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設計師專訪】Anaïs Jourden 2020早春時裝騷即將在港舉行!
ELLE Select
【設計師專訪】當Anais Mak思考時裝與女性主義
READ MORE

【設計師專訪】當Anais Mak思考時裝與女性主義

Share to:

由CENTRESTAGE穿針引線,ELLE早前與本地設計師Anais Mak(麥雋亭)這位年輕而充滿才華的設計師進行訪談,談到早早於巴黎憑Anaïs Jourden闖出名堂的她,在品牌踏入第7個年頭的時刻,怎樣渡過「7年之癢」這關口。

【設計師專訪】當Anais Mak思考時裝與女性主義

由CENTRESTAGE穿針引線,ELLE早前與本地設計師Anais Mak(麥雋亭)這位年輕而充滿才華的設計師進行訪談,談到早早於巴黎憑Anaïs Jourden闖出名堂的她,在品牌踏入第7個年頭的時刻,怎樣渡過「7年之癢」這關口。

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CENTRESTAGE踏入第4屆,將於9月4至7日期間於香港會

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CENTRESTAGE踏入第4屆,將於9月4至7日期間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集合世界各地約240個品牌,舉辦超過40場時尚活動,旨在為新一代設計師和亞洲時裝品牌提供推廣平台,促進環球買家和時尚圈的交流。而今次更邀請了本地設計師Anais Mak(麥雋亭)舉發布其個人系列Anaïs Jourden 2020早春時裝騷。

CENTRESTAGE記者會當日邀請了林愷鈴(Ashley Lam)穿上Anaïs Jourden的設計行天橋。

CENTRESTAGE記者會當日邀請了林愷鈴(Ashley Lam)穿上Anaïs Jourden的設計行天橋。

談挑戰與7年之癢

土生土長的Anais在巴黎Studio Berçot修讀時裝設計,還未畢業就被本地select shop Liger賞

土生土長的Anais在巴黎Studio Berçot修讀時裝設計,還未畢業就被本地select shop Liger賞識而開始了第一個系列,之後她入選2015年LVMH大獎的準決賽、2017年躋身福布斯《30 UNDER 30》名單、獲The 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甄選為唯一一個在2018秋冬巴黎時裝周上亮相的香港女裝品牌,面前這位氣質清冷、說話不徐不疾的女子,竟出乎預料地建談。

話題來到近來面對的最大的挑戰,Anais指品牌在九月內,會分別在香港、巴黎

話題來到近來面對的最大的挑戰,Anais指品牌在九月內,會分別在香港、巴黎和上海三個城市舉辦三場時裝騷,「場地一向都是我們十分重視的一環。我們會選擇把城市中我們的地方作為時裝騷的場地,以前曾經試過在學校、Pub和餐廳行騷,利用場地本身的特性去帶給觀眾立體一點的感受。」但Anaïs Jourden今次在香港辦的2020早春時裝騷,在場地上就有所限制,要在「本來無一物」的展覽廳中,加入跟以往小場地不同的元素。「今次有了貿易發展局的資助,我們可以在舞台、燈光方面投入更多的創意,會是另一種方向。」

素人模特兒走騷

話題來到近來面對的最大的挑戰,Anais指品牌在九月內,會分別在香港、巴黎

Anaïs Jourden剛剛在3月第一次參加上海時裝周,竟為Anais帶來了強烈的衝擊,「上海時裝周好free,可能因為件事好新,沒有太多的框框與規條,而且我們參與製作的隊伍很小,很多事情都要親自落手落腳去做,有種重拾初衷的感覺和刺激。」重視story telling的Anais為了在上海騷中展現出與巴黎騷不同的感覺,特地找來一班素人來當模特兒走騷,她們都是從不同城市來的女子,當中有紋身師、跳舞老師、編輯、學生等等,也許她們不像專業模特兒一般完美,但穿起Anaïs Jourden的衣服時,卻別有一番有血有肉的真實感。

Anaïs Jourden剛剛在3月第一次參加上海時裝周,竟為Anais帶來了強烈的衝擊,「上

談到上海騷時Anais雙眼亮晶晶:「在巴黎辦時裝騷可以跟隨前人的足跡,會有一套制度與流程;但來到上海的我們一切由零開始,而且回到中國辦騷,我就想試試全場騷都用亞洲面孔模特兒,所以找來casting manager幫手,兩日之間我們見了差不多一百位女生,從中選擇喜歡的面孔,是相當特別的經驗。」

重新思考Stereotype:欣賞女性本質

回到時裝設計本身,Anaïs Jourden FW19系列中喱士的運用、展露曲線的剪裁,無不

回到時裝設計本身,Anaïs Jourden FW19系列中喱士的運用、展露曲線的剪裁,無不流露出少女與女人之間的青澀嫵媚,Anais說:「Fetish(戀物情結)是近幾季設計的都離不開的主題,當中包括我所喜歡的元素,例如內衣的details、喱士物料、bling bling、繩索、透視等。同時我認為Fetish與近來的性別議題和女性身份定位之間都有所關聯,到底女性主義者是怎樣的?『女強人』就一定是工作狂嗎?我好希望大家可以重新思考這些標籤。就像如果是女性自己選擇去以fetish風格示人,我覺得比起streetwear、男仔頭,承認自己女性本質和身份才更令我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