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橋下的對談:Janet Ma 與 Mandy Lieu

為甚麼會入行做模特兒?

Janet Ma:自小我的身形已很高很瘦,小時候作文寫我的志願,我只有兩個志願,一是做model,二是做空中小姐,當長大後知道空姐實際的工作是做甚麼時,便覺得還是做model吧,畢業後便入了這行。

Mandy Lieu:我則相反,讀書時代我一向偏肥,一直也沒有想過做model,我的志願是希望做dancer,因我有學跳芭蕾舞。後來,在馬來西亞的街上,偶然遇到星探,當時也很疑惑,不知是否騙人的,對方則表示可叫我帶同全家人一起去他公司。記得當時是契媽陪伴我去試鏡,被選中了拍某洗髮水電視廣告,就由此開始了當模特兒。畢業後,想見識一下這個世界,便來了香港發展,不經不覺今年已是第十年。

最難忘的第一次?

M.L.:我記得第一次行天橋就是行婚紗騷,情況頗為狼狽。

J.M.:其實婚紗很難穿,又要穿girdle(緊身束衣)。

M.L.:是的,而且婚紗設計拖尾很長,行路時要表現得很優雅。

J.M.:看似很容易,實際又是另一回事。如穿causal wear可以表演得wild一點也沒問題,穿上婚紗則要保持幸福、優雅的舉止。我從未行過婚紗騷,可能我的樣子太惡了,哈哈。

J.M.:我在本地第一個大型天橋騷是TDC(貿易發展局)的,在當時來說,本地模特兒能參與這活動是大事件。因為評審會由巴黎、倫敦等地來港為模特兒試鏡,那時的場地也很大,作為新人見識到不少專業的外國模特兒,為自己感到驕傲。在後台亦很難忘,那些外國模特兒休息時完全不穿衣服,身上只有一條T-back。初入行到外國工作,也有個很難忘的經驗,試鏡時那公司叫所有女孩子一字排開,然後要求我們脫下所有衣服,旁邊的人想也不想就脫了,我則以慢動作脫下衣服。當然那是大品牌,不會有大問題。有不少外國時裝品牌會要求模特兒在行騷時連內褲也不可穿,很平常的。

有否設下性感底線?

M.L.:我行騷比較少,拍硬照、廣告較多,也沒有為自己定下一個性感底線,總之要求是有品味、有美感,不要cheap的感覺,有少許sexy的造型會很吸引,有些太暴露的則令人感覺醜陋,我會用自己的sense去判斷。我的原則就是如果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工作我不會做。試過有一個客戶跟我說︰「下星期我們有個活動,你可否穿低胸衫?」我會想為甚麼一定要低胸?我應該有自由去決定的。

J.M.:最重要看場合,三點畢露就一定不可以。看到bra也沒問題,如果露出乳貼則不美觀。

天橋下的對談:Janet Ma 與 Mandy Lieu

接受到整容嗎?

M.L.:又沒甚麼問題,所有事情都是採取中庸之道,不要沉迷便可,如果一個女人覺得整容可令她增加自信,她的經濟又負擔得起,是她個人的選擇,不影響別人。

J.M.:某程度也是,不過很多人就是開始了整容就不會停。初時整了一部分,照照鏡子看慣了,又心思思想整另一部分。我的立場是不建議別人去做這回事,除非那個人到了很絕望的地步。現時十多歲的女孩也開始整容,何時才會完?始終自然的樣貌不是錢可以買得到。

怎樣看隆胸?

J.M.:作為模特兒,她的身形要合乎比例,不可某部分突然過大,中間size就最好。我認為欣賞別人之餘,應接受自己的好與不好。

M.L.:作為女性,要了解做隆胸手術的目的是為了自己還是為別人?如為了別人而隆胸就真的要三思。

J.M.:現時要令胸部豐滿可以靠外在的協助,不一定要注射一些東西入體內。如神奇胸圍、胸墊,乳霜之類可令胸部堅挺些,視覺看來大些。

模特兒越瘦越好?

M.L.:都不是,以往名模如Cindy Crawford、Claudia Schiffer都不是很纖瘦,後來的Kate Moss身材平均,現在的model也不會太瘦。很多品牌也拒絕用一些過瘦的model行騷。

J.M.:當模特兒有一定高度時不應太瘦,否則有些衣服是穿不好看的,如冬天的大褸,若肩膀不夠寬都carry不到。

M.L.:我認為標準身形是healthy looking,身形合比例,最重要整體看來健康。

內地模特兒來港競爭大了嗎?

J.M.:她們的優勢是特別高、特別瘦。有競爭才有進步。

M.L.:可能我的面孔不是太東方類型,所以要找我的客戶都不是想找傳統中國人,都沒有直接競爭,市場不同。看見模特兒也比以往勤力。

J.M.:有新面孔也好,不過來了要走喔,哈哈,長期留在香港也不可。香港實在太多人。

天橋下的對談:Janet Ma 與 Mandy Lieu

何謂東方美態?

