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宰 鄭雨盛:有一種男人的浪漫
Photo Credit: VINCENT MA

《與神同行》的李政宰及《阿修羅》的鄭雨盛,不但是一級型男,更是影帝級人馬。在人群中,兩人都散發令人離不開視線的穩重魅力,當近距離接觸,更會被他們笑容可掬的親切感迷倒,帥氣又鬼馬!這對相識超過廿載的好友,更合作開設經理人公司,每星期可見足七天,默契早已比親兄弟還要好!

李政宰與鄭雨盛

李政宰與鄭雨盛早前出席護膚品牌La Prairie與Art Basel Hong Kong 合作的活動,難得現身香港,《 ELLE 》抓緊機會與他們談一席話。

ELLE:今次來香港出席Art Basel活動,你們帶着怎樣的心情看展覽?想順道遊歷香港嗎? 

鄭雨盛: 對我來說很有趣,可在Art Basel一次過欣賞到很多藝術品,而今次與李政宰一同來港,更具意義。香港是個很特別的城市,希望可經常到訪,今次如願以償。 

李政宰: 我並不常來香港,但想每年至少來一次,每次來都覺得香港很有活力很刺激,今次來港因行程緊密,也沒有太多時間去逛逛了。 

ELLE:你們喜歡欣賞哪類型的藝術品?會到世界各地看嗎? 

鄭雨盛: 我沒有特別喜歡某一類型,無論是畫作或雕塑,最重要是作品能帶給我的啟發,當我欣賞藝術品時,我在乎有多少的想像空間,以及與作品的溝通。我覺得藝術品能填補我的內心,所以我重視它能發放出怎樣的能量。

李政宰: 我欣賞藝術,但不算很懂得,也沒有特別喜歡某一個藝術家,正如別人問我有沒有特別喜歡某個電影導演,我也覺很難回答一樣。 

ELLE:說回事業,英俊的外形會限制了你們的角色類型嗎?介意醜化自己投入角色? 

鄭雨盛: 有限制的,有時人們會因我的外形定義我,並有相對的要求,但我的責任是喚醒演員的極限,我認為無論我的外表如何,想方法表達角色的思想及哲學,是比外表更重要的事情。我嘗試將角色演繹為有血有肉的一個人,並嘗試不同角色。

李政宰: 我外形不算英俊吧!(笑)所以也不覺會限制了我演的角色,慶幸我可以不被這方面影響,沒有局限,我從未演過歇斯底里的角色,可能將來有機會挑戰吧。 

ELLE:演藝事業上獲獎無數,你們是公認的實力派,

ELLE:演藝事業上獲獎無數,你們是公認的實力派,你覺得哪部電影是你的代表作 ?
鄭雨盛 : 分不同階段,在我20多歲時,會是《Beat》、 《日出城市》; 30多歲時是 《我腦海中的橡皮擦》、《神偷‧獵人‧斷指客》;而40歲後則是《阿修 羅》,實在很難去選一套,我很幸運,可在不同年齡階段參演不同作品。 

李政宰: 我認為其中一套代表作是《觸不到的一夜情》 (The Young Man),最能代表我,是1994年作品,由裴昶浩導演執導。 

ELLE:你們早前成立了經理人公司,成為老闆,當初為甚麼會有這構思? 

鄭雨盛:外界看來我們是商業上的夥伴,但作為演員,我們也想將經驗分享給其他演員,我們不是從經營生意的角度出發,而是為加強演員之間的連繫。李政宰與我多年前已構思成立經理人公司,但現在才成立了第二年,起步較遲,但在我們累積了更多經 驗才開始,這是最恰當及完美的時機。

李政宰: 一同成立公司後,比起經營生意我們有更多時間在討論工作,我們會分享喜歡的電影、如何演繹角色,甚至是作為演員對未來的擔憂,直至現在,我們也不只為商業目的而運作。 

ELLE:作為眾人的男神,有甚麼keep fit、美容心得可分享? 

鄭雨盛: 我會說是運動!不論任何性別,每個人都應選擇一種合適的運動,以保持身心健康。 

李政宰: 我像其他的男演員一樣,其實沒有太在意護膚,但為了出鏡也會注重基本的化妝,以及堅持運動習慣。 

ELLE:你的新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是驚慄題材

李政宰 首次演驚悚電影

ELLE:你的新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是驚慄題材,參演時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李政宰: 回看我的演藝事業,從沒有演過驚慄題材,所以今次非常享受新嘗試,而今次的導演鄭在詠很有才華及實力,我們合作愉快。 

ELLE:被譽為「最適合演愛情電影的男演員」,你會如何讓自己更投入演愛情戲? 

李政宰: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演過愛情電影,近年韓國也少了很多關於純愛情的戲,我對上一次演都差不多在2000年左右,說不上有甚麼更投入的貼士,每次也是盡力的去演。 

ELLE:你會怎形容鄭雨盛這位好朋友? 

李政宰: 鄭雨盛不只是個會深入思考的人,他擁有很開闊的視野,他對不同事物也有廣大的眼界,他是個溫暖的人,有這麼一顆心去觀察我看不到的事情。 

ELLE:新電影《5時恭候的證人》(Innocent Witness)與金香起合作

鄭雨盛 打破離地感覺

ELLE:新電影《5時恭候的證人》(Innocent Witness)與金香起合作,演辯護律師一角,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鄭雨盛: 有可能觀眾及粉絲都覺得我是遠離現實的人。在《5時恭候的證人》中,我飾演一個與父親一起生活的角色淳鎬,展示正常人的情感世界,特別是當他接近金 香起時。別人認為我遠離現實,要打破這種形象,似乎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尤其是在電影中,我努力避免去懷疑觀眾,只視為一個真正的角色,我也試着欣賞日常生活的珍貴,在拍攝期間,我盡力進入了淳鎬角色,享受他的感覺和他的世界。 

ELLE:你演過不少深情的角色,現實中的你又是否很浪漫的人?你對浪漫的定義? 

鄭雨盛: 浪漫是重要的,在現實生活中,我認為感受到愛、珍惜、維持一個特定的對象,這些情緒能豐富一個人的情感,亦令人生更美好。但我的生活也太忙碌,缺乏這方面的情感。因此我喜歡演浪漫的角色。直到人生終結那天,人們有很多想法,許多感受和許多同情,這可能是對自然的同情,對電影的同情以及與人的互動。我認為浪漫情感的定義是試圖純粹地感受它。 

ELLE:你會怎形容李政宰這位好朋友? 

鄭雨盛: 李政宰似乎是我身邊最積極、刺激的同事、朋友、 人生拍檔,他總是對很多事情感興趣,愛研究感興趣的領域,總是關心表演或電影。對我而言,他的這種態度是如此積極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