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Photo credit: Benjamin Kanarek

世人對法國,總是有太多想像。浪漫的、時尚的、文藝的、典雅的,但凡與法國沾上邊的東西,彷彿都抹上一層金箔。桂綸鎂身上,卻看不到金箔。也許對她來說,法國從來不是一場想像,也不用刻意想像;她曾在這裡留學一年,往後又經常受邀回去看時裝騷,法國根本是她塑造自我的蝶蛹;待破蛹而出後,與許多法國人一樣,她成為了最真實的人。

本以為,這次封面拍攝會一波三折。原本用作拍攝的酒店,因為伊朗總統臨時來訪而閉門謝客,我們只好轉換場地,後來乾脆決定到街上取景。幸好,我們拍的人叫桂綸鎂

1月的巴黎,天下着毛毛細雨,空氣是冷冽的,穿着薄衣的小鎂沒有半句怨言,努力配合攝影師擺各種pose;為了拍出一份輕盈感,穿着斗零踭高跟鞋的她跳來跳去,腳下是一片濕漉漉的馬路,看得我們心驚膽跳。

Photo direction : Benjamin Kanarek &  Fréd érique Renaut  / Photo assistants Matthieu Joffres & Kseniya Piatrova / Stylist : Winnie Wan / Assistant stylis t:  June Chow / Stylist assistant : Maroua Haouas / Hair : Sam Lo@Orient 4 / Makeup : Mei Yao

Special thanks to the SHANGRI-LA HOTEL PARIS.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同熱愛這片土地

這一位台灣女子,混入Avenue d’lena的人潮裡,絲毫沒有違和感。甚至乎有途人被她的氣質吸引,拿出手機拍照。其實桂綸鎂法國,就像一對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小時候她想當外交官,高中畢業後考入淡江大學法文系,2004年,她19歲的時候,以交流生的身份在法國里昂第三大學進修。「那時我用學生的方式認識法國,感覺比較貼近一般民眾,消費狀態就是能省則省,未到過一間精品店,沒去過一間高級餐廳,用最少的錢在法國過了一年。省下來的錢,統統用來到處旅行。」小鎂用輕柔的聲線,回憶起往事。

她憶述,在法國留學的生活是艱苦的。因為語言不通,她常被人掛電話、被人兇;初時她完全不會烹飪,只能每天吃法國麵包,慢慢甚麼都學會煮,回台灣後卻又統統忘記;非常怕冷的她,遇上法國非常寒冷的冬天,連自己都忘了是怎麼熬過來。然而,能夠用平常人的角度欣賞法國,她發現了另一種美。「就是你可以去看很多博物館,知道法國有很豐富的歷史,還有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傳統,產生出來的美,並不是我之後感受到巴黎那種浪漫。」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照此說法,香港就更加是「文化沙漠」了。君不見皇后碼頭、何東花園等已被清拆殆盡,舊水警總部、和昌大押則要依賴商業發展才得以生存。對此,小鎂不敢苟同。「其實文化包含很多東西,音樂、語言也是文化;你們的美食,廣東話也是獨有文化。我只覺得,這個地方還有很多有待大家摸索的東西,文化其實無處不在。」話雖如此,但怎樣令人對文化更加重視?她認真思考一會,道:「首先是要對自己出生的地方有更多認識,只要能夠建立對土地的歸屬感與認同感,繼而到熱愛你出生的地方,那你自然會保護這裡發生的一切。」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一紙婚書更不安全

能夠有此體會,不單因為她曾以平常人的身份活在法國,還因為她之後用另一身份認識法國的另一面。「因為時裝周邀請,我可以住很好的酒店,吃好吃的餐廳,那時開始認識巴黎的另一個樣貌,可以看到最繁華的巴黎是甚麼樣子,發覺用這個生活水平在巴黎過活,真的很浪漫——你的每天生活步調很慢,可以很優閒地在酒館裡喝一杯酒,而且法國人很知道要放慢自己的腳步,真的非常舒服。」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法國是世界有名的時尚國度,但她的fashion sense卻要到入行之時才得以啟蒙。「那時結識到台灣很有名的造型師方綺倫,她是我的啟蒙,帶我認識很多有意思的設計師,比如Martin Margiela,他的作品令我大開眼界;又例如川久保玲、Rick Owens等。」帶着這份時尚觸覺,她回到法國看時裝騷,每次都十分興奮。「時尚,是在石子路上,在百姓生活裡的。我可能會目不轉睛地被一位剛騎腳踏車經 過我眼前的先生吸引,只因為他打扮的太美好,可能在café裡看見一位自在的女性而忘了自己手中的咖啡⋯⋯時尚周是這些設計師對生活和想像的體現集錦。每 次看show,你都可以稍稍感覺這個設計師對世界的想像。」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法國刺激了她的時尚感,那愛情運呢?在這個浪漫國度,呼吸都有戀愛氣味,尤其聽說法國的男人很浪漫呢⋯⋯「沒有啦!」她打斷我的話,「當年去的時候,在他們眼裡我就像一個16歲的小朋友。雖然那時我已經是大學生,但在他們眼裡東方人的年紀好像永遠都很小,我也沒有甚麼興趣談戀愛,因為生活本身要應付的狀況 就很多。」

