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Photo credit: Kaon (R Workshop)

時代變,人物風景都改變,舒淇也不例外。當年她由台灣來香港發展,那份近乎渾然天成的嬌媚,是庸俗的拜金時代裡的一道晨光。廿年過去,快將告別花樣年華的她,已拍了80多部電影,今年便有四部上畫。

在這個如香檳氣泡的浮華世道,她那抹梨渦淺笑依舊,但當初的清澀和純真,早變成端莊和慧黠,好比歲月陳釀,醇美宜人,絕不嗆喉。

Styling: Winnie Wan, Hubert Chen & Kora Hsieh / Assistant stylist: June Chow / Styling assistants: Debby Lam, Kyle Wu & Timothy Lo / Hair: Sev Tsang@Hair Culture / Makeup: Elvi Yang@Diva Beauty / Manicure Sara Yip. Special thanks to HULLETT HOUSE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我曾跟很多不同的演員和導演合作,他們有不同的做事方式,你要用心配合,不能把侯孝賢的一套用在劉偉強身上,也不能用劉偉強的一套放在馮小剛身上。」即是說,其實演戲沒有甚麼法則,最重要是看跟誰合作。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今年她有四部電影上畫,分別是《刺客聶隱娘》、《落跑吧愛情》、《鬼吹燈之尋龍訣》和《剩者為王》。其中《刺客聶隱娘》是跟她「師父」侯孝賢合作,侯孝賢憑此片奪得2015年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舒淇也獲提名該影展的最佳女演員;《落跑吧愛情》則是好友任賢齊執導。

會因為導演不同而厚此薄彼嗎?她說不會。「銀幕上都是出現我的樣子,每一齣戲我都付出心血,每句對白我都認真唸,分別只在於辛苦程度。」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因着電影,她學會做人處世,亦誘發很多關於愛情的想像。她說,比起《刺客聶隱娘》的艱辛,《落跑吧愛情》是一次很舒服的拍攝。「那是一齣比較純粹的小清新文藝片,本來沒甚麼難度,我和任賢齊又是好朋友,加上我之前未到過澎湖,那裡的海鮮很好吃,碧海藍天,就像度假一樣。」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她提起自己跟任賢齊分享的小故事。「有一次我在法國餐廳吃飯,看到一個老爺爺點了兩份餐坐在那裡,還拿起酒杯cheers,彷彿對面真的坐了一個人。於是我好奇問服務生,才知道爺爺的太太在生前的每個星期五都會跟他在這裡約會吃飯。」她禁不住揚起聲線,「肉緊」地說:「我真的覺得太~感~動~了!」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她快踏入40歲的關口,有些道理,不到這個年紀也不會明白,愛情如是,家庭如是。她說,年紀不曾令她有壓力,只因她早看透生老病死是必經階段。「身邊很多長輩,甚至平輩和晚輩,一不小心就走了。這個年紀,遇見的死亡太多,自己也會怕死,所以要克服這想法,和珍惜身邊每一個人。以前不懂這樣想,總喜歡『宅』在家裡,下班回來就玩電玩、玩貓、看DVD、看書,現在會多點約朋友見面,珍惜更多與人相處的時光,因為時間真的不夠用。」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若碰見初入行的自己,會勸誡她嗎?「不會的,我太了解自己。20年前的我,就像現在的年輕人,跟他說甚麼『我吃鹽多過你吃米』,他們只會嫌你煩,哈哈哈。」

ELLE, Cover Story, 封面, 專訪, 舒淇, 電影, 台灣

詳細訪問,請翻閱《ELLE》十月號。

0

Shares

Text by Ode Sung / edited by Nith Chan
Photo credit: Kaon (R Workshop)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