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二汶•比生命更大

聽說,林二汶剛剛花了八十萬完成了自己的夢想——不是買樓趕上車而是製作首張個人專輯;聽說,她是廣告界的新寵兒,坐一程過海隧巴至少會聽到六個她負責配音的廣告旁白;聽說,有塑形纖體公司打她的主意,卻被她斷言拒絕,因為她不覺得自己的身形有甚麼問題。傳言太多,這一次,我想告訴你,關於我認識的「林意汶」。

對,在「林二汶」這個藝名出現之前,她是林意汶。第一次聽到她開口唱歌,是1999年12月31日,地點是理工大學。記得清楚,因為當時我們正準備迎接新千禧。林一峰帶來了他的妹妹,與一班音樂學會的團員在校園內開派對,就在還有半小時便踏進2000年的時候,意汶以半搞笑的形式自彈自唱了一首《愛拼才會贏》,成為當晚的高潮。

當時,誰也沒有想過她在下世紀會當上歌手——包括林一峰,也包括她自己。「我那時候的志願是畢業後找一份工作,每個月有四、五萬收入,過很穩定、安全的生活。」聽我提起這件往事,她大笑後說。所以大專時選讀的是翻譯系,計劃到英國升學,回來做與文字有關的工作。「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做歌星,因為我覺得做藝術是賺不到錢的,就像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我覺得搞創意還不及認認真真打份工。」

她的外婆和舅公也是「唱作人」,於四、五十年代創作潮劇,一個寫、一個唱,母親年輕時亦拍過不少電影。哥哥林一峰與她先後入行,母親從來不會干涉他倆的決定,唯一條件是要二人開開心心。林一峰為歌手寫歌,她為他唱demo,歌曲輾轉落在黃耀明手中,未加修飾的歌聲得到了明哥賞識,讓她在人山人海旗下與盧凱彤(Ellen)組成at17,首支派台歌《始終一天》已取得商業電台903歌曲榜冠軍位置。

三年後at 17於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中被現場觀眾選為我最喜愛的組合,06年在座位近萬的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兩場大型演唱會——四年後at 17宣布解散,一切像過眼雲煙。要用四個字概括at17的十年,應該是「有發生過」。

林二汶•比生命更大

依然,親愛的

談起at17的十年聚散,二汶沒有半點唏噓,反而似是畢業、或某個階段理所當然的結束。「當時我們的創作力已到了瓶頸,解散前其實也有點害怕,所以我們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得更好,直至各自在工作上有點成績,才會再合作。」

分開發展後,Ellen的成績有目共睹。唱片銷量報捷之餘亦不斷在台灣、內地巡迴演出。問二汶,Ellen的成功對她會否構成壓力?

她回應:「有,這種壓力是很私人的,因為我與她一起工作了這麼久,我明白她可以成功、可以發展到這地步的原因是她真的很有毅力、她很清楚自己想要做甚麼,這兩樣對我來說從來都是challenging的,因為我不懂如何計劃、對未來很模糊,也很容易受別人影響。而我自問也不可以像她這樣捱、這樣有規律,一有空檔便寫歌,我不能,我只有在做配樂時才特別有創意。這就是我的壓力。」

「但對方有多成功對我來說不是壓力,因為各人有各人的路,我最怕沒有了這兩種元素,沒有信心走我的路。」昔日的戰友也是現在的戰友,雖然戰場不同。她倆仍經常聯絡,仍很在乎對方工作開不開心,隨時為對方送上鼓勵。「我們相識了這麼多年,很清楚對方面子的底線在哪兒。但也不會因這樣而亂讚對方,只會在說出自己意見的時候不讓對方難受。坦白說,我覺得她現在得到的絕對未夠多,因為有很多辛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外人不會清楚。你看到的是她與Eason(陳奕迅)到處巡迴演出、為王菲伴奏,你會看到風光的一面,但背後的辛苦你想像不到,為其他歌手工作而擔心不夠時間做好自己的專輯,這樣的心情你也體會不到。」

不需Ellen回應,我知道她對二汶也同樣緊張,因為數星期前Ellen於誠品演出時我也在場,在歌與歌之間,Ellen向觀眾推薦林二汶新碟的時間比介紹自己專輯的時間還要多,只有真心的友誼才能這樣。