媒體經常報道她「好事近」,但每次都只聞樓梯響,她卻在不同訪問中強調「結婚不比愛情重要」。聽到這,她緩緩點頭。「如果一段關係可以一直保有戀愛時期的互相尊重、欣賞、無話不談⋯⋯若能夠這樣一輩子,結婚好像不重要。我尤其不相信『時間表』,幾多歲了就該結婚甚麼的,好像只為了趕進度。」但也不要忘記,很多人是求那份隨婚書附送的安全感。「我能理解別人有這種想法,但我反而覺得如果要靠一張紙去建立安全感,反而是最不安全的一件事情(笑)。而若果你內心一直對一個人是篤定的,你就從來不需要一紙合約,這會更踏實。」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不想被一張臉束縛

我不認識小時候的桂綸鎂,不知道她年輕時看法是否已經這麼透徹。想起白先勇曾回憶留學芝加哥的歲月,寫道:「黃庭堅的詞:『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不必十年,一年已足。」原來對小鎂來說,留學法國的一年,也是一次對心靈的洗練。「那一年給我的衝擊其實很大。我們很少問自己是誰、想要甚麼、想成為甚麼人,只是跟着家人和社會給你的期待,為了符合它們,忘了自己是誰。到了法國後,我發現當地人從小就很有自我意識,很年輕時就知道將來要念甚麼書,也很懂得平衡生活和工作。所以當我回來台灣後,開始想自己要變成怎樣的人,想要過怎樣的生活。」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其實在她留學法國之前,2002年時她已被導演易智言發掘演出《藍色大門》。留學回來後,她對演藝之路更加堅定,入行14年來,演過20多部影視作品,《不能說的秘密》的路小雨、《男朋友。女朋友》的林美寶、《白日焰火》的吳志貞⋯⋯每個用心、用力演的角色,皆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不過,比起在法國生活的自由自在,演員生涯難免會多了掣肘。小鎂說,她是一個「沒法被任何人或制度綁住的人」,但對於「演員失去自由」這說法,她帶點輕描淡寫。「我熱愛演戲,在表演的當下獲得非常多快樂,相較之下犧牲一點東西本來就公平。至於有人覺得失去自由,我倒覺得其實是可以選擇的,我還是可以大大方方走在路上,去吃小食攤、坐地鐵,還是可以正常生活;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被綁住,在意別人的眼光。雖然藝人的臉就像有個符號,別人看到就會有反應,但我也希望不要被這張臉束縛着。」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這令我記起年初有則報道,台灣藝文界在台北車站為露宿者當義工,眼利的記者發現小鎂戴上毛帽和眼鏡,還用圍巾遮住半邊臉,混在其他義工裡低調地掃地。她坦言,這則報道令她蠻有壓力的。「我覺得只要你有心幫助社會,你就去做,而非因為我是桂綸鎂就必須被報道。有時候我還是希望默默作一些事情,沒有特別希望高調。 」但作為公眾人物,不是應該站出來鼓勵更多人做好事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選擇在一個公開場合做這件事。」她的聲線依舊溫婉,語氣卻無比堅定。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短髮也有女人味

不把自己當作美女,也就是少了包袱。看她入行以來一頭標誌性的短髮,就是最好證明。「我曾經留過長髮,只覺得非常麻煩。留短髮,純粹覺得爽快,整理起來也舒服方便。」不怕別人說你沒女人味嗎?「我不覺得短髮很不女性化。女性的樣貌有很多種,別人說『一個人至少有五個面相』,女人就更多張臉,所以短髮也是可以很有女人味的。」

女人除了重視頭髮,皮膚也十分關心,小鎂亦一樣。「補濕對我的皮膚很重要,就是多喝水,補濕的產品要經常使用。飲食也要重視,因為會立即反映在皮膚上,就是平常盡量吃得健康、清淡一點,若偶爾放縱,吃一點辣的都沒有問題。在我來說,若多吃了油炸或辣的東西,臉上就會出痘痘。」至於美白,她說並不關心。「我的的皮膚不算白,就是平常的膚色,這也是我想要的,不會特別一定要讓皮膚很白。反而防曬很重要,一定要預防陽光對皮膚造成的傷害。」

桂綸鎂, 訪問, 法國, 封面

去年小鎂花了四個月時間到不同國家旅行,平常她亦要經常坐飛機出埠工作。她說,在飛機上一定要多喝水。「不能因為害怕要經常去洗手間就不喝水,一定要盡量補充水分,當然亦要多塗補濕產品。而且我們出生在南方城市嘛,有時候去到北面的國家或城市,很明顯你會看到皮膚很乾燥的。」在這四個月的旅行中,小鎂不只休息身心,也讓皮膚休息,整個旅程都沒有化妝。「其實工作以外平常的我是完全不會上妝的。這算是我其中一個保養皮膚的方式,多讓皮膚呼吸,尤其平日我用得比較多油性的補濕產品,所以一有機會,便希望讓皮膚處於最自然的狀態。」

足本內容,請參閱《ELLE》五月號。

0

Shares

Text by Ode Sung
Photo credit: Benjamin Kanarek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