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凱琪,專訪,金像獎,ELLE

Photo credit: Jeff Ha 《ELLE》2015年4月號

電影《閨密》獲提名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的薛凱琪,將直接對上好友方大同死黨王菀之頒獎典禮前她接受《ELLE》獨家專訪,暢談她最近與黃曉明於電影《暴瘋語》中的合作;以及她對愛情、生育、快樂等話題的分享。

按圖看訪問全文。

Hair: Jo Lam@Queen's Private I/Makeup: Jessica Chan@Jessica Chan Makeup Workshop/Wardrobe: D&G & Mulberry/Stylist:L Kyle Wu

更多精彩新聞:

>>華衣美服!吳彥祖蔡卓妍等金像獎特刊造型公開

>>「人生就是不斷學習」:Angelababy 的事業與投資

>>專訪楊冪:芭比女強人的甜美生活

>>「為家庭我沒甚私人時間」娛樂圈成功轉型代表 - 邱淑貞

「最高紀錄是連續四年半沒有放假」

內心藏着一隻自信聰慧的獅子、一隻幹勁十足的美洲豹,以及毛茸茸惹人憐愛的小野貓。於舞台上強勢、私底下溫柔,擁有這種反差的,就是入行逾十年、仍有新鮮角度給觀眾發掘的薛凱琪(Fiona Sit)。

拍攝當日,攝影師把寵物貓從箱子放出,讓牠自由奔跑,一向是愛貓之人的 Fiona, 甫踏入影樓,即興奮起來,追逐貓兒身影逗着玩,笑容特別燦爛,工作人員笑聲此起彼落。那一刻我安心了,當大家能寓工作於娛樂,一 切也會更順利。

初次跟 Fiona 會面,臉蛋比上鏡更纖細,靈動的大眼睛,纖長眼睫毛,十足一個洋娃娃。

當穿上稍微性感的露腰及露背衣服,搔首弄姿投入拍攝,令我想起一句話:「Look like a girl, act like a lady...work like a boss.」這樣形容她相當貼切。

眾所周知 Fiona 出名勤力,是工作狂,纖瘦外表下,戰鬥力驚人。

「在舊唱片公司八年,只去過兩次旅行,全不超過十日,一次六日、一次七日,只去亞洲,因可快速回歸工作崗位。最高紀錄是連續四年半沒有放假。」如她有一、兩天不用工作, 會選擇留港,近如台灣、日本也不去,寧願安排學唱歌、跳舞、做運動。她所說的休息,還是為了自我增值,為走更遠的路。今年 4 至 8 月,她會接拍三部電影,樂於忙碌。

「做娛樂圈一定要有貪玩性格」

這十年來,緋聞不絕,她總不會斬釘截鐵回應,只因多到澄清不來。還是專注工作更實際。作為典型獅子座女生,演藝生涯正好滿足其表演欲。

「勤力是必須的,因我對工作有責任感,且是完美主義者。單靠個人努力在這行是不行的!我既參與創作、電影和唱片,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還有預算和經費,最後成果總會打折扣,如果最初沒要求自己做到超過一百分,結果可能會不合格。」

站上舞台,Fiona 就化身成最自信的獅子,鎂光燈下,匯聚眾人目光。怯,就會輸一世。

問到她在舞台上最引以自豪是甚麼?她堅定地回答:「我在台上唱歌最好聽,最 Stylish、最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是個出色表演者。在台上,如不這樣想,觀眾入場有甚麼好看?難度看個沒自信的人,不是吧!我也做過粉絲,偶像是張國榮,明白每個人也希望看到欣賞的藝人最自信一面。」

但甚麼叫自信?總有點抽象,舉一個例子說明吧,去年 Fiona 開了加盟新公司後第一個紅館個唱,首次採用四面台,最初幕後班底擔心她應付不來,勸她只開三面,但 Fiona 卻這樣想:「做娛樂圈一定要有貪玩性格,不去挑戰嘗試,麻木了便沒有突破,故我對製作團隊說:『我想跑來跑去。』這是我最成熟的一次表演,最大挑戰是共跳了三個環節勁舞,加起來有一小時之久,體力上很大消耗。」

最終 Fiona 挑戰成功,完成了相信自己能做到的事,寫下事業上一個重要註腳。

「溫柔是留給男朋友或老公」

從電影《早熟》、《分手說愛你》到《閨密》,Fiona 的演技早已備受注目。

早前參與爾冬陞監製、李光耀執導的懸疑電影《暴瘋語》,Fiona 在戲中飾演黃曉明的女朋友,黃曉明飾演的心理醫生,負責治療由劉青雲飾演的精神病人,最後竟陷入能醫不自醫的處境,作為黃的女朋友也陷入痛苦中。

