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蓮:斜槓千金
Photo Credit: MATT HUI

近年「斜槓族群」(slasher)興起,連千金、名媛也「斜槓化」起來,眼前的「何家千金」 何超蓮也是最好例子——屈指一算就包括時尚界KOL、慈善機構創辦人、牛肉麵店東主、 佛山市政協委員、家族企業的非執行董事……「但縱有幾多個身份、幾多個『斜槓』,還是一個何超蓮!」 她不但願意一力扛起自己的這塊「招牌」,上面的金漆,也得由自己逐筆髹上! 

Stylist KYLE WU; styling assistant LENKA WONG; hair SEV TSANG at HAIR CULTURE; makeup VINCI at VINCIWINKI; coordination KAREN WOO & ODE SUNG. Special thanks to ROSEWOOD HONG KONG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在多個「身份」之間,何超蓮最「瞓身」投入的

在多個「身份」之間,何超蓮最「瞓身」投入的還是由她創立的慈善機構Smile with us HK「一起微 笑」。「一起微笑」成立了不足兩年,由最初到深水埗派飯盒; 在港島區派鮮花、派波板糖; 到颱風「山竹」後自發組織義工前往「重災區」杏花邨協助清理垃圾; 再「入正題」為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創立童心微笑基金籌款,以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基層家庭。去年又義賣福袋以支持致力推廣和實踐手語及口語共融理念的「語橋社資」。早前超蓮親自帶領一班「一起微笑」的義工們「笑」出香港,前赴貴州晴隆進行探訪活動。今次更是「一起微笑」首次自行組織、籌劃的內地探訪活動。 

笑出香港

笑出香港
「『明明是Smile with usHK,不是說要為香港注入正能量嗎?為何又會組團去內地探訪呢?』身邊很多人也會有這樣的疑問。但我們的概念是希望通過帶領香港年輕人到內地,可以讓他們觀察、了解內地許多人,特別是小朋友和長者的生活條件仍是很落後甚至惡劣,資源也很匱乏。而通過這些體驗,香港的年輕一代很自然會自省,自己所謂的『煩惱』跟他們比起來是否微不足道呢?面對問題和困難時,是否不用如此的負面、悲觀呢?這是我們組織內地探訪活動的其中一個目的。 

今次往貴州的探訪是第一個

「今次往貴州的探訪是第一個100%由『一起微笑』主導的活動,我們親自設計行程、籌辦的探訪之旅,單是籌備便用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而四日三夜的旅程,單是運輸交通便總用上了差不多近60個小時,而最艱辛的是其中一段路要步行三個多小時,由海拔1,000多米一路走14公里到海拔1,780米的山區學校探訪。但讓我很感動的是義工們完全沒有半句怨言,哪管氣溫驟降,空氣也變得稀薄,但一上到山上,大家都二話不說,沒有多作休息便立刻開始為學校進行一些清潔、油漆修補工作,又分派物資給學生,大家都非常落力。雖然人們都說近年香港的年輕一代沒有責任心,不能倚靠,但這次的經驗讓我看到我所帶領的20多位90後香港年輕人不但富責任感,更有一顆熱心。」 

善用我的高調

善用我的高調

超蓮不只一次分享過最初創辦「一起微笑」時已希望機構能夠有別於傳統的慈善機構,不會集中協助某一類型的弱勢社群,而是把慈善工作做得更有彈性。「因為我最希望Smile with us HK能夠為香港和香港人貫注正能量,所以我不希望予 人感覺我們只協助某個群體或某一撮人,而是當那個地方、 那一群人需要我們,我們便出力幫忙!而經過過去兩年聚焦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以及聾/弱聽兒童兩大主題後,今年『一起微笑』將會集中支援精神病、情緒病患者的需要。 

『一起微笑』在大眾眼中算是一個比較高調的機構,當然很大程度是因為我(笑),所以我們的強項就是利用這些曝光率,去教育大眾如何去正視社會上的這些問題。因此當我們選擇一些受惠或要協助的機構、群體時,都會盡可能選擇一些社會大眾未必有很深入認識,或更需要大眾關注的議題。」

