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 ELLE MEN, 封面, 專訪, 盧海鵬

Photo credit: Daisy Chen (FAAB Studio)

張敬軒談音樂說生活訴人生是一場樂事,若是不設時限,確可促膝長談直至達旦。他的一舉一動,都像是在思考着些甚麼、揣摩着甚麼,你在問,他專注在他的世界作答。

「以前是我喜歡這個歌手所以我去追星,但現在是,我是喜歡你的,但若想我買你的大碟,你便來迎合我口味吧。」但同時又帶出一個很實際的問題,今天歌手做一隻甚麼歌,誰來作主?現實是他早前去漂了一頭白髮,也被粉絲留言要求染回。本來職責是娛樂大眾,但究竟原地踏步好,還是跳出框框?在今天互動的「新需求定律」,是誰說了算?

styling & direction: Samuel Lee / hair: Aaron@HAIR CULTURE / makeup: Cyrus Lee / assistant: Jim Chan / Special thanks to Growth Ring & Supply Limited for the bar stool

張敬軒, ELLE MEN, 封面, 專訪, 盧海鵬

不流於只滿足聽眾

「出道13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但明白到某些工作模式和曲種易獲成功,於是一直在做,久而久之進了comfort zone,現在是談如何做出新的突破的時候,也是這一年給自己的功課。」喜歡軒仔的是還是他的態度。多年來他不叫一抹清泉,也至少不斷專心地做「自己的音樂」。

張敬軒, ELLE MEN, 封面, 專訪, 盧海鵬

吃虧中學懂不表態

不得不提,近年軒仔從沒有怯於表達自己看法,那些稍為出位、富爭議性的話題, 在這個網絡發達年代,隨時萬箭穿心,這點他體會至深,但他明顯沒有特別妥協。

「公眾行業很難完全忠於自己,只可說盡量。但比起以前,無可否認更難,很多人會問為甚麼這個年代沒了Leslie沒了王菲沒了Anita等藝人呢?因為社會風氣不一樣了。那個年代觀眾就像一個海綿,只要artist穿衣服給我看,我就模仿,當年沒有太多資訊,沒有太多選擇,所以以前的人學時裝就是看Deanie姐穿衣,看梅姐穿衣。但像早前我漂白了頭髮,fans會立即有反應,說『不好看啊』、『你快點給我染回來』等。供求關係很赤裸,以前是我喜歡這個人所以我去追, 但現在是,我是喜歡你的,但若想我買你的大碟,你便來迎合我口味吧。」

張敬軒, ELLE MEN, 封面, 專訪, 盧海鵬

訪問另一個驚喜點是軒仔最想做到的目標藝人,竟是盧海鵬。和最初所估計的陳百強、張國榮的確有點落差。

「我經常覺得《ELLE MEN》應該拍一期封面是鵬哥,因為他很好拍,可塑性很高,那種眼神、那種歷練,我們怎樣chok也學不來。而且他的carefree是來自他的經歷,他live講粗口試咪也沒所謂,但我們不行。因為他說出來是人生態度,我們說的是錯誤示範,做多20年也未必有這樣的修為。譬如我有一隻歌叫《靈魂相認》,他來客串mv,也有頗多對白的,殊不知他看了幾句便說:『哎,嚟啦。』但是我們還在打燈,於是我便拿了一杯奶茶,然後叫鵬哥喝杯奶茶吃個蛋撻先。他吃完後仍未打好燈,於是他又問候一兩句。一roll機,跟他接了幾句,但我忘了台詞,然後NG。之後中段他不斷提醒我,我才發現原來他在短短的時間裡已經把他、我和旁邊的演員的台詞都背好了,很厲害!我把他當作偶像,是因為希望自己的專業有一天能夠達到盧海鵬的層次。」

張敬軒, ELLE MEN, 封面, 專訪, 盧海鵬

詳細內容,請參閱一月號《ELLE MEN》。

0

Shares

Text by Don Lui / edited by Lap Wong / web edit by Nith Chan
Photo credit: Daisy Chen (FAAB Studio)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