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最強時尚母女檔!Dior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與女兒Rachele Regini的對話
Style Insight
專訪最強時尚母女檔!Dior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與女兒Rachele Regini的對話
Photo: RIA MORT; hair & makeup LAURA STUCCHI at BLEND MANAGEMENT using DIOR BEAUTY; text FARRAH; translation Kenas Kwong; coorindation June Chow.
READ MORE

專訪最強時尚母女檔!Dior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與女兒Rachele Regini的對話

Share to:

採訪處於職業生涯顛峰的人是一件不可預測的事情。她們要麼變得膨脹,或是非常謙卑,神態中有意無意會散發優雅而沉着的感覺,與Dior的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見面難免會有些不安,畢竟她是她這一代最成功的設計師之一,她成功改造了不少國際品牌,而Dior也不例外。令人欣慰的是,這位57歲的意大利藝術總監是一個熱情而悠閒的女人,她的成功,其實就像她身上的白裇衫一樣自在輕盈。

Photo: RIA MORT; hair & makeup LAURA STUCCHI at BLEND MANAGEMENT using DIOR BEAUTY; text FARRAH; translation Kenas Kwong; coorindation June Chow.
專訪最強時尚母女檔!Dior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與女兒Rachele Regini的對話
Photo: RIA MORT; hair & makeup LAURA STUCCHI at BLEND MANAGEMENT using DIOR BEAUTY; text FARRAH; translation Kenas Kwong; coorindation June Chow.

採訪處於職業生涯顛峰的人是一件不可預測的事情。她們要麼變得膨脹,或是非常謙卑,神態中有意無意會散發優雅而沉着的感覺,與Dior的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見面難免會有些不安,畢竟她是她這一代最成功的設計師之一,她成功改造了不少國際品牌,而Dior也不例外。令人欣慰的是,這位57歲的意大利藝術總監是一個熱情而悠閒的女人,她的成功,其實就像她身上的白裇衫一樣自在輕盈。

在現代女性中創造欲望

在一個明媚的春天早晨,我視訊訪問了Chiuri,她帶着標誌式眼妝溫柔地凝視

在一個明媚的春天早晨,我視訊訪問了Chiuri,她帶着標誌式眼妝溫柔地凝視電腦攝錄鏡頭。距離Dior的2022早春系列時裝騷其實只剩數周的時間——有91個嶄新造型將會在這次時裝周橫空出世,成為傳媒報道的焦點,但她看起來仍然非常氣定神閒。

當然,她早是這行的專家,在Fendi工作了10年、在Valentino工作了17年,其中有8年與Pierpaolo Piccioli一起擔任聯合創意總監。她非常了解時裝業的節奏,她理解一切的奇思妙想和年代的需求。她可以在幾個月內設計出一個完整的系列,並且神奇地令所有女性都趨之若鶩,看看流行一時的Fendi Baguette手袋、Valentino的Rockstud配飾,以及Dior的Book Tote、靴子和漁夫帽的就能證明一切,Chiuri根本不用再多證明自己的實力。

「我不需要刻意展示我的工作表現。」她用那迷人的羅馬口音英語說道。「我有

「我不需要刻意展示我的工作表現。」她用那迷人的羅馬口音英語說道。「我有足夠的信心製作漂亮的裙子、鞋子和手袋。現在,在我這個年紀,願景才是重要的事。」

這個願景意味着她把Dior這個品牌和它的衣服賦予文化意義,尤其是在年輕一代中製造熱潮。你可能聽聞過她2017年春夏時裝騷的第一個系列,其中一件T裇在胸前印有「我們都應該成為女權主義者」的字樣;這是從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的同名文章中借來的一句話。而且,儘管每件承惠490英鎊(其中一部分捐予慈善機構),這件衣服當時也幾乎馬上被搶購一空。

在伸展台發聲對她而言絕不是一次半次的事,她在摩洛哥展出的2020早春

在伸展台發聲對她而言絕不是一次半次的事,她在摩洛哥展出的2020早春系列再次做到了這一點;Chiuri與來自非洲的藝術家合作設計了那個系列。然後,她又用Cruise 2021重新演繹了這一切。這是情書,也是一種號召,用以致敬意大利普利亞地區以至其他地區的工匠。