 M.L.:說不定,每個人對東方美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會認為是擁有一雙鳳眼、超白的皮膚、細嘴、身形嬌小等等,難以定義。我本身也沒有特定標準。

 J.M.:我覺得是氣質,但非筆墨可以形容,要親身去感受。如外國人覺得鞏利是一個完美的亞洲女性典範。

女人愛購物?

J.M.:平日買衫都愛到時裝店,較少上網買,到時裝店可以試身,不用怕不合穿。上網訂了不合用又要退貨比較麻煩。愛購買簡單、長青的款式,我不會盲目跟風,會衡量是否適合個人風格,也愛mix & match,十年前買的現在也可以穿回。

M.L.:買衣服我則注重剪裁、穿起來舒服,愛timeless、basic款式,也愛黑白灰。沒時間買的話,會在網上訂。家裡有一間房作為衣帽間,服裝都整齊擺放,不過只有我自己知道東西放哪裡。

J.M.:我則做不到那麼整齊,即使我的衣櫃執得整潔,當我的女兒回到家便會亂找一通,令衣櫃也關不到門。而我的女兒從美國買回來的衫也可以一起穿,很開心,又夠環保。所以我勸別人要多生幾個女兒,哈哈。

擇偶條件

J.M.:我比較傳統,如另一半是矮的,則沒有了小鳥依人的感覺,所以對方一定要高過我。剛認識一個人一定是先看外表,然後才認識內在。而Michael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好友善、好真誠、好心地,不虛偽。

M.L.:對外表的要求沒有特定,我認為靚仔的,Janet可能不認同。最重要有化學作用,那是解釋不到的,不是說有六舊腹肌的就一定很吸引我。當我看一個異性,最注重是信任,以及了解他對家庭的觀念。

談談情

M.L.:回看自己不同時期談戀愛,心態上不斷轉變,我相信我下一段的戀情也會有不同的想法。

J.M.:心態會隨不同年齡談的感情而調整。

M.L.:自己兩年多以來單身,看到自己的轉變很大,有個人成長,以往結束了一段戀愛便跳往下一段,中間沒有休息,令自己也沒有時間去認識自己,不知自己真正喜歡甚麼。現在也享受單身,有很多夢想,可嘗試做自己想做的事。

天橋下的對談:Janet Ma 與 Mandy Lieu

保養心得

J.M.:我是很有紀律的人,如飲食不過量,不食煙,近年會喝少許紅酒,有抗氧化作用。其實心態更重要,如果經常有負面思想,所謂有諸內而形於外,都會影響外在。以往我不開心、跟Michael吵架,我可以幾天、一星期很沉默 ,他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我又不說出口。但後來,我明白了別人不是你肚裡的一條蟲,現在我甚麼也會拿出來說,跟以往有很大分別。

M.L.:心態上我跟你相同,我也認同甚麼也拿出來講,才可解決問題。

J.M.:我是結了婚之後才有這樣的轉變,我希望我的小朋友可以很坦誠的跟我溝通,而不是收收埋埋,所以有這樣大的轉變。


M.L.:我的飲食很清淡,我又喜歡吃,現時奉行「80、20」原則,一星期有五天會吃得很有規律,其餘兩日則任意的吃。小時候,別的小朋友帶漢堡包做零食,而我則帶一條青瓜、一個番茄上學,吃沙律也不會覺得乏味。減壓方面,我喜歡大自然,行到高處再俯瞰 下來便很愉快。天氣好時會行山,約一星期一次,平日也做personal training、pilates、瑜伽, 因為我有跳舞底子,所以會喜歡柔軟性的瑜伽及pilates。而跟personal trainer則可幫助我訓練全身肌肉協調。

慶幸自己入了行

M.L.:入這一行也是幸運,因為每一日有不同的新鮮事,沒有時間去旅行也可透過時裝去了解這世界。我最欣賞的名模是Heidi Klum。

J.M.:如喜歡美的東西,我想不到有那個行業可以比這行更吸引。有幾多人可以買幾千萬的珠寶?但我們又有機會戴在身上。

冬涼夏暖辛酸史

 
M.L.:其實冬天穿夏天衫,夏天穿冬天衫工作已是十分普遍,不足以形容為辛苦。

J.M.:試過攝氏 四十度在石澳穿皮草拍攝,內裡穿樽領冷衫、外套再加一件皮草,熱到不得了。又試過在非常大浪的船上工作,搖擺到連nude bra也掉了出來。

M.L.:入這一行令自己堅強了,更有耐性。 

J.M.:經常要等,如行天橋要綵排,可以由早上九點等至晚上十一時才可回家。

M.L.:我也試過零下三十度在哈爾濱穿裇衫拍照,又要顧及自己的表情、又要拍得美。

如你的下一代想入行做模特兒,會贊成嗎?

J.M.:首先我的大女不夠高,她又愛跳舞,身形線條應不太合適,如間中作客串形式的嘗試沒問題,作為正職則不會。細女身形比我還高,有潛質,但她父親似乎不希望她入行吧。

0

Shares

Text by Text:Kelly Lai, Coordination:Scarlett Woo, Photo:Terry Wo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