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Sammi Cheng, 古天樂Louis Koo

若果將鄭秀文(Sammi)近年拍下的封面照一字排開,應能發現她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也笑得越來越開懷。箇中原因無論是信仰支持也好,是戀情滋潤也好,起碼證明了再幽暗的情緒都會過去。正如她所說,「因為沒有事值得花上時間去不快樂。」道理易懂,但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

踏進影樓,好一段時間沒有見面的Sammi與古天樂(Louis)立即嘻嘻哈哈,互相update對方的近況。雖然只是銀幕上的情侶,但畢竟合作過多次,鏡頭一對焦便能立即投入狀態,流露戀愛感覺,將影樓化為海拔三千八百米的香格里拉。

問Sammi多次與Louis合作,會比與其他男星合作時更有默契嗎?她回應:「其實默契有一部分是天賜,譬如我和華仔一開始拍攝已經很有默契,這種默契是不謀而合的。有些默契卻是累積回來的,我覺得我和古仔的默契是從拍電視劇到拍電影合作了十幾年累積而來的。不單止我自己能感受得到,連電影公司的同事和跟了我十幾年的助手也看得出我和古仔的默契在外形或演戲節奏上都比以前更濃厚。這是歲月累積回來的禮物,我相信我們以後也會有更多的火花出現。」

相隔七年再次合作,除了更有默契之外,最大的分別便是大家都比以前成熟多了。Sammi大讚對方無論是演技、外貌還有思維都比以前更成熟,這次合作猶如重新認識對方一樣。「因為我自己也改變了,我彷彿用了一雙新造的眼睛去看他。我認識的古仔極少表達自己,但當他願意表達,你會看到Mr Cool底下的warmth,我曾笑他:『看你的微博真悶,永遠天文地理、蛇蟲鼠蟻,像豐富的資訊報道和邏輯分析。』哈哈,幸好他沒有嬲我!」

電影《高海拔之戀II》於雲南取景,拍攝時間長達三個月,而且受天氣影響,拍攝期間有很多等待的時間。這種漫長的等待對Sammi而言也是一種考驗。「有時我們需要雪但卻沒有下雪,不需要雪時卻下得很大。在這個過程中看似有許多時間在純粹等待,但其實這亦是一種磨練,磨練自己對事情的堅定、堅信不疑。因為我是一個不懂得放鬆的演員,當我一旦投入戲中的角色,我自己會一直拿捏她的性格和人生。當中也會感到辛苦,因為她的丈夫失蹤了,她的人生不特別快樂,要拿捏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是一種練習。」

另一個考驗是Sammi要暫時停止她的跑步習慣。眾所周知,她熱愛跑步而且運動量驚人,每天於跑步機上跑上六、七公里是等閒事。一旦停下來,除了身體不習慣以外,亦要加倍注意飲食,免得吸取過多熱量,牽一髮動全身。

「因為在香格里拉根本不可能跑步,除非你曾經接受過軍訓。我聽聞受過軍訓的人真的要去空氣稀薄的地方接受極端訓練。我不得不暫停跑步,因此我也必須加倍小心自己的食量。我希望這角色在堅強的外表之中有一種柔弱的感覺。呈現出一個女子活在山頭的柔弱,太肥胖或太舒泰的身形似乎不太適合,所以我也很刻意去訓練自己和把體重減到一個自己有種瘦弱的程度,但在瘦弱中又可以呈現出一種堅強的感覺。在拍攝的那幾個月,不論是在意志或在飲食上也是對自己一個很好的訓練。」

三年沒有接拍電影,Sammi認為這正是時候把內心的成長和儲下來的情感放進角色之中。

鄭秀文Sammi Cheng, 古天樂Louis Koo

經歷了幾年的情緒問題,現在的Sammi 更懂得分配時間。每當「衝」了一段時間就要休息一、兩個星期,至少也要有幾天稍為歇一歇。有時候她不願意停下來,經理人及助手反而會勸她,甚至逼她休息。

