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Official photos

愛情片一向不是奧斯卡Oscars評審最愛的片種,在90年代,愛情片曾經很熱門,不過由於種種原因,愛情這個千古主題的影片竟然不夠吃香,因而逐漸少產。剛獲得今年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等4個大獎的《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 難得獨樹一幟,帶點奇幻的成人愛情童話,坊間受落、口碑不俗、製作費又不高,成為近期的奇葩片。

《忘形水》的重中之重,當然是其美術及特技,前者就是整個故事的重心:那隻「神秘兩棲生物」,後者就是幕幕感覺浪漫的水中戲。

《忘形水》如此成功,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應記一功,他曾表示自己一直對怪物有強烈的喜好,他受訪時表示,「這部電影對我很療癒,我過去用電影說出我童年的恐懼、夢想,這是第一次我以成人的角度說故事,說出我身為成人的憂慮,包括信任、異己、性、愛情與我們的未來」。

對於女主角原來也有特別要求:片中的女主角Elisa Esposito由Sally Hawkins飾演,她是個啞的清潔工,一齣由啞女愛上水怪的愛情故事,儼如拍給成人看的童話故事。

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擅於拍恐怖童話故事,而且著重視覺效果,數年前他從朋友間獲得靈感,以1954年的電影《黑湖妖潭》為藍本,寫出混合了音樂劇、黑色電影、童話故事及懸疑等的劇本,然後為「怪生物」定性。

以往的怪獸片,都是人類是正義的英雄,而怪生物一定是反派,導演想扭轉這個設定,所以電影中的怪生物是憤怒又溫柔的。

兼任編劇的導演說,是以Sally Hawkins為構想藍本:「這個角色一點都不光鮮亮麗,但她很滿足。我需要一個能夠喚起那種快樂的人,臉龐不發一語,就能表達每一種色彩,Sally身懷這種獨特的能量」。

而對於Sally來說,這個可說是她其中一個最難演的角色,在排戲開始前,Sally已經要快速學習美國手語及舞蹈課程,也開始感受Elisa的行動及思想:「要有純粹的表達而不需要文字及話語,可以藉由眼睛,呼吸和身體表達自如,這就是Elisa。」

因為Elisa懂跳舞,Sally Hawkins連走路都要帶出那種輕盈的感覺,而且除了外表及行為,Elisa還有心路歷程及角色態度轉變,她從寂寞無力,到成為拯救怪生物時,變得大膽又勇敢,這個轉變是支撐起整套電影格局的中心命脈。

所以Elisa是個難演但滿足感大的角色,Sally Hawkins也得到影后提名,而她與怪生物的愛,更加是浪漫至極。

已經獲得金球獎最佳導演的哥連慕迪多奴,只有他才拍得到這種浪漫感覺:「我們做了大量『dry for wet』(濕片乾拍)的研究,如何創造漂浮的粒子,我們知道關鍵在於在非常歌劇化的角色身上,製造出柔和的投影。」

所以不少燈光如波浪般曲折,浪漫感十足;尤其是在浴室戲的一幕,他們拍到Elisa很美,怪生物看起來也不可怕,氛圍極度浪漫,視覺效果為電影贏了不少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