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朱千雪、岑杏賢:「無論我做甚麼,她最後都會支持我的決定。 」
Photo Credit: STEVEN CHEUNG; Instagram

娛樂圈中有不少的閨密姊妹花,其中朱千雪(Tracy)與岑杏賢(Jennifer) 由一同參選港姐以來,互相陪伴着一起經歷及成長, 更雙雙有「高學歷女神」的稱號。雖然她們笑稱兩人由性格、生活態度甚至衣着打扮都完全相反,但或許她們的「不合拍」,正正就是她們越來越親密的原因。而Tracy與青梅竹馬的男友Justin結婚後,由高學歷女神升格成為高學歷人妻,身份改變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對「最不合拍的閨密」關係依舊不會變。 

Stylist KYLE WU; hair JUN CHOY at HH HAIR.NAIL; makeup CHLOE YU; wardrobe COS, H&M & Whistles; coordination KELLY LAI. 

訪問當天距離Tracy結婚的大日子不足一個月

訪問當天距離Tracy結婚的大日子不足一個月,雖然這份喜悅早已在她的笑容上感受得到,但她與Jennifer都有着姊妹們的絕佳默契,對「結婚」這兩個字絕口不提。這與她們入行以來的低調作風當然有關係,從對談中,更可感受到她們有着同一個想法,希望將人生的不同大事清楚劃分,將碩士畢業生、演員和家庭生活清楚分開,以不同的身份感受生活,過着更貼地、眼界更不一樣的生活。 

ELLE:你們是如何由參選港姐的競爭對手變成朋友?

ELLE :你們是如何由參選港姐的競爭對手變成朋友 ?
朱千雪: 因我們性格都不是太有競爭性,心態都屬於「玩玩下」,參選其實旨在識朋友,而剛剛好我們幾次面試都站在對方旁邊;最關鍵的是去蘇梅島出外景時,我們剛好是一 個小隊,因為輸掉遊戲被罰留在荒島一晚,有曾經共患難的感覺。 

ELLE:對方做過甚麼事,讓你認定她就是最親厚的閨密?

ELLE :對方做過甚麼事,讓你認定她就是最親厚的閨密

朱千雪: 我們的相處方式一直都很舒服,因為入行後我們所經歷的很相似,一起開劇、一起出活動,之後自然會找她去商量大小事,漸漸產生依賴性,不論是公事私事,甚至是從新聞看到無聊、搞笑的故事,都會立即分享給她。 

ELLE:由相識到現在,有曾經觸及對方的底線嗎?

ELLE :由相識到現在,有曾經觸及對方的底線嗎

朱千雪: 我們一開始說明自己的底線在哪裡,例如她知道我討厭被人已讀不回,所以她就算多忙都會簡單覆一句,或者一個emoji。其實她對很多事情也非常無所謂的人,反而是我有時會有所謂,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遷就我。

岑杏賢: 做朋友需要經營、要付出,更要互相尊重,我們不會因為相識七年就不會去避忌,或自己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如她上一次遷就過我,今次就到我去就她,大家都很努力去維繫這段關係。 

ELLE:你們作為好姊妹,會有着相似的性格和想法嗎?

一凹一凸的互補

ELLE :你們作為好姊妹,會有着相似的性格和想法嗎 ?

岑杏賢: 人人都以為Tracy是個大無畏的傻大姐,但其實她理性卻又很驚青,反而我就是感性又堅強的一個。 

朱千雪: 我們喜歡的事、食物、甚至所看的劇集、電影、眼光全部都相反,甚至最基本的黑白色,我們的選擇都不會一 樣,可能我們的默契就在於「無一樣嘢相同」,這個就是多年來我們的相處方式。

ELLE:朋友間總會有一個是聆聽者角色,你們之間是如何分配的?

ELLE :朋友間總會有一個是聆聽者角色,你們之間是如何 分配的

朱千雪: 大部分時間都是由Jennifer充當聆聽者,可能有時意見不同我會激動,但我之後會反思,或再send個訊息去和好,而她最好的地方是,無論我做甚麼,她最後都會支持我的決定。 

ELLE:你們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如何找到兩人的共通點?

