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 封面, 專訪, ELLE

Photo credit: CHEN MAN@STUDIO 6/ Styling Consultant: 張叔平/ Styling: Jin Jing & Hubert Chen/ Hair: Kim Robinson/ Makeup: ZING

林青霞說自己是「越夜越精神」的人,那一晚6點開工,凌晨兩點殺青,每一位工作人員都緊張而激動。在林青霞的眼裡,那是怎樣的一個夜晚?

兩周後,「喜歡給人驚喜的」的林小姐給了我們這份意外的禮物──她熬了兩個通宵寫成的「拍攝紀實」! 

就由這裡開始.....

很怕拍封面照,一是怕辛苦,二是怕年紀大了拍出來不好看。大女兒多次游說我給《ELLE》 拍封面,我都拒絕了。前幾天她又提起可以找Kim做頭髮、Zing化妝、張叔平做服裝指導、陳漫攝影,還有卡地亞的珠寶和許多名牌服飾──這個陣容實在太強大了,也是我喜歡的組合。

我懷疑她真能把這些頂尖人物集合在一起?我說你要真能找到他們我就拍。她本事大得很,兩三天就搞定,11月15號拍照,12月22號刊出,效率可真快。

15號晚上6點,我頭髮半乾,穿著一身灰色家常服,脂粉未施,披著一條Hermes灰色大披肩走進攝影棚。裡面滿滿的人,一隊《ELLE》雜誌的人一一自我介紹,一下子也記不住那麼多人,還是先做事,只見地上兩排高跟鞋、三排衣服,陳漫先選好幾套,張叔平為我搭配珠寶首飾。不一會兒叔平說有人拿槍進來了,我往外望,還真有兩個穿著軍綠裝的人架著長槍,不用說,他們肯定是護送珠寶的,氣氛當場肅穆起來。

和女兒的合影:「我60歲的生日晚宴幾乎是她( 嘉倩)一手包辦...每一個細節都是她的心思,這是讓我最感動的地方。」

>> ELLE專訪林青霞:圓滿有時

>> 誰是不老女人?盤點40+明星人妻

>> 樣貌決定婚姻?嫁富老公的好命女星>>

>> 青春衣着大比拼 !林青霞60壽宴雲集半百美人祝賀

林青霞, ELLE, 封面, 專訪

自從開始寫作,就喜歡觀察周圍的光景,Zing近距離對著我的眼睛擦眼影、畫眼線,左右耳一對三卡鑽石耳環在我眼前閃呀閃的,他彎腰替我塗脂抹粉,胸前的鑽石十字架前後左右地搖晃,一頭乾淨利落的光頭,永遠的Chanel 套裝,他身後左右兩個女助手為他打燈和遞化妝品,在我化妝的同時還有一個女孩正低頭為我修指甲呢。

Kim進來了,身後三個帥哥助手,全是白襯衫黑褲子,我見他進來時那眼神,好像對門口的警衛很不以為然。

陳漫到鏡子前檢查我的妝,她見我沾到一半的假睫毛,聲音懶懶不輕不重地跟Zing說:「其實青霞姐剛剛進來那樣就很好,頭髮亂亂的很自然,你把眼皮弄成剛才她進來油油的那樣,那眼睛特亮。」我跟Zing都楞住了,跟剛才一樣,那不就我起床的樣子?那能見人嗎?上次她幫我拍照的時候也這麼說。陳漫邊走回攝影機前邊說:「化了妝拍得漂亮很容易,最重要是把青霞姐的特質拍出來。」說真的,只有她可以拍出我的氣質,她絕對是個藝術家,《雲去雲來》的封面就是她拍的,那張側面半身照,獲得一致好評,都在打聽攝影師是哪一位,很想見見她。

攝影棚當中有一小方塊地方,周圍的簾子全拉上就成了個小更衣室,我的秘書和另一位陌生女子動作迅速地把簾子拉好以免走光,利落地幫我扣上束腹的鉤子,衣服一件件往我身上套。每個人都在動的時候,突然發現簾子裡的黑皮沙發上,大女兒裹著Lanvin黑白羊毛長大衣,靜靜地,一動也不動地倚在那兒。

林青霞, ELLE, 封面, 專訪

「沒有事情是完美的,也沒有人生真正圓滿無缺,能做多少是多少,但求盡力。」

「怎麼了?有心事呀?」女兒皺著眉頭有氣無力地點點頭。

我笑著說:「你看,我們全世界都在動,只有你不動,這樣的反差是不是很有戲。」

我一張素臉在鏡頭前面,陳漫說口紅也不需要畫,阿Zing還是多少加了點自然色,他幽默地說:「總得做點事。」

第二套拍黑皮緊身裙,這套有點嫵媚,還真需要假睫毛增加情趣,這妝需要點時間畫。我發現鏡子後方不遠處,Kim拿起他的金剪刀,正幫攝影女製片剪髮,現場的女性都很羨慕她,包括我在內。到我梳頭了,陳漫說要亂,Kim三兩下不到就弄個大風吹的髮型。換上一套白西裝,Kim又幫我梳了個更亂的髮型,比雞窩還亂,他們都是頂尖的專業人士,我由著們擺布。白西裝衣領配上Cartier的豹紋胸針,是張叔平先配好的,有型有格。

我一投入工作就忘了時間,從進場到拍完,足足花了七、八個小時,拍完了才覺得累,我一邊喘息一邊望著放出照片的屏幕,這時候才有時間認識一下周圍的工作人員。我讚嘆著大陸這些年的突飛猛進,培養了這麼許多人才,攝製團隊、時裝雜誌團隊,都在自己專業的崗位上貢獻出才能。我笑著說陳漫簡直會飛了。

成功絕對不是偶然的,Zing化妝一點也不馬虎,他眼睛專注地盯著我這張臉,後面兩位女助手也瞪大眼睛緊盯著我,Zing目不斜視地說:「燈!」助手慢了點,他加重語氣:「光!」兩個助手趕忙拿出手機的電筒對著我,Zing轉頭一瞪,助手唯唯諾諾地說反光板沒電了。平常人畫口紅用不了幾秒,他畫我的紅唇,功夫可大了,陳漫一句要粉而不亮的唇,他花了好長時間畫,就像畫一幅畫一樣,先擦護唇膏、再上囗紅、畫唇邊、最後撲上大紅的粉,修修改改,直到滿意為止。我估計他花了半個鐘頭,那紅唇確是美艷。

Kim是世界級高手,他是澳洲人,來到香港幾十年。我想他可以稱為藝術家,女人的頭髮經過他的手,即刻變得有靈氣、有動感和顯得年輕。1985年我拍《警察故事》的時候就請他幫我剪髮。他誰都不服氣,就服陳漫,我和女兒拍到一半的時候,陳漫要Kim整理一下頭髮,Kim樂意地笑著跪爬過來,樣子滑稽可笑。

這次拍封面照見識到專業團隊的大製作 ,這擠滿各界精英的千多呎地方,簡直是大千世界,充滿了能量。

0

Shares

Text by Edit: Nicole Xue, Jane Wu
Photo credit: CHEN MAN@STUDIO 6/ Styling Consultant: 張叔平/ Styling: Jin Jing & Hubert Chen/ Hair: Kim Robinson/ Makeup: ZI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