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Photo Credit: Michel Jaune & instagram@lajah

或者在觀眾的印象裡,曾國祥依然是《飛虎出征》裡的「蝦米」,甚或余春嬌的細佬,因為演得實在入型入格。莫論是「鹹濕仔」抑或別人細佬,當時的曾國祥其實處於蟄伏狀態,做演員只是修煉的一部分。一眨眼,他已經是賣座電影《七月與安生》的導演,在金馬頒獎禮與杜琪峯及馮小剛比肩。這齣青春電影甚至在即將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裡獲得12項提名,冠絕全場。一下子,導演曾國祥叫人刮目相看。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小子志氣高

所謂「一眨眼」成為賣座電影導演,純屬觀眾的印象;其實曾國祥現年37歲,已經在電影圈奮鬥了16年。

雖然爸爸是曾志偉,姊姊是曾寶儀,但是曾國祥要當導演,是自己15歲時立下的志向,與家人無關。

從大學社會科學系畢業後,當年21歲的小伙子依然對電影念念不忘,於是便藉由父親介紹,到陳可辛導演旗下工作。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四、五年的歲月裡,他幫手沖咖啡、叫外賣、做資料搜集、跑腿送菲林,後來升級了,可以當——場記!但距離導演夢,還有那麼一大截的距離。他當時到底怎麼想?「我依然覺得自己有朝一天會當上導演呢!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要怕吃苦。」說完,他有點失笑:「年少時總有一股不知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將來會好巴閉,這就是青春嘛,以及青春的可愛之處。當然,成長了就知道根本沒有甚麼巴閉的。」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人人都想做安生,卻都成了七月

後來執導《七月與安生》,乃由陳可辛一手促成。曾國祥用一天時間把安妮寶貝的原著小說看完,翌日就告訴陳可辛他要執導這個。「故事最吸引我的,是七月與安生其實是一個人的兩面。小時候我想做安生,活得灑脫,有性格,義無反顧做自己喜歡的事。現在想做七月,責任心更重,過安穩的生活。」他有感而發,「其實大部分人都想做安生,卻最後都成了七月。」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分別飾演安生和七月的周冬雨及馬思純,破天荒一起獲封金馬影后。對此曾國祥本人並不邀功,但實際上,他在挑選及塑造演員上有很大功勞。「看完周冬雨在《山楂樹之戀》的演出,覺得她楚楚可憐,弱質纖纖,原本打算安排她演七月;然後又看到馬思純在《左耳》裡飾演反叛的吧女,本想找她演安生。怎料跟她們傾談後,發現周冬雨是很堅強的女生,挺鬼馬的,頗男仔頭;馬思純說話極有條理,顯得非常有文化修養,於是我們把原本的設定對調,並根據演員本身微調劇本。」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曾志偉:《七》是誠意之作

很明顯,拍完這齣戲,曾國祥更上一層樓。那麼爸爸有表示老懷安慰嗎?「爸爸說,這些女人戲不是他那杯茶,但認同是一齣誠意之作,拍得很好。他最安慰是我沒有跑去拍藝術電影吧!」曾國祥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條線。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真文青品味

也難怪曾志偉擔心,因為他兒子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文青。曾國祥分享他的電影品味:「一直以來,影響我的導演有很多,但如果只能講一個,我始終會揀王家衞。我愛上電影始於1990年代,正值他最活躍的時期。他的作品自成一格,與其他香港導演不一樣。小時候總喜歡與別不同,覺得這樣才夠型!後來聽人說他深受歐洲導演啟發,感染我去看很多歐洲電影。」

 除了王家衞,他喜歡的導演還有岩井俊二、P.T. Anderson、WoodyAllen、Ingmar Bergman與奇斯洛夫斯基。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這位真文青談起閱讀,更是滔滔不絕。「我的閱讀習慣始自15、16歲,起初看英文書,後來想讀點中國文學,於是開始看很多文化人推介的『祖師奶奶』(張愛玲)。」他喜歡的華文作家,還有余華。「他筆下的小人物,若換了另一個心地不好的作家操刀,肯定會變得刻薄和討厭。余華卻令他們變得很可愛。」他繼續唸唸有詞:「這是為甚麼我偏愛歐洲電影多於美國的,美國電影故事感強,人物黑白分明,歐洲電影的角色則偏向灰色,其實人性就是這樣,沒有100%的好或100%的壞。」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妥協不是壞事」

在他以前的世界裡,只有藝術片,看輕商業片,現在豁然開朗,發現拍一齣好的商業片比藝術片更難。「藝術片是個人作者論,商業片要兼顧和計算的東西較多,是一個學問。今天的我不會再藐商業片,反而想動手拍。」

曾國祥, 七月與安生, 曾志偉, 周冬雨, 馬思純, 香港電影金像獎, 導演

走這一條路,需要妥協?他點點頭。「比如《戀人絮語》的海報,其實並非我喜歡的。你知道,新導演都很在意海報。拍完戲,將海報掛在office,何其重要!但我要學會了解市場口味,弄得太artistic,無人入場,始終是一種傷害。拍電影不只是導演的事,各方都有付出。妥協不一定是壞事。拍《七月與安生》最重要的一課,是我學會放下執着,毋須大家事事聽我講。我要把大家最優秀的東西收集起來,變成大家的製成品。」

足本內容請留意《ELLE》香港版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