ELLE :你們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如何找到兩人的共通點

朱千雪: 真正的姊妹就是大家雖然有不同的意見,但都會互相遷就大家,例如今日我想唱卡拉 OK,她會陪我去,但明日她想看戲,就換成陪她去;而不是我喜歡行山,就要她日日陪我去行山。朋友就是要磨合,才可從對方身上經歷,學到更多。 

岑杏賢: 我們很獨立,而能夠成為密友在於我們不會刻意要求大家做相同的事,反而有時口味不一樣,相處更舒服。 

ELLE:因為分別完成了碩士課程,你們怎樣看高學歷女神這個稱號?

高學歷加持?

ELLE :因為分別完成了碩士課程,你們怎樣看高學歷女神這個稱號

朱千雪: 高學歷不代表聰明、醒目,只不過是我們的人生經歷中,讀書佔了其中一大部分,但這絕對不能界定一個人的性格。或許我們都是比較好學的人,當 Jennifer碩士畢業當日,我出席她的畢業禮時,會希望自己也有一日都能穿上畢業袍,變成她出席我的畢業禮。

ELLE:不斷進修和學習,能給你們發展出更多的未來可能性,或是對演藝的發展有幫助嗎?

ELLE :不斷進修和學習,能給你們發展出更多的未來可能性,或是對演藝的發展有幫助嗎

岑杏賢: 學歷與幕前其實並無關聯或衝突,反而能令自己更懂得去分配時間,學懂去堅持。 

朱千雪: 讀書都可以keep us grounded ,因同一時間要做幾件事,會令自己懂得抽離,讀書時就不是一個artist,重拾學生身份,便會知道一個學生應該想甚麼,又或者令我們的價值觀平衡,亦會貼地一點,而我們之間也可分享幕前工作以外的事,不會只是單單圍繞着演藝工作。 

ELLE:碩士畢業、結婚和置業做業主,對於Tracy來說,今年是否最特別的一年?

陪伴成長的另一半

ELLE :碩士畢業、結婚和置業做業主,對於 Tracy 來說,今年是否最特別的一年

朱千雪: 其實一直都是在計劃以內,我想30歲前讀完Master、擁有自己的家,於是我就跟足自己定好的目標,為自己定 好一個終點,而過程容許自己有空間自由發揮,這樣做人 好像會開心一點。

岑杏賢: 我反而不會像她一樣,要訂好30歲成家、50歲退休,因為我會不會有50歲,其實無人能預計,人生總是有太多變數。我自己比較享受過程,只要每日懂得感恩,跟着自己的興趣走,就會行到想行的路。 

ELLE:知道Tracy決定要結婚等等人生大事時,Jennifer的反應是?

ELLE :知道 Tracy 決定要結婚等等人生大事時, Jennifer 的反應是

朱千雪: 她好冷靜,因為多年來她一直陪着我,知道事情的進展,當然不會有太大反應;就好像我要買車,在看車的過程中其實她都一直陪着我,所以當我有最終決定時,她只會覺得很合理。 

岑杏賢: 其實多年來我一早知道她會有甚麼計劃,又或者計劃發展的進度,所以當她一步一步踏入人生大事時,我都一直陪着她走,如果突然間我的反應很激動,或好像韓劇的閨密一樣尖叫的話,也太奇怪了吧! 

ELLE:早前Tracy的訂婚照由Jennifer操刀,為何會有這樣的安排?

ELLE :早前 Tracy 的訂婚照由 Jennifer 操刀,為何會有這樣的安排

朱千雪: Jennifer一直都喜歡替人拍照,而我又覺得她平日將我拍得不錯,加上她又不介意充當攝影師,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找她拍照,更有意義。

ELLE:身份改變,對你們的關係有否影響?

ELLE :身份改變,對你們的關係有否影響

朱千雪: 絕對不會,因為我們的關係或友誼,絕對不是因為我們的身份,也不限於是否一起工作,或者能否日日見面,只要知道對方會在你有需要時陪着你,其實就已經很足夠。 

岑杏賢: 我們不需要每日見面,我知道你不找我即代表你無事,但當你找我時,我就一定會出現,這樣就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