是你的父母,也是你的老闆

但是談及全球爭議的話題並不總是受歡迎,尤其是在一個容易被社交媒

但是談及全球爭議的話題並不總是受歡迎,尤其是在一個容易被社交媒體審判的世界裡。因此,Chiuri每次將自己的願景帶到伸展台時,都會有種在走鋼索的感覺(而且毫無疑問,每次發聲都會讓社交媒體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在這個美麗的新世界中航行絕非易事,但Chiuri的好幫手竟然以意想不到的姿態出現——正是她的24歲女兒Rachele Regini。她是一位不容忽視的女生,留着一頭烏黑長髮,是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的前學生,現在和母親一起在Dior的巴黎辦公室工作。2019年,她被任命為公司的文化顧問——一份聽起來很奇怪的工作,其主要職責是幫助Chiuri與世界各地的工匠和社區一起設計她的作品。然而,當Regini加入我們的訪問時,她們兩母女的話會彼此重疊,很明顯,Regini不斷地將她的母親引向更棘手的話題。她似乎是母親的靈感繆思、顧問和文化風向標。

「起初,當她邀請我來一起工作時,我有點不確定。」Regini承認。當時她剛剛完成了

「起初,當她邀請我來一起工作時,我有點不確定。」Regini承認。當時她剛剛完成了性別、媒體和文化碩士學位,尤其當她母親致電邀請她時,她正準備攻讀性別研究博士學位。「與父母一起工作,特別是當你的父母同時也是你的老闆,而且是一個在你年紀時已經成功了的人……確實會帶來一些個人轉變,尤其是對我們母女而言。」

在她正式加入Dior之前,兩人參與了治療課程,開始探討兩母女的個人轉變。直到今天,她們仍繼續一起看治療師,以幫助她們駕馭這個母女關係的新篇章。「偶爾,如果我做錯了甚麼,或者她生氣了,在我們接受治療之前,我不能和她談論這個,我知道這很糟糕!」Regini笑道。

到目前為止治療都很奏效,儘管不知道這是治療的功效還是Regini的能力所

到目前為止治療都很奏效,儘管不知道這是治療的功效還是Regini的能力所達致,人們會感覺到,無論哪種方式,它都是一個持續的過程。Rachele說Dior 裡頭許多員工已經意識到她作為她母親的非官方顧問所扮演的角色。

「我周遭的每個人都在說:『你終於來了!』但這更多是關於我對我工作的看法。一部分的我總是會在質疑自己是否勝任,或者我是否因為她的女兒這個身份才來到這裡。」她看着Chiuri說。「所以我必須在開始之前就解決心中的疑問,不過,現在我不再質疑自己了,我不再需要依賴那種不安全感。」

從內部改變事物本質

Regini之所以成為母親合格的得力助手還有另一原因。兩人的溝通過程經過

Regini之所以成為母親合格的得力助手還有另一原因。兩人的溝通過程經過鬥爭和叛逆的時期,關係的最低點是Regini在戈德史密斯學院學習的時候;那是一所充滿政治激進主義的大學。「那時我真的反對我媽媽所做的一切,我不同意她所做的任何事情。我認為時裝是一個糟糕的行業,是資本主義的象徵,並讓女性感到不舒服和不滿。兩人這種緊張的關係持續了四年。」

「坦白說,Rachele那時開始反抗時尚和體制。」Chiuri說。「我的兒子Niccolò也是如此,但他持有不同的論點。我認為這是正常和正確的;我很欣賞他們對自己理想世界的追求。但同時,我很難向他們解釋,如果你想要改變一件事情,你不能只反對它,你必須努力改變它——日復一日,從內部開始。」

Regini將這段時期描述為「一個有趣的階段」,她承認政治並不是她反叛的唯一

Regini將這段時期描述為「一個有趣的階段」,她承認政治並不是她反叛的唯一動力。「這有點複雜。我拒絕你行業的體制,也是在潛意識裡拒絕成為你的女兒。」她轉向Chiuri繼續說:「我不想永遠做你的女兒。這不是針對性的,但也是個人的想法。」