林二汶•比生命更大

愛拼,才會贏

分開發展後,二汶的工作量也不少。推出過繪本、於兩份報章撰寫專欄,為《前度》、《華麗之后》等電影創作配樂,還有,不斷的廣告V.O.,收入比當歌手時算是翻了幾番。

「我命格就是要做很多不同的東西,我很喜歡這樣。而且,要不是對agent、為客戶錄了這麼多廣告V.O.,也不會知道製作上的難處。因為做歌手始終有很多事情有經理人、有助手擋駕,不用自己面對。錄V.O.時客戶有自己的要求,我是take order的,但同時我可以調校自己,讓大家舒服的同時也有自己的態度,這對我來說都是專業的訓練。因為這樣,讓我學會了面對客戶時應如何找reference,慢慢收窄範圍,知道對方想要的是甚麼,然後用我的方式表現出來。」

「反而試過一次,錄了一take後客人已經收貨,然後我不知該怎辦,反而勸他可否讓我再多試幾次,讓他重新再選。」經過她口中的臨床專業訓練,現在她功夫已經非常到家,即使面對「好似做完運動但沒有流汗感覺舒爽而且很開心」這種要求仍能完成任務。

不斷工作儲下了八十萬,她選擇投資製作個人專輯。「我知道這樣做很任性,但也是很應該的,因為我三十歲了,我應該開拓一條路給自己,要不然即使我有樓住也沒有用。」

剛開始的時候,監製于逸堯告訴她這次一定要予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她也苦思應該如何「變型」。遇上這些時刻,有些藝人會去改名轉運,有些女星會去外國「留學」數月回來以全新面目示人,而林二汶則選擇了學習唱歌。

我問:「唱了十多年,為甚麼會重新學唱歌?」「因為唱得不夠好。」簡單的對答, 交代了她對自己的要求。「其實我一直也覺得自己唱歌不夠感情。有一段時間我不斷想,試過認真聽其他歌手唱歌,也試過分析歌詞,但也想不到能如何改善。後來我覺得,一定有一些limitation是我之前沒有發現或我不知道的,於是便找了Christine Simpson幫忙。」

「其實這有點像去看醫生。Christine從說話、咬字的方面着手。唱國語歌或英文歌時可以揮洒自如,因為音節不同,但廣東話很難,『的』、『你』、『想』等字,如何停頓、如何延續,氣位、吐字若不夠流暢便會影響整個flow,所以想唱得好先要了解這種語言。」製作這張專輯的另一個得着,便是重新找回了自己。

「就像一個模特兒一樣,你可以穿上不同的衣服展示不同的style,但你到最後始終要有一種character,你不可以只是透明。這張專輯就是我追求這個character的過程,像打開了一道門,尋求的過程讓我最快樂。」當中一首新歌《驚人》最能代表她現在的心聲。「踏出這一步、作這種投資,不成功便成仁,其實有很多事要擔心。

林二汶•比生命更大

有一種堅持

問二汶:「以往看你的訪問很多都以『她沒有美麗的外表,但她有XXX』作引子,若我也這樣寫你會介意嗎?」

「會呀!」(對不起我還是寫了。)

「為甚麼?」我問。

「因為不是這樣的。我就是要告訴大家漂亮不只有一種,用最老套的說法,有自信就是美。若影響健康的話,肥或會是一個問題,但對我來說肥瘦與漂亮無關。」

但在娛樂圈,大家一直被洗腦式教育瘦即是美的觀念,「非標準」身形真的不是問題?

「這是其他人的問題,對我來說不是問題。」答得堅定,因為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這樣的態度合該得到別人的愛戴。所以有歌迷拿着她的新專輯,各自放上facebook、twitter表達自己對她的的支持;所以有歌迷在黃大仙地鐵月台跑了一圈,只為了找一個林二汶的月台廣告,還把過程放上YouTube,為她的專輯和演出作免費宣傳。

幕後花絮一則:我們準備了一襲如芭蕾舞裙的舞衣讓她穿上。她的經理人、化妝師皆以為我們說笑,唯獨她以不置可否的語氣說:「試試吧。」然後,我們把舞衣當作配飾,在她舉手、轉身的一瞬間,我們瞧見了這襲衣服的另一個可能。

愛有很多種,美麗也有很多種,因為人,本來就是多樣的。像Björk以離經叛道讓世人反思美的概念;Lady Gaga將古靈精怪變成潮流;Adele以一把動人歌聲告訴你,原來成為天后無需誇張曲線。想起這些例子,無非因為:有些藝人,在舞台上發放比生命更大的能量,在所謂的stereotype、主流當中堅守自己的核心價值,開拓了另一種可能性,讓大家有更多選擇。這種diva的特質,在林二汶身上同樣可以體現得到。

0

Shares

Text by Aleu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