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個秘密你知,Cathy可說是《ELLE》半個親生女。在澳洲長大後回港入讀南島中學的她,除了以下為人熟悉的背景:14歳被模特兒公司相中入行兼職做model;後被陳嘉上導演邀請試鏡,於《誤人子弟》中飾演敎師並正式加入娛樂圈──之外,千億新抱工作履歷表上唯一一份要返寫字樓的工作,就是在《ELLE》當實習生。那是1997年的事,當時只得15歲。因為認識其中一位時裝編輯,所以膽粗粗主動爭取這個難能可貴的一星期實習機會,論工作量雖不算多,主要以data input和準備時裝拍攝事宜為主,但基於跟其時的時裝總監和團隊們的朝夕相處,一如《穿Prada的惡魔》現實模樣,致令那時少不更事的小妮子留下深刻印象。情意結種下了,經過年月灌溉的養分,讓信任植根發芽茁壯滋長,令婚後久未為雜誌拍攝的幸福媽媽樂意為《ELLE》再次粉墨登場,拍下2012年5號《ELLE》首個雙封面,並甚至因此促成了2014年10月號、《ELLE》團隊在李家位於美國洛杉磯豪宅內實地取景的封面及內頁拍攝,她還讓自己的三位可愛小人兒Leanna、Hayley及Triston客串出鏡呢!

May 2012

「我有責任教導他們做一個好人,我不需要他們的成績很出色,也不會特別安排補習班,但一定要讓他們有好的道德觀念,讓他們知道未來如何能幫助社會,這是要從小教導的,否則便會太遲。」

October 2014

「人與人之間相處貴在尊重,即使對待侍應生也不可以命令呼喝,何況對自己的另一半?尊重是基本的,維繫婚姻還需要保持拍拖的熱戀感覺。不時給對方一些小驚喜,記着不同紀念日,讓對方感到自己在拍拖。我與丈夫會兩口子去旅行,把工作及家庭暫時拋諸腦後,享受兩個人的浪漫。」

February 2016

「醫生說我可以再生,但我真的不知道,教小孩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因此我常說小兒子建熹是『Swan Song』,意思是最後的作品,通常芭蕾舞或音樂表演的最後一場,都是最精采的。我也覺得他是我最後一個BB,所以會好好珍惜和他相處的時光。」

Check Point:

-1982年11月29日出生。

-雖曾加入娛圈拍戲,但其實產量不多,由1997年第一部至2007年最後一部,10年內電視和電影作品,加埋,得8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