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今年初的奧斯卡由《月亮喜歡藍》奪得最佳電影,而不少得獎與入圍作品也帶有強烈的平權訊息與關注弱勢的傾向,而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大贏家則是本土電影,《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幸運是我》、《點五步》等這些電影都非常貼地,探討香港本土的社會問題。其實這種思潮近年也在香港電影圈冒起,一起來認識這些電影背後帶出的訊息,或許會令你對香港電影刮目相看。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一念無明》

長期病患、精神病、破碎家庭、居於板間房的基層生活⋯⋯這些都是我們日常不大想面對的「題材」,但編劇陳楚珩的劇本卻將之共冶一爐,引領觀眾進入他們的視角;首次執導長片的黃進,將這沉重的故事拍得井井有條而充滿張力,難怪能贏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擠迫的板間房凸顯了父子之間的鴻溝,同時也是聚集了各式基層人士的社會縮影,有單親家庭也有少數族裔。這些鄰居與兩個主角之間的互動,帶出了社會現實──被壓迫的人,往往不會團結之餘,更會不知不覺地互相排擠或傷害。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好的劇本能吸引好的演員,《一念無明》裡四位主要演員均獲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老戲骨」曾志偉、金燕玲雙雙入圍最佳男、女配角;飾演主角未婚妻的方皓玟也令人眼前一亮,同獲女配角提名;至於余文樂,表現更是令人挖目相看,除了準確掌握躁鬱症患者大起大落的情緒,對錯手弒母的內疚、與父親的疏離和怨懟、還有作為精神病患的壓抑等複雜情感也拿捏得宜,令他首次獲提名最佳男主角,是其事業的一大突破。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幸運是我》

同樣以病患為主題,《幸運是我》的故事設計相對較為有趣。患有腦退化症的芬姨(惠英紅飾)與邊緣青年阿旭(陳家樂)萍水相逢成為同屋住,由衡突到互相關心,漸漸產生接近母子的真摯感情,是難得的都市溫情小品。惠英紅憑此入圍最佳女主角,吳業坤也獲最佳新演員提名。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無獨有偶,編劇出身的導演羅耀輝也是首次執導長片,與黃進一同獲得本屆金像獎新晉導演提名。用心的鏡頭安排,拍出本地社區平凡而日常的美,同時表現出芬姨受腦退化症侵襲,逐漸失去記憶以至自我的無助與不安。兩位主角演出自然且出色,生活化的情節令這份奇妙的另類母子情十分具說服力。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阿旭因母親過世而來港投靠父親,卻發現父親已另組家庭;沒有家、沒有學歷與工作,再加上喪母之痛令他躁動不安,給予陳家樂很大發揮空間,出道日子已不淺的他終於得到代表作。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阿旭本身,他身邊的朋友也是在社會底層載浮載尋的年輕人,加強了電影「貼地」的真實感,亦有聚焦被遺忘的一群的意味。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點五步》

以運動為主題的電影向來難拍,但憑着整個團隊的一腔熱血與堅持,《點五步》卻獲得意想不到的佳績,勵志程度不下於電影的故事本身。戲中的少年棒球隊沙燕隊由一班band 5學生組成,本來就是被「睇死」、打壓的一群,經歷一場場的大敗,徘徊放棄的邊緣,最終克服各自的心結,打出歷史性的成績。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戲中兩個年輕主角林耀聲與胡子彤,飾演一對自小在公共屋邨長大的好友,同時是被標籤為「壞孩子」、「沒出息」的band 5學生,這種設計加上電影的時代背景,引起無數觀眾的共鳴。除了政治與社會變遷的喻意,亦是兩人的成長與遺憾紀錄,勵志、動人之外,也直接點出被貼上壞學生(或現在的「廢青」)標籤的年輕人,其實只欠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點五步》在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多項提名,包括最佳電影、新演員(胡子彤、談善言)、男配角(廖啓智)、原創電影音樂、歌曲以及新晉導演。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骨妹》

一齣從女性角度出發的作品,雖然內容很「澳門」,但本地觀眾看起來仍有親切感,大概是因為兩地鄰近而且有着相似歷史背景的關係吧?「骨妹」指按摩女郎,無論在港、澳均算是處於法律邊緣的職業,不免受到歧視與白眼,甚或種種不公平的待遇。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梁詠琪飾演的詩詩是故事的主角,因多年不見的好友靈靈去世而回到澳門,重拾過去的感情與回憶。廖子妤飾演年輕的詩詩,看似文靜的內裡堅強;余香凝飾演的靈靈則豪爽而有義氣,兩人的相依為命、互相扶持,真實而溫馨感人,極為討好,令她倆順理成章地分別入圍最佳女配角與新演員。

香港電影金像獎, 一念無明, 點五步, 幸運是我, 骨妹

電影從骨妹的生活,帶出時代、社會的變遷,除了真摯親密的姊妹情,亦刻畫了女性自力更生的實況,以及箇中的無依與無奈。故事尾段揭示靈靈對詩詩的情愫,卻沒有過分強調同性戀情,緊貼主題而不煽情,值得一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