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width="1" height="1"/>
【設計師專訪】獨立時裝品牌Tibi:Amy Smilovic的獨行女俠風度
Style Insight
【設計師專訪】獨立時裝品牌Tibi:Amy Smilovic的獨行女俠風度
Photo: IG@tibi, amysmilovic
READ MORE

【設計師專訪】獨立時裝品牌Tibi:Amy Smilovic的獨行女俠風度

Share to:

回想97年香港回歸,有人歡喜有人愁。與港有緣的Amy Smilovic偏偏就在1997年這個時間點,在香港建立自家品牌Tibi。 當時品牌辦公室就設於半山扶手電梯旁的威靈頓街76號,品牌及後在連卡佛上架,幾年後她才把品牌帶回老家美國繼續發展。廿多年來Tibi都是一手一腳自家經營的獨立品牌,Amy說全球疫症肆虐的景況下,小規模的品牌更有優勢。

Photo: IG@tibi, amysmilovic
【設計師專訪】獨立時裝品牌Tibi:Amy Smilovic的獨行女俠風度
Photo: IG@tibi, amysmilovic

回想97年香港回歸,有人歡喜有人愁。與港有緣的Amy Smilovic偏偏就在1997年這個時間點,在香港建立自家品牌Tibi。 當時品牌辦公室就設於半山扶手電梯旁的威靈頓街76號,品牌及後在連卡佛上架,幾年後她才把品牌帶回老家美國繼續發展。廿多年來Tibi都是一手一腳自家經營的獨立品牌,Amy說全球疫症肆虐的景況下,小規模的品牌更有優勢。

「也許有點匪夷所思,但疫症對我們品牌的影響頗為良性。因為我的團隊很

「也許有點匪夷所思,但疫症對我們品牌的影響頗為良性。因為我的團隊很小,十分緊密地工作,如今我們都感覺反正沒有甚麼可以輸,就不如發揮最大的創意,要知道——生命很短暫。」Amy Smilovic娓娓道來逆境自強的真理,除死無大事,豁出去才會看到未來。正如Tibi廿多年來都是沒有大財團支持的獨立時裝品牌,看得出Amy骨子裡是個喜歡挑戰的人,「經營獨立品牌,我覺得最大的困難是常有孤身走我路的感覺。好像只有我和我的團隊,而我更需要為他們的生計而負責————那是非常嚇人的。可是同時間,擁有合拍的團隊在身邊,才可讓品牌放手追求創作自由。」

如果你有追蹤Amy Smilovic的Instagram帳戶(IG@amysmilovic)的話,應該發現她除了喜歡分享自家OOTD

如果你有追蹤Amy Smilovic的Instagram帳戶(IG@amysmilovic)的話,應該發現她除了喜歡分享自家OOTD(Outfit of the day)外,近來還不時加入自製短片,親身上陣示範穿搭技巧;又或是找來不同身高體態的員工,穿上Tibi的衣服來個穿搭教室,往往相當有驚喜,同時拉近了與顧客的距離。

看到高冷時裝設計師走貼地路線,親切感大大提升,Amy說契機是疫症之初

看到高冷時裝設計師走貼地路線,親切感大大提升,Amy說契機是疫症之初,她留在家中的時間變多,「我享受與人溝通的過程,在社交媒體上我有機會去分享自己的理念,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在時裝界,人們常常說在聆聽顧客的想法,但我從不相信這說法,我認為顧客從不了解自己想要甚麼,直至他們看到產品。如今的社交媒體令我有機會去解釋設計,而且人們比從前更加欣然接受新事物,這種變化令我好高興。」把話語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覺的確很好,而談到網絡上的時尚KOL潮流,Amy坦言:「KOL有很多,那些有才華的、有趣的、富好奇心的,我會樂意聆聽他們;反之,如果只有漂亮相片和盲追潮流的,那就不是我杯茶了。」

談到時裝界另一熱門議題:衣服的可持續發展性,Amy說品牌正以多種方式

談到時裝界另一熱門議題:衣服的可持續發展性,Amy說品牌正以多種方式向環保方向發展。首先是布料方面,主要採用有機、循環再造的布料;然後是嚴格控制生產量,品牌正在努力實現零剩餘庫存的目標。品牌會在生產前衡量 客戶喜歡的款式,致力避免生產過剩,因為過多的服裝產量是造成浪費的主要原因。誠然,對於喜歡Tibi的都會時尚女子,環保議題也是她們所關心的。

在最新發布的Tibi Resort 2021系列,打頭陣的是一襲翠綠色的晚裝,「綠色是生命的

在最新發布的Tibi Resort 2021系列,打頭陣的是一襲翠綠色的晚裝,「綠色是生命的顏色,它令我感到充 滿力量。」Amy如此解釋:「濃重的色彩加上塔夫綢布料,運動風和有趣的剪裁比例是系列的重點,也是回應現今社會狀態下不失現代感的合適打扮。」疫症之下,時裝周都轉為數碼化,甚至簡而化之,對於喜歡辦show的Amy來說是失落的,她說:「希望將來 我們可以按心情和需要來決定舉不舉辦時裝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