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荷拉、雪莉相繼逝世!7個公開剖白是抑鬱症高危患者的韓星
Photo Credit: Instagram

具荷拉的逝世再度為韓國娛樂圈添上陰霾,韓星情緒病甚或自殺輕生消息頻傳,大家或沒想韓星在韓流下為星光付出有幾多。在社交媒體昌盛的年代,明星要兜口兜面面對好評和負評,再加上密不透風的工作日程,令患上抑鬱病成為韓星的其中一個健康頭號風險。現在來看看幾位高危情緒病韓星日子如何。

有說,娛圈每天都有新名字登場,或許競爭實在太大令人透不過氣,再加上

有說,娛圈每天都有新名字登場,或許競爭實在太大令人透不過氣,再加上頻繁的工作,令到再熱血再有青春的演出者都會容易頹下來甚至想不開。有指過去十多年,因輕生離世的韓國藝人多到幾個人加埋的手指都數不完 當中包括組合SHINee的金鐘鉉、雪莉,除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還有資深的中年藝人全美善,韓國女團KARA前成員具荷拉。

 

當紅自然高興,卻也有健康風險。坐擁萬千寵愛的「國民初戀」秀智正是這樣

秀智

當紅自然高興,卻也有健康風險。坐擁萬千寵愛的「國民初戀」秀智正是這樣。2013年,她在一個節目中表示由於每天都要工作,太忙碌的生活影響了情緒,私下會無故痛哭起來。她記得有一次和朋友聊天,朋友給她講了一個笑話,她不僅笑不出,而且哭了起來。

 

雖然明知忙碌令情緒出問題,人還是停不下來。早前她演出一部災難片《白

雖然明知忙碌令情緒出問題,人還是停不下來。早前她演出一部災難片《白頭山:半島浩劫》,講述在火山爆發後求存的狀況。她曾形容拍攝時的感受:「常常獨自一個人在現場面對災難場面,真的覺得很寂寞……孤單……恐懼。」

孤單感真的具有強大的殺傷力。車善玗和2AM的鄭珍雲兩個曾表示有抑

車善玗

孤單感真的具有強大的殺傷力。車善玗和2AM的鄭珍雲兩個曾表示有抑鬱病傾向的男生,也曾表達過陷於孤單無助時的難過。車善玗在演出《請回答1994》時跟合作的演員混出深厚感情,關機後各人忙於自己的工作未能見面,這種情況令他陷入沮喪中。

 

鄭珍雲在美國巡迴表演時,因忙碌和人生路不熟陷入抑鬱中,整整一個月

2AM鄭珍雲

鄭珍雲在美國巡迴表演時,因忙碌和人生路不熟陷入抑鬱中,整整一個月不能睡好,除了演出就是獨個兒發呆。Super Junior的金希澈比較幸運,因為當他感到難受時,身邊有人伸出緩手。

 

當年好友韓庚離開組合時,金希澈十分難過,把自己關在家中,三個月沒演

金希澈

當年好友韓庚離開組合時,金希澈十分難過,把自己關在家中,三個月沒演出。後來李赫宰跟他說了一席話把情況扭轉。他說:「我們不需要你唱歌跳舞,但我們需要你,因為沒有你,Super Junior就不再一樣。」

除了團友,師長也是金希澈得力的源頭。早前他和同窗好友,當髮型師的建

除了團友,師長也是金希澈得力的源頭。早前他和同窗好友,當髮型師的建熙一起拍攝《我家的熊孩子》,去母校探望老師。一路上,二人吵吵鬧鬧爭論誰當年的成績更好。當老師出現在他眼前,希澈不再嬉戲,眼眶紅了起來。

老師見金希澈幾乎要哭,就問道:「看來生活很辛苦啊!」希澈聽了老師的安慰

老師見金希澈幾乎要哭,就問道:「看來生活很辛苦啊!」希澈聽了老師的安慰,心情馬上好起來,還自顧自唱起校歌,令場面變得暖烘烘。旁人的關懷對情緒病患看來極有益處,反之尖銳的評語對藝人如同利刀。

 

雪莉過世後,有人訪問在社交媒體上給過她負評的網友,他們有些表示忘

太妍

雪莉過世後,有人訪問在社交媒體上給過她負評的網友,他們有些表示忘記了,有的則認為藝人應該學習面對批評。「少女時代」的隊長太妍應該很明白雪莉的心情。她在6月時,於IG透露生活過得不好,黑粉不僅沒加以安慰,反之挖苦她是否患上躁鬱症。

After School的Lizzy朴修映雖然經常笑容滿面,但私下因為受到負評滿心傷痕。話說

Lizzy朴修映

After School的Lizzy朴修映雖然經常笑容滿面,但私下因為受到負評滿心傷痕。話說當年她曾經是《Running Man》的常設主持,後來因擋期不對而離開。媒體卻形容她「從來沒有融入團體,和成員不和…」這些評語令她一度耿耿於懷。

有指上述的名字均為情緒病發高危族,然而只要好好面對,找人同行還是

權志龍GD

有指上述的名字均為情緒病發高危族,然而只要好好面對,找人同行還是可以走出困局。權志龍GD早年曾話過每次演出後都會有莫名的孤單感,加上對自己要求高,因此得了抑鬱症。在發單曲《Heart Breaker》遇上不順,他一度避開所有認識的人,包括父母和朋友,拒絕和他們交談,這樣過了一度很長時間。

他當時覺得自己明明沒有做錯什麼,卻活像個罪犯。或許入伍令他把生活

他當時覺得自己明明沒有做錯什麼,卻活像個罪犯。或許入伍令他把生活調整過來。上月退伍後,他重回喜愛的時尚圈,推出的品牌波鞋被炒高30倍。這可能不是最快樂的,他把兩對波鞋送給姊姊達美和姐夫金敏俊。在姐夫開戲時,又靜悄悄送上咖啡餐車應援。曾經避開家人的孩子終於回來,在家庭的溫暖中找回生趣。各位情緒病患高危韓星,不妨參考一下這心理健康的不二法門。祝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