今次 Fiona 與黃曉明最多對手戲,都是比較認真的文戲,對他評價甚高,「我們因這電影初次見面,一來便要飾演情侶,所以在片場拍攝前先多聊天,談到家庭、朋友、愛情等看法,拉近彼此距離。私底下我們沒有太多嬉皮笑臉,始終電影場面比較 Serious,以往我拍攝喜劇則會與現場人士打成一片,保持愉快氣氛。最初我還以為曉明很cool,認識他後才知頗幽默,我會鼓勵他多接拍喜劇。」

涉及有關精神病這爭議性題材,曾患抑鬱症的 Fiona 別有一番體會,也視這類題材為社會大眾帶來警惕。「給我最大的 insight 是,精神病患者 suffer了很多,如果懷疑身邊有親友患精神病,要給他們更多關愛,因為我們都不能真正明白他們的內心世界。黃曉明與劉青雲當中歇斯底里的演繹是一面鏡,警惕我們。我們只能用智慧去理解精神病人,卻不能感受其承受的苦,就像跟一個沒有戀愛過的人談失戀,對沒有分過手、沒有被騙過的人來說,一輩子也只能用理性去想像。」

電影中,Fiona 與黃曉明在生孩子的議題上有分歧,現實中,她對生育抱着這種心態:「我有宗教信仰,對於生育就順其自然,聽從上天安排吧。我覺得負擔很大,如果真有機會生育,最理想是生一個,再領養一個,這方面要我未來老公同意。」說時,Fiona 的表情與目光也添上一份母性,這與典型獅子座女生不謀而合。她也不否認這點:「我屬於典型獅子座,很喜歡保護別人,如朋友遇到困難、需要幫助,我會立即撲去幫忙,因獅子的母性很強,我相信世界是用愛去運行的。」

對朋友的義氣,Fiona 從不吝嗇,她唯一吝嗇的,可能是在人前顯露軟弱。這跟自尊心無關,人總有軟弱之時,但我們可選擇在甚麼時候、甚麼人面前,安心地釋放情感。「我在軟弱時也會裝扮堅強,因我不喜歡在人前表露。與我非常熟悉 的人才有機會看見,我會向他們訴苦、甚至大哭至崩潰。這些朋友數目一隻手數得完。女人不能 對每個人也柔弱,不想被可憐,我最不喜歡利用溫柔去博取甚麼,溫柔是留給男朋友或老公的。」

當日我們亦發現,Fiona 對貓貓也很溫柔呢。 有說,女人,你不用了解她,去愛她就足夠。 這話不無道理,去愛她、去令她開心,不是最直接嗎?現時 Fiona 雖未有另一半,仍在等待與自己價值觀接近的伴侶。

「我很重視相同價值觀,否則只是一個陪我吃喝玩樂的人,發展長久關係像長跑,如我認為家庭重要,但他覺得工作才重要, 始終會爭吵。萬一價值觀不一樣,對方至少要明 白我為甚麼會有不同選擇,懂尊重我。」

人越大, 找另一半也越難,愛笑的 Fiona,擇偶條件當然愛幽默男生,絕不能古板,她補充:「我生活壓力大,男生有幽默感會加分,大家輕鬆相處,要 have fun!我的理想對象也要誠懇及有責任感,沒有這兩樣特質,再靚仔也沒用。」有過一些戀愛經歷, 會更清楚擇偶要求,無謂再行冤枉路了。

未有愛人,先要自愛。

一個快樂的女生,自然會吸引好的桃花。當到了某個年紀,女人漸漸明白,快樂不是拼命抓住不屬於你的東西,而是為現時已擁有的感恩。問 Fiona 覺得自己現階段是個快樂女人嗎?她想了一想,淡淡的回答:「我曾擁有不愉快的經歷,但我會標籤自己是個快樂女人,對比患抑鬱症的日子,如我仍然說自己不快樂,我便不懂得珍惜現在了。」

Fiona 提出的快樂相對論,關乎一種看得開的心態,當她改變不了事情發展,也可改變自己想法,「抑鬱症後,我更肯定,別人雖可影響你的快樂,但最終決定權還是握在自己手中,快樂是一種個人選擇,不是由身邊人給予。」她很清醒地補充,這樣說不代表對人生看得很化,其實只是個好開始。

電影《閨密》中國版海報

憑電影《閨密》獲提名

電影《閨密》獲提名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04 年以歌曲《奇洛李維斯回信》一炮而紅

2004 年以歌曲《奇洛李維斯回信》一炮而紅。2006年曾憑電影《早熟》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最終敗給周杰倫。

2011 年為《ELLE》中國版拍攝金像獎相片

2011 年,薛凱琪再憑電影《分手說愛你》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圖為《ELLE》中國版為她拍攝的金像獎相片。

0

Shares

Text by Kelly Lai / 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Jeff Ha 《ELLE》2015年4月號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