正如超蓮所言,做慈善最重要的就是「叫座力」

正如超蓮所言,做慈善最重要的就是「叫座力」,在社交媒體追隨者眾的超蓮,更難得地可以把這群網絡上的粉絲 「帶回」現實並為社會出力,創立至今不過短短兩年,「一起微笑」已有大約3,000位義工。「大家會覺得年輕人不願意花時間做義務工作,但『一起微笑』能夠有這樣的動員能力,因為我也年輕,機構內眾人都是『同聲同氣』,畢竟有些時候同輩之間的影響力往往比父母、長輩來得大。他們來參與義務工作不只是因為要『交功課』,而是自發性地覺得這件事情很有意義。而我們從來不會很家長式的領導,也經常鼓勵並放手讓義工們參與統籌方面的工作,讓他們學習、承擔更多的責任。」 

要你出力,不是出錢

要你出力,不是出錢

既然是向年輕人「埋手」,「一起微笑」所組織的義務工作也不曾「離地」過。而想不到這位參加慈善舞會、派對多過筆者「吃生菜」的「何家千金」,卻不曾考慮為「一起微笑」舉辦慈善晚會。「我讀會計,同時也是一個很節儉的『金牛座』, 我覺得辦一個慈善舞會,所付出的花費往往超過你所籌得的款項。我倒寧願花心思去構思如何在不需花這大筆經費的情況下,同樣籌到錢和提高大眾的關注度!我不是不贊同慈善舞會這種方法,只是我覺得這不是『一起微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的關注度從來都不在那個『層面』,我的目標是我的同輩和年輕人,辦一個慈善舞會,先不說『買枱』,至少她們也要買條裙,這對年輕人來說不是小的負擔。其實我們的活動只需要你來『參與』,人來到就行了!最重要是你肯出力! 

所以『一起微笑』很少進行公眾募捐活動

「所以『一起微笑』很少進行公眾募捐活動,因為我覺得最需要的其實是大家去付出自己的一分力,慈善不只是捐錢,我覺得反而願意為這個社會付出時間和力量,更加能夠 感染別人,更加能夠『傳愛』。過去兩年,每年『一起微笑』都達到籌募200萬元的『目標』,這其實是我給自己的目標, 絕大部分都是我向不同機構或身邊朋友籌募的,也有部分是我自己的錢。我希望一班年輕人參與『一起微笑』的義務工 作,能夠提升他們對社會和弱勢社群的關注度,而不是從他 們身上『攞錢』。」 

而隨着「一起微笑」最近正式成為NGO,何超蓮表示組 織能夠在管理和運用善款上更有彈性和效率,也可以按不同受助機構的需要提供捐款。 

沒有不能過的「界」

沒有不能過的「界」
雖然這兩年「瞓身」引導「一起微笑」,但絕不等於何超蓮把其他的工作、身份置之不顧,反之無論是因「為食」而 創辦的牛肉麵店到個人Instagram帳號無一不管理、經營得有聲有色,筆者問超蓮是如何一步一步進化成眼前的「斜槓 千金」? 「其實完成學業後仍未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完成經濟學學位後,因為對會計有興趣便跑去讀會計,然後考會計師牌、讀碩士也是一路地順其自然。到後來有朋友知道我鍾意吃,建議我不如創辦自己的飲食事業。但我是那種開始了就絕不會半途而廢的人,一定會堅持下來。慶幸身邊許多人給予我很多的建議和機會,而我也從來沒有給自己定下一些框框。我是一個名媛,但其實沒有人說過名媛不能開牛肉麵店?沒有人說過名媛不能拍《ELLE》封面的?沒有人說過名媛不能做其他東西?為何要給自己設下一個框框呢?既然我那位極能幹的秘書可以把不同工作加到我的時間表之上,不就證明我還能應付得來嗎?

人只活一次,何必要因為懼怕

人只活一次,何必要因為懼怕或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範疇而不做呢?千萬不要覺得自己不能過某條『界』,至少暫時我還覺得自己可以時接受更多的挑戰和新嘗試。」接下來超蓮除了忙於籌備牛肉麵店進軍上海外,她也不排除向「幕前」進發。「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是不抗拒的。但我覺得無論是演戲、唱歌,都需要花時間去學習、去鑽研、去了解,才會做得好。」 

完整內容刊登於《ELLE》香港版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