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Chingho Man & Soko's facebook; stylist KIM AU; wardrobe SCOTCH & SODA、ADIDAS; hair & makeup WENDY LEE @ WENDY’S WORKSHOP

走幽默路線的和泉素行(Soko)以介紹香港地道文化短片為港人熟悉,其中在茶餐廳食滾水蛋的短片更帶紅了該「茶記」。

這個37歲的日本男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口流利廣東話。 來港11年,他比很多香港人更「貼地」,中文的讀、寫、聽、講已毫無難度,平日愛看《蘋果日報》專欄,亦會逛書局買中文書(是文學類那種),閒時愛「捐窿捐罅」發掘香港本土特色,再在其YouTube頻道《我は何しに香港へ?》(我去香港做甚麼?)介紹,去過大埔、大澳、鰂魚涌等地介紹不同香港風土習俗,又推介各種本土特色食品如滾水蛋。

「貼地」,是因為他初來港時住過銅鑼灣劏房,旁邊是時鐘酒店,笑言經常聽到淫聲蕩語,又經常流連大牌檔、茶餐廳、魚蛋檔等。「沒辦法啊,當時我很窮。」早年他當過模特兒,又發過歌星夢,膽粗粗以樂隊身份參加《亞洲星光大道》,「後來才發覺比自己唱得好的人實在太多!」於是他摒棄歌唱事業,走起搞笑路線,《100毛》製作的hair jam大熱廣告中,專家Dickson「一秒變㗎仔」的「㗎仔」就是他。

現今他除了是個網紅,最近還參與了許鞍華跟葉念琛兩大導演的作品,對於每一個機會,他都緊緊把握。支持 Soko大膽前往異地尋夢的,原來是一個開明家庭。「我的家人很開通,家裡不只我一個向外闖,我妹妹也到過美國發展,姊姊更曾跟非洲男生結過婚,當時我們一家還前往非洲參加婚禮呢。」

有迷過《悠長假期》、《戀愛世代》的一代香港女性,或許有幻想過日本男性集帥氣、可愛、溫柔、浪漫於一身。Soko卻對她們大潑冷水。「我覺得這些劇既偏離現實,演員又造作得很。很多香港人覺得日本男仔細心溫柔,其實據我身邊的日本女性朋友說,香港男仔才比較細心。」 

談到愛情,他說日本社會現趨向「少子化」(生育率下降),獨身群組龐大。他直言:「雖然一個人生活可以自由自在,但組織家庭也算是我未來目標之一。」他又自覺不是一個浪漫的男朋友,「我不太相信一見鍾情,只覺得很多人都將緣分這回事戲劇化及誇張化。不過我看畢《你的名字。》,也有想過若真有這些戀愛故事發生,也很不錯。」喜歡新海誠動畫的人,相信暗地裡也有一顆少男心吧!

關於愛情…….

ELLE 有甚麼擇偶條件?

Soko 沒殺人放火吧(亂說)!由於我個性較內向,因此喜歡開朗的女生。她要支持我的事業發展,能達到內心交流,可以談論創作事情。她不用犧牲自己的生活來遷就我,希望對方有自己想法。

 

ELLE 渴望自己好靚仔定好有錢?

S 好靚仔,因為我不算靚仔嘛,基於虛榮心,我比較介懷別人怎樣看自己外表。而且努力之下,還有一線生機變有錢。

 

ELLE 曾經有被女生主動追過嗎?

S 中學時期曾有女生寫情信給我,但當時根本不知道戀愛是何物,而且也視對方為好朋友,所以也給予不了甚麼反應,只感到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