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專訪!劉青雲 樂活人生

聽見我以「型男」二字來形容他,劉青雲從五官擠出一個問號,回應:「你找錯人了吧。」容我解釋,男人的魅力可以有很多種。這些年來,他將人生最複雜的一面都放到銀幕之上,現實生活中卻不拘小節、活得實在;與太太郭藹明結婚十四年,恩愛如昔,也是另一種完美男人的典範。簡單,但有型。

劉青雲說,他比別人想的還要簡單得多。雖然未到無欲無求,但也相去不遠。像早前於香港金像獎獲得雙提名,旁人都比他更緊張;消極一點的,會說這樣反而分薄票源,積極一點的,則鼓勵他應主動建議投他一票的人把票集中在其中一齣之上。當事人呢?介乎順其自然和愛理不理之間,遇上窮追不捨的好事之徒如我還會淡然回應:「我已獲得雙提名了,你還想我怎樣?」但也難怪身邊友好為他操心——他也不是第一次獲得雙提名。九四年,第一次入圍香港金像獎,便是憑《新不了情》和《七月十四》同時入選最佳男主角獎項;九九年,香港電影金紫荊獎,亦再度以《非常突然》和《暗花》獲提名影帝——兩次皆鎩羽而歸。

沒有失望,反而更樂觀;專心演戲,只愛演戲。他擅長徹底融入角色,當吳彥祖是吳彥祖,阮經天是阮經天,劉青雲卻是Fit佬,是方展博,是朱華標,是陳桂彬梁俊義三腳豹雷大牛。簡單的是性格,複雜的是角色,兩者同樣可遇不可求。

睇片!更多相關片段:

>> 拍攝封面現場花絮

>> 候選影帝的心情?

>> 青雲大談太太的功用?

ELLE專訪!劉青雲 樂活人生

不需理會別人的評價

ELLE Man:你認為「Modern Gentlemen」應具備甚麼條件?

Sean Lau:我覺得首先要開心、樂觀,而且會關懷身邊的人,不在乎自己有多少金錢,擁有多少物質,即使對社會沒有貢獻,起碼不會危害社會。

E.M.:你認為自己的條件附合嗎?

S.L.:我很少評價自己,剛入行的時候我很在意別人如何看我,可能現在成熟了,很多事顯得比較清晰。我不需要理會別人的評價,若要不斷得到其他人的認同,也會活得很辛苦吧。記得拍完《大時代》時,我一直不知道這齣劇是否受歡迎、觀眾是否喜歡,直到某本周刊頒獎給我讚我演得出色,我才知道有人讚賞。任何事總有人給你一個分數,但最重要的是你有自己的看法。

E.M.:從八四年入行,到九四年首次獲金像獎提名,直到○七年才第一次獲得影帝獎項,當中有過緊張、期待,甚至失望的階段嗎?

S.L.:真的沒有,而且那時候一年只有一次頒獎禮,不會常常把獎項掛在口邊,反而太久沒有得獎,到了一個程度會想:是不是不拿獎更好?若一生人有二、三十次提名但從沒有拿過會否更加傳奇?怎料中間便拿了(影帝)。

E.M.:在近年的演出中,哪個角色是自己特別喜歡的?

S.L.:我比較喜歡《奪命金》中的三腳豹。《奪命金》最初是未有完整劇本的,而且拍了很長時間。杜琪峯找我演出的時候我曾猶疑過,要拍三年?我大概沒有辦法連戲吧。所以考慮了好一會。我沒有試過拍一齣戲拍三年,對我來說是個挑戰。

E.M.:而且在拍攝《奪命金》的三年間你還接拍了其他電影。

S.L.:最初我真的只打算拍一齣,然後爾冬陞找我,大家覺得時間可以配合,便拍了第一集《竊聽風雲》,然後又拍了第二集。結果到了《竊聽風雲2》上映的時候我才拍完《奪命金》,中間還到了泰國拍彭發的一部電影。

ELLE專訪!劉青雲 樂活人生

盡量發揮自己所長

E.M.:你以往比較習慣與熟悉的導演合作,首次與彭發合作的感覺如何?

