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牌殺人事件, 奧斯卡, Frances McDormand
Photo Credit: Official photos

雖然電影《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不是新年檔期的熱門電影,但不妨礙它在金球獎成為大贏家,而且走勢凌厲,獲得戲劇類「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及「最佳劇本」4項大獎,女主角更於今年奧斯卡奪得影后。此戲劇力尖銳,觸及不同弱勢群體,包括女性議題。

密蘇里州位於美國中西部,民風純樸及保守,米德烈太太(Frances McDormand)愛女不幸被殺,苦等七個月案情亳無寸進,絕望和憤怒交雜下,為了盡快還清一個真相及表達對警方無能的不滿,一口氣買下鎮上最當眼三塊廣告大牌,用毒舌諷刺性字眼向警察挑機!

Frances McDormand的得獎感言一如以往出位:「我要謝謝《意外》導演馬丁麥多納,看看你的作為,我們是一群惡棍和無政府主義者,但我們梳裝整齊。我要謝謝這棟建築裡的每一個人,還有我的姊姊桃樂絲,特別感謝我的家人,老公喬柯恩和兒子Pedro,他們被女權份子母親撫養長大,自重且尊重別人,我知道你們以我為榮,那帶給我永恆的喜悅。」

最佳女主角由兩屆影后Jodie Foster和Jennifer Lawrance一起頒發,Jodie腳受傷拄著拐杖上台。

片中人物穿插,一部電影盡情犯上各種禁忌及歧視:警察暴力對待黑人、美軍軍紀鬆弛、將一切怪罪共產黨、嘲笑侏儒、揶揄ginger hair、家暴、歧視鄰國(墨西哥)及神父侵犯男童等共冶一爐,以上議題統統是美國人的禁忌。

不過《廣告牌殺人事件》片將所有美國社會問題「晒冷」,加上暴力及粗口橫飛,看得令人透不過氣來。

不過回到初衷,電影的原委是因為米德烈太太的女兒被姦殺後,警方調本毫無頭頭緒後不聞不問,才有這樣的一部女性復仇電影,不過與其他經典女性復仇電影如《親切的金子》及《標殺令》等不同,戲中的媽媽因為找不到凶手,所以也無法「以暴易暴」,但將這些悲憤盡情發洩到各種「辦事不力」的男身上。
但將這些悲憤盡情發洩到各種「辦事不力」的男性身上,以不同的方式還擊!

豎立廣告牌
對於負責維持治安的警察,原來米德烈太太的反擊就是「語言及輿論暴力」!威路比警長的名字在廣告牌上,威路比警長向來在這個中西部小鎮上受到尊敬,但在調查姦殺案上事上無能為力。

米德烈太太深知警長是好人,但基於「沒人比我更痛苦」的原則下,仍炮製三個廣告牌,在道德高地上進迫警長。雖然鎮上人人認為米德烈太太不對,但她一於少理。電影仍嫌警長不夠慘,在戲中他已患上末期癌症,令警長變成戲內的大弱勢,迫力下唯有吞槍自盡。

 

反罵神父
大家都知道威路比警長是個好警察,所以都不值米德烈太太的行為,於是鎮上教堂的神父決定代表鎮上居民前來米德烈太太家,希望她可以撒下廣告牌。神父好心說項,米德烈太太卻毫不留情地批評:「一個幫派的一個人犯罪了,法律便會判全部人有罪,你的教會出了戀童癖,你都是罪人,沒權來我家說教。」

在電視直播控羞辱警方

完成廣告牌後,不少傳媒到廣告牌現場進行直播,達到米德烈太太預期的宣傳效果。不過她並不滿足於此,有次她在場時看到電視台正在直播,米德烈太太把握機會衝上前聲討警察一番,說:「這班警察只會捉在停車場內玩滑板的八歲小孩及虐待黑人,這幾塊牌是敦促他們早點破案的。」

火燒警局
另一警察Dixon警官更慘,他本來不是米德烈太太的打擊對象,但威路比警長自盡後,他認為這是米德烈太太的錯因而結怨。米德烈太太除向Dixon警官罵戰外,在廣告牌被燒後,她決定將行動升級,就是到警局放火,不過她不知道Dixon警官在裡面,差點將Dixon警官燒死!但已經將他嚴重燒傷。

 

小鎮上「官官相衛」:由警察到教會到群眾,形成了一個保守、息事寧人的共犯機制,米德烈太太要衝破的玻璃天花實在太厚又太高,所以當自己的怒氣蹭磨得自己及別人太盡時,造就了片中米德烈太太的最後選擇。與其說是一部女性復仇電影,但重點不在於復仇是否成功,而是為甚麼要復仇?憤怒從哪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