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MATT HUI at SUGARSUGAR PRODUCTION; stylists WINNIE WAN & JUNE CHOW; assistant stylist KYLE WU; hair SAV TSANG at hair culture; makeup VINCI TSANG

香港地,生於大富之家的,總被烙上「富二代」標籤,彷彿名門之後一定好食懶飛。「對啊,我媽媽早說過,生於這個家庭就是『原罪』。」直腸直肚的何超蓮,談到這話題沒半點忌諱。不過「原罪」也有分輕重,超蓮的「原罪」應該較輕,只因她有「最貼地千金」的美譽,明明爸爸富甲一方,她卻會在街邊串魚蛋、閒時會到旺角銅鑼灣逛街,還未計那副天使般的美貌,令她一直人氣高企。「我應該是『最麻甩千金』吧!」超蓮帶點傻氣地笑說,雙眼彎成兩顆腰果。這位不一樣的千金,到底是怎樣煉成的?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要感謝超蓮騰出時間擔任4月號封面故事的主角,因為她真的很忙。她正在打兩份工—是上市公司澳門勵駿的非執行董事,也是UNIR Australia Pty Ltd的董事,公餘時間她也沒有閒着,正在攻讀會計碩士和投考ACCA會計師資格,又從台灣引入牛肉麵嘗試創業,還未計她全情投入和朋友一起創辦的慈善組織Smile With Us HK,這位26歲的小妮子,戰鬥力驚人。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靠自己的倔強

賭王何鴻燊的女兒都屬「超」字輩,超蓮這麼努力,是否想超越上一代的成就?「其實我做每件事都很盡力,你交給我,我就要做到最好,有點像爸爸的好勝;我也像媽媽般『硬頸』,從小就覺得只靠屋企的人很沒用,所以我沒有靠屋企關係入名牌大學,找工作也不用爸爸寫介紹信,是自己面試考入倫敦EY(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我覺得如果沒有這些經歷,我就學不懂珍惜。至於是否要超越爹哋,我覺得我們行的路不同,他有錢不代表我有錢,我還是要靠自己。」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我是正義代

如今她回到家族公司幫手,取得一定成績,又大搞慈善和創業,她多次提到的Smile With Us HK,是她在2017年初和友人成立、以年輕人為主的慈善組織,希望散布正能量,創立一年,義工人數已達1,600人。「傳統的慈善機構已經發展得很成熟,我們便想幫助一些他們幫不到的人,填補空隙。參加我們義工的人,通常都會說做善事其實也是幫自己,是double effect。例如有次我們替一個單親媽媽裝修,一班義工幫她鋪木板、髹牆、搬東西,完成後義工們都說很開心,明明下班已經很累,但幫人搬完屋反而整個人更放鬆,更有能量。」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香港社會充斥負能量是事實,為何要由她站出來改變現狀?這,跟她的個性有關。網上看5月9日出生的金牛座,「天生有份捍衞公平的正義感」,聽畢,她立即點頭笑說:「JW常說我是『正義小超人』呢!有件事上過報紙的,那時我十來歲,某晚跟一個女性朋友出夜街,在百德新街看見有一對男女吵架,那男的很兇,不斷叫罵,手執剪刀,扯着女生的頭髮,把她的頭撞在地上。那時很晚,街上沒行人,店舖都關門了,正常人看到都想逃,加上我們都是十來歲的女生,但我卻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跑去前面指着那男人說:『你別再打了!我已報警!』當時我的朋友已怕得在後退!」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後來那男的真的掉頭走了,留下那女生,我們便給她遞上紙巾,待警察來了便回家。回到家我跟媽媽交代這件事,我媽也是很有正義感的人,便說『搞錯啊打女人!』附近聽到的人立即說我們是否傻的?!當時只得兩個弱質女流,報完警都可以立即走啊!」事發後數天,有記者致電問她是否當事人,整件事才真相大白。

封面故事, 何超蓮, 貼地, 千金

洗不掉的標籤

和超蓮聊到太陽都快下山了,感覺在和好姊妹聊天,沒隔閡、沒掩飾。我說,她感覺真的很貼地,她又笑瞇瞇了,說:「我又不是讀國際學校,當年是讀聖心書院的,結交的朋友都是一般人,逛街會去旺角、銅鑼灣,我想這就是貼地的原因。」不過無論如何,「富二代」都是洗不掉的標籤。「很多人覺得我們是人生勝利組,其實只是大家不明白富二代的擔子有多重,每個人處於不同位置都有不同壓力,正如我會覺得不用常常被人望住,能每天輕鬆返工放工、拍拖,也會很羨慕;說白點是我看你好,你看我好。」

那麼,如果有人當面說她是「離地富二代」,她會怎回應?「我不會回應,他是應該這樣說我的。」這麼豁達?「我媽常說,出生在這個家庭是『原罪』,別人這樣想很合理。我會覺得,做人不能只為了別人目光,更重要是自己怎看自己、有甚麼目標要達成,別人怎樣說你也沒辦法,沒可能要全世界都喜歡你的。」此刻,太陽終於下山了,和「最貼地千金」的聊天也來到尾聲。貼地,其實也代表親和,很易令人感到溫暖。但願超蓮能一直貼地下去,繼續為我們帶來正能量。

原文請參閱《ELLE》香港版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