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城市:致命引擎》揭開城吃城的殘酷世界!女主角赫拉希爾馬如何於末世求生?
Photo Credit: Getty,Movie Stills

14年前的《哈爾移動城堡》與將於今年年底上映的《移動城市:致命引擎》(Mortal Engine),命運都一樣:身處一個會移動的城市,不用坐飛機坐郵船,每天都在旅遊,該是一件樂事。但在創作人複雜的思考模式下,這種旅人生活卻浸滿了豐富的情感層次和各種奇幻。

同樣是關乎一片會移動的土地,當年宮崎駿的《哈爾移動城堡》以漫畫形式

同樣是關乎一片會移動的土地,當年宮崎駿的《哈爾移動城堡》以漫畫形式呈現,由《魔戒》導演Peter Jackson操刀的《移動城市:致命引擎》,則是真人演出的電影。不過戲中的兩位女主角,卻同樣坎坷。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預告線上看

移動城市:致命引擎預告線上看

《哈爾移動城堡》的蘇菲以長女的身份接管父親留下的帽子店,自感外表平

《哈爾移動城堡》的蘇菲以長女的身份接管父親留下的帽子店,自感外表平凡的女生,自卑地困於小店的丁方中,某天被女巫施法奪去青春,由18歲少女變成90歲婆婆。說到被強奪,《移動城市:致命引擎》的Hester Shaw感受更深。

Hester Shaw本來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和父母一起生活,但當這個家庭遇上歴史學

Hester Shaw本來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和父母一起生活,但當這個家庭遇上歴史學家Valentine,一切都改寫了。按照Philip Reeve的同名原著小說,Hester的父母因為不願意放棄一件古董機器而被Valentine所殺,而Valentine似乎是一不做二不休,用利劍割破Hester的臉,令漂亮健全的她一下子失去了一隻眼睛,鼻和嘴都歪,臉上有一道大疤痕的醜女。

 

究竟Valentine為什麼要因為一座舊機器而動殺機?這要回到移動城市故事的起

究竟Valentine為什麼要因為一座舊機器而動殺機?這要回到移動城市故事的起點。原著將背景設定為像工業革命那種蒸氣科技被捧上天的時代。為了在資源不足的世界求存,倫敦被安裝上巨型的引掣和輪子,會移動的倫敦因此可以像一頭超級巨獸,將其他城市吞噬,在爭戰中,科技知識流失,古老機器變得重要。為了維持城市強勢,倫敦一群歷史學家忙碌地搜羅古老機器,難怪Hester父母擁有的古董會搞出人命。

本來,Valentine以為孤女Hester也小命不保,誰知有好心人Shrik將她撿回去照顧。說他是

本來,Valentine以為孤女Hester也小命不保,誰知有好心人Shrik將她撿回去照顧。說他是人其實只中了一半,原本是一名傷兵的Shrik,因為裝上了機器組件才得以起死回生,按照他身體的結構應該不再會有人類的情感,然後,他和Hester漸漸建立起像父女般的關係。

大難不死,還得到「養父」的愛惜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童年的慘痛深深刻在

大難不死,還得到「養父」的愛惜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童年的慘痛深深刻在臉上無法擺脫,令Hester變成一個外表極其強悍兇猛的女子,長大後,她決定要去找Valentine報仇。

在電影的預告片中,Hester的長相明顯淡化了原著形容的毀容程度,以紅色絲

電影的預告片中,Hester的長相明顯淡化了原著形容的毀容程度,以紅色絲巾蓋着臉的她拿着刀朝Valentine衝過去,「這是代我媽媽的(一刀)」,有點古裝武俠片的感覺。

按照原著,Hester狠狠剌傷的仇家其實才是她的生父,這個事實,Hester應該永遠不

按照原著,Hester狠狠剌傷的仇家其實才是她的生父,這個事實,Hester應該永遠不想知道。被父親以兇殘手段對待,傷痕必然較臉上的更錐心攞膽,飾演Hester的演員赫拉希爾馬Hera Hilmar幸運得多,29歲曾演出劇集《達文西惡魔》(Da Vinci's Demons)的冰島女孩有一位當電影導演的父親,父女志同道合,看來親子之間該有不少話題。

 

Hester的命水中有危也有機,剌殺仇人不遂掉進大火爐的她,繼續撿回一命,還

Hester的命水中有危也有機,剌殺仇人不遂掉進大火爐的她,繼續撿回一命,還有男主角Tom相伴。Tom是Valentine的學徒,被迫跟着Hester做臥底,但按原著,Tom最終和Hester結成夫妻並生兒育女,雖然被扔出移動城市自生自滅,卻起碼可以幸福快樂地過活。

說到幸福,飾演Tom的30歲鮮肉Robert Sheehan也是在快樂中成長,這位愛爾蘭演員在

說到幸福,飾演Tom的30歲鮮肉Robert Sheehan也是在快樂中成長,這位愛爾蘭演員在17歲時是一名修讀電視電影製作的學生,但考試不合格要留班,他拒絕,從此認定自己不適合站在攝影機後面。後來,他有機會站在鏡頭前,雖然他仍不確定這崗位是否適合自己,卻慶幸工作長做長有。據他說,父母對他「極為支持」,出道初期,母親還充當他的經理人和「柴可夫」。

看來,戲裏的演員巧合地都擁有美好的親子關係,飾演反抗領袖Anna的南韓

看來,戲裏的演員巧合地都擁有美好的親子關係,飾演反抗領袖Anna的南韓歌手智海,曾打算跟父親一樣成為外交官;飾演Shrike的Stephan Lang,則有一位慈善家父親,把大部分財產捐出,培養孩子自給自強的做人態度。看移動城市大吃小的冷酷求存畫面時,想想這些戲裏戲外的勾連,應該會感到和暖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