S.L.:他很有趣,有自己獨特的一套理念。一直以來我都有看他的作品,所以有機會合作時,大家都想試試,看看我加上他會有甚麼火花。有些人覺得劉青雲只和相識的人合作,但你叫我與完全不認識的導演合作嗎?又有點困難。我需要時間去理解,我要先看劇本才知道能否做到。

有時候別人覺得很容易演繹的一個角色,對我來說可能有難度,就要多花時間準備。也有種情況是我知道怎樣拍,但要拍就要現在拍,過了下個月就演不了,很難解釋。有點像寫作一樣,靈感來的時候你可以寫寫寫,但忽然間便寫不出來了,思路已轉了台,別人很難理解的。

E.M.:還有其他特別想合作的導演或演員嗎?

S.L.:我沒有特別想與誰合作,而且,很多時候不是你想便會發生,就算真的合作得到,也未必一定是好事。最重要的是,我不會因為和你合作便勤力一點,和他合作便「是但」一點,我不會這樣。所以對我來說沒有分別。

E.M.:有想過往荷里活發展嗎?

S.L.:試過有人找我casting西片,我也想知道參與外國製作是怎樣的,但我不大習慣。首先,你要把英語對白練得很好,包括角色的口音、說話的節奏等,所以便要靠我太太逐個字逐粒音教我背,背得滾瓜爛熟。倒也是有趣的經驗,不過近年已沒有再試。曾經也有人找我演舞台劇,不過我還是想把時間放在電影之上。

E.M.:工作上還有甚麼目標?

S.L.:我不會有特定目標。現今階段,我希望在餘下的日子中發揮自己最大的優勢,做能做的,盡量發揮自己所長。

ELLE專訪!劉青雲 樂活人生

大男人有甚麼問題

E.M.:工作以外,生活上的大小事務是否都交給太太處理?

S.L.:對啊。太太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功用」就是讓我試衫。買衫不難,最難是試,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考驗。她很清楚我的性格,也懂得我的身形、喜好。以前我總是黑白灰,很少穿鮮色的衣服,但其實我知道自己穿鮮色好看,因為我膚色黑。

E.M.:你認為自己大男人嗎?之前太太出席影展時說過她穿露背裝會被你投訴。

S.L.:若果不讓她穿露背裝便代表大男人,那我一定是。但我也不覺得大男人有甚麼問題。我不大理解為何要穿得性感,為了漂亮?若果她喜歡的話便穿吧,我不會禁止,但我會質疑為何會選這件衣服。就連我媽媽也覺得沒有問題,還讚她穿得漂亮,那是我不能理解的。但看其他人穿(露背裝)的時候我當然不介意。

E.M.:與太太是否已經有共識不會生育?

S.L.:對。第一,我覺得沒有必要去追了,追得到也未必好。現今生活大小事情也都okay。有一段時期也想過是否要一個小朋友,沒有下一個決定,但之後便過了這個階段。我相信有小孩對我的影響會很大,我還不知道,但我接受現在的自己。或許幾年後我會很後悔,後悔便後悔吧,不用擔心,後悔也是人生的一種經歷。

E.M.:你近年大約一年只演一部戲,工作與生活的比例對你來說合適嗎?

S.L.:沒有哪種比重是更舒適的,要知道有得選擇是幸福的,我享受這樣,沒有一個準則叫平衡,也可能是因為我本身是一個沒有準則的人。

E.M.:不再演戲的話會做甚麼?

S.L.:我只會演戲,對其他事沒有多大興趣。以前我有想過退休,現在我覺得不會了,我不知道將來有甚麼等着我,但人是必需繼續工作。三十多歲的時候我曾對自己說過,四十五歲便會退休,結果真的差點便退休了,收到一些好劇本也沒有接。吳鎮宇對我說,這就像踢足球,上半場踢完了,你也要中場休息,想想下一場該如何去踢吧,我覺得他形容得很好。老套點說,休息就是為了走更長的路。中場休息過後,青雲明顯地越戰越勇,即使執筆之時仍未公布金像獎結果,他的表現亦早已贏盡圈中人讚賞。若果可以讓他演繹一個真實人物,最適合青雲飾演的,可會是AC米蘭出名下半場表現更佳的斯多夫(Clarence Seedorf)?

0

Shares

Text by Aleu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