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黃金花, 凌文龍, 金像獎2018, 最佳新人獎, 暖男, 造型, 穿搭
Celebrity Style
凌文龍含淚奪最佳新人獎!細數《黃金花》戲內、戲外的13個暖男造型
Photo: 東方IC,instagram@siulungling, @bc.hkaff, @hkrep
READ MORE

凌文龍含淚奪最佳新人獎!細數《黃金花》戲內、戲外的13個暖男造型

Share to:

《黃金花》是一部未入場淚腺已經開始分泌的電影,所以當憑這部片得到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的凌文龍,打着煲呔流着淚領獎,很有彩蛋feel。凌文龍很入戲,這段日子的《黃金花》宣傳裝,一律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暖男造型及乖仔Look。

Photo: 東方IC,instagram@siulungling, @bc.hkaff, @hkrep
凌文龍含淚奪最佳新人獎!細數《黃金花》戲內、戲外的13個暖男造型
Photo: 東方IC,instagram@siulungling, @bc.hkaff, @hkrep

《黃金花》是一部未入場淚腺已經開始分泌的電影,所以當憑這部片得到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的凌文龍,打着煲呔流着淚領獎,很有彩蛋feel。凌文龍很入戲,這段日子的《黃金花》宣傳裝,一律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暖男造型及乖仔Look。

《黃金花》是一部講述患有輕度智障及自閉症的男孩與他的母親的故事。演母親的毛舜筠「戲」勢磅礡不用多講,演兒子的凌文龍有十年舞台經驗,轉戰大銀幕會得到觀眾的液態掌聲,是意料之事。剪了一排整齊留海的他,比真實年齡年輕。

為部戲將額前劉海剪成齊蔭不是凌文龍的第一次。兩年前他參與一齣以板間房為背景的舞台劇《一板之隔》,也是以這種帶孩子氣的髮型上陣。當時他的戲服是T裇配拉鏈連帽外套,跟《黃金花》的造型有點相似。

關機之後,凌文龍回復自己本來的面貌,將前額頭髮gel起,穿裇衫襯牛仔褲的他,比戲中人多了一份成熟穩重感。不過見到戲中的媽媽毛姐,那份濃厚的母子情又湧出來了,在31歲的男生咪起的眼睛裏泛濫。

或許是配合戲中角色,又或者是首次踏進電影界別,再有經驗的舞台演員也有點緊張,凌文龍在宣傳期間的衣着走穩重路線,多半是穿裇衫,刻意經營過的髮式,就成為他造型中的主要亮點。

除了髮型,我們還可以在凌文龍極簡的衣著中找到一些小玩意,例如以不同的顏色或材質點綴素淨恤衫的肩膊位,又或者像這件白色短袖裇衫,胸前那個黑紅色格仔袋,為整體造型加添趣味。

凌文龍首度拍電影,有兩位女士扮演重要的角色。第一個自然是戲中的母親毛舜筠,另一位是契媽兼經理人余安安。宣傳期以裇衫西褲為主的服裝,都由余安安為他安排。這件藍色條子裇衫,令凌文龍多了一份專業人士的味道。

凌文龍與余安安在演出舞台劇《遍地芳菲》時認識,在劇中演她的兒子,凌文龍對首次演舞台劇的前輩十分關心,契仔就是這樣當上的。契仔首演電影,契媽為他花心思搞造型,灰色絨西裝、淺藍色裇衫和米色西褲,沉厚中帶點囝囝味。

在演藝學院畢業的凌文龍醉心於舞台劇演出,演員可塑性高絕對是優勢,把頭髮燙出空氣感的凌文龍,卸下成熟勁man的西裝look,換來連帽牛仔外套與波鞋,煥發青春陽光感。

不當明星,要當演員,他說,這樣一個忠於熱愛、不忘初衷,為了追夢捱餓也願意的男生,本來跟官仔骨骨的打扮有點格格不入,穿上裇衫、馬甲背心的他,以摺腳褲輕便鞋巧妙地減去少爺味。

早在演藝學院的年代,凌文龍已經多度獲獎,擁有演戲潛質的他,小時候很聽話,在嚴格的家教下連電視迷都做不成。現在能夠全身投入演戲的事業,情況就跟為工作忙個不停的人,穿上這件柔和的淡藍色上衣一樣,都很治癒。

《黃金花》中的光仔與母親所面對的世界,被有限智能、自閉症牽引出的難題糾纏着,不過對於願意迎難而上的人,心態就像戲中人身上的牛仔褸,原有的粗糙會在不斷的磨合中消解,然後呈現出一份親厚感。

凌文龍在十年間演過許多不同的角色,由純樸的熱血青年到怨憤的皇帝,曾經憑喜劇得到獎項提名的他,當然也能駕馭搞笑幽默的角色。把帽子的鴨舌後移,穿上芥黃色連帽外套的他在不經意間就製造了喜感。

同樣是一個雙手交疊的甫士,穿上黑色外套亮出裏面的藍色T裇,再孭一個Nike背包,凌文龍這一次要演繹的可能是自己本人,一個三十出頭,在業界中頗有資歷卻為許多未知的境界充滿好奇,謹慎前行的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