全貌展現

雖然《令和》為題的展覽,大多作品主題雖將平成年代的社會邊緣全貌展現過來,但另一邊廂,正因他對令和時期有着不安與擔憂,展覽其中一重點作品《平成聖母》因而塑成。「我將聖母設定為平成之物,她所懷的是『令和』新生命,如同天使加百利賜瑪利亞神的孩子,生命有神聖之意。」他盼將自己內心對新年號的恐懼轉化為物。

《平成聖母》作品注入林林種種的圖像元素,問他有否其箇中意義,他說:「上方

《平成聖母》作品注入林林種種的圖像元素,問他有否其箇中意義,他說:「上方是天堂,下方是地獄;右臂為陰,左臂為陽。當中所放置的卡通或漫畫人物,全取於童年與現時的個人喜好。」當然也放置了《亞基拉》電影經典一幕。

問到為何鐘情於用原子筆作畫:「正正因為她難以掌控!一來容易漏墨、二來

問到為何鐘情於用原子筆作畫:「正正因為她難以掌控!一來容易漏墨、二來墨汁流出的分量並不穩定、三來一落筆便擦不甩。以上幾點就愈令我想挑戰,愈想將其收服。」

為何愛用黑色?「黑色比其他顏色作畫時更不能出錯,行差踏錯容易表露無

為何愛用黑色?

「黑色比其他顏色作畫時更不能出錯,行差踏錯容易表露無遺於畫紙上,所以創作時更謹慎緊張,但我喜歡這種崩緊的感覺。」——大友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