撇開母女衝突不談,兩人似乎達到了完美的共識。將Regini帶入她曾經鄙視的系統,讓Chiuri能夠理解新一代的語言和關注點。Rachele也親眼見證了妥協和讓步的藝術如何在這個價值10億美元的行業中發揮作用。「關於那件女權主義T裇,我有問過Chiuri,它高昂的價格會讓很多人質疑Dior是否從它聲稱支持的社會激進主義中牟取利益。她直視我的眼睛,訴說着在時尚這個以階級觀念著稱的行業中發生的複雜陰謀。」

「我努力在公司內部製作這些T裇。」Chiuri解釋道。「公司不想賣T裇,因為Dior是高

「我努力在公司內部製作這些T裇。」Chiuri解釋道。「公司不想賣T裇,因為Dior是高級訂製品牌,所以讓他們製作一件T裇就像製作街頭服飾。如果我必須向公眾解釋,他們會認為我的說詞是瘋狂的。人們認為我做這件T裇是因為它非常暢銷,但老實說,我當時的上級不想製作它,因為他認為這不是……奢侈品。」

Chiuri續說:「我認為人們不了解時尚行業內部的真實情況。Dior的奢華理念與T裇相去甚遠。他們想要具有魅力的單品。然後,這件T裇令我們超越界限,把奢侈品世界從它的寶座上拉下來,並與消費者重新進行對話的一種方式。」

最後,他們妥協了。Dior將製作數量有限的T裇,把部分收益用於慈善事業。Chiuri並沒有完全贏得勝利,而是選擇在擂台中間握手。「這是關於妥協的藝術。」她說。

妥協是她在這間公司巧妙地完成的事情,設法讓品牌同時和舊有的客戶

妥協是她在這間公司巧妙地完成的事情,設法讓品牌同時和舊有的客戶與Z世代對話,並使用他們的標語T裇。(Dior繼續生產另一系列T裇,這一次是從女詩人、作家和女權主義活動家Robin Morgan那裡借來的字句)。Chiuri創建了一個品牌,為那些想要夢想的人提供空間——比如透明薄紗裙子和絲綢希臘風格的禮服——同時吸納那些想要更貼近現實的人(是的,就是品牌出產的牛仔連身褲,然後悄悄地說,還有Dior運動鞋)。但是,更重要的是,在Regini的幫助下,她已然使Dior成為一個關愛世界的品牌。每當Chiuri在巴黎以外的地方籌劃工作(她的Resort系列在摩洛哥和意大利、加州、牛津郡和法國南部的時裝騷上亮相)時,她承諾使用當地工匠製作衣服,為工匠及其相關行業的創造就業機會。

去年,Dior宣布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以指導來自弱勢背景的年輕女性,包括這次拍攝亦然。「我不確定人們是否知道這一點,但我早已準備好當離開Valentino後便停下來。」她說,「我想,好吧,這已經完成了,我現在可以處理我生命中的其他事情。」Regini很記得那段時間:「當她想停下來的時候,老實說她的狀態很糟糕。我可以看出她已經筋疲力盡了!我想如果必須這樣的話,就停下來吧。」但隨後Chiuri接到了Dior的電話。她當時坐在巴黎科斯特酒店的院子裡,當電話響起時,她轉向女兒說:「我想這是Dior打來的。」

Regini讓她接電話……然後去Dior。如果她沒有接那通電話,如果她不聽女兒的話,如果那時她的時機不對,可能她已經離開了時尚界……誰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呢?

當訪問步入尾聲時,我問Chiuri:她下一步會是甚麼。畢竟,還有甚麼比這更重要的呢?然後空氣陷入一片寂靜。「我們有一個項目,」Chiuri對Regini微笑,「那是一個很舊的小劇院,我們想要嘗試進行翻新。我們想與其他藝術家一起在這個空間工作,以社區的方式製作一些東西。我認為在完成了時裝騷這麼大的項目後,回到一些熟悉的、小型的、人性化的事情上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