「這種關懷的勸告是我需要的,因為我一工作便會忘形,一投入就不懂得停。但有了信仰之後,我很明白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以前工作就是我的生命,但有了宗教信仰之後令我明白balance of life也很重要,你要有工餘時間、要有你的興趣、有適當的朋友,或者要有你的感情世界,以及你的家人,即各方面都要平衡才會在生活裡容得下快樂。」

這幾年多次於公開場合分享當年經歷抑鬱症的心路歷程,幫助了不少受相同問題困擾的人,Sammi覺得自己不算勇敢,只是坦誠。「你們眼中我的勇敢,於我而言反而跟勇氣無關,我能夠坦誠地公開是因為我『選擇了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好與壞。』尤其是壞。先要面對自己,照清自己,才能醫好自己。上帝很厲害,仿似一部照肺機,藉着一場漫長的憂鬱,把我過往的人生和價值觀照清照透,那一刻,我才驚醒我的心靈出了事。追名求利成功了,到頭來卻一點也不快樂,而且越來越不懂得快樂。○七年我才發現快樂的真諦跟身外物無關。心懂得笑,人就隨時隨地快樂。現在的我,很少不快樂。因為沒有事值得花上時間去不快樂。沒憂慮,生命之路,上帝早已預備。」

以前遇到問題,Sammi會以一己之力去承擔,高興也好,難過也好,都會將感情藏於心底,尤其不喜歡讓別人分擔自己的不快樂——但又不懂得怎樣去宣泄這種情緒,逐漸造成抑鬱的問題。「現在,無論我高興或失落的時候都會向神傾訴,快樂的時候會感恩,不快樂的時候會交托。無論快不快樂我都會藉着禱告抒發出來。」

另一個大改變,就是學懂放手。以前她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很喜歡規劃自己的每一步,將時間表掌握於自己手中。「但那一場病讓我明白很多東西。現在我很輕鬆,把每件事都交托給上帝,所以我的計劃就是把所有計劃都交給上帝。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很有紀律的人,但偶然放假、完全不用工作的時候,我也會容許自己把惰性釋放出來。我會讓自己盡情的睡覺、盡情放肆地吃,有時覺得不想去做運動我便不跑。這樣對我來說已是很大的樂趣,當然吃東西更是樂趣之首。」

喜歡吃的Sammi更會上網去搜尋哪間餐廳獲得好評,親身試食。不知道是否包括太平館的牛脷飯?

鄭秀文Sammi Cheng, 古天樂Louis Koo

作為藝人,早習慣被追問私人事,但並不等於藝人有責任每時每刻鉅細無遺的交代每項細節和感受。可以分享的,她會盡量分享,即使感情生活經常被追踪、放大、歪曲;而不願意分享的,她會誠實地選擇不回答。「感情事,一步一腳印,努力學習中,簡直是畢生的功課。」

「於我而言,一段和諧的關係比婚姻來得重要。而且,婚姻於某些人來說不太適合。我自覺是這一類品種。所以,擁有一個生活或生命的伴侶,就已經足夠給予我幸福。我傾向選擇不生育,我的夢想是當上全職義工服務別人和世界、傳福音、撫慰身心靈和代禱——但當然,上帝才是最終決定者。我選擇把愛分給世界需要的人。尤其是老人、孤兒、某些病患及弱勢社群,這些大都被世界邊緣化和遺忘了。」

仍是一位歌手,但着眼點從流行榜轉到社會大眾,Sammi仿似到了另一個境界。最後問她,覺得自己算得上成功嗎?

「那要看你對成功的定義是甚麼。如果是說金錢上的,比我有錢的大有人在;如果說成就,成就比我高的也多不勝數。但我覺得自己成功的地方來自滿足。其實於很多年前已經覺得很滿足,憑着自己的小小力量也可以做到小小的成就,一個中五的畢業生,走到今天能給家人好好的生活,自己可以養活自己之餘又可以做到自己喜歡的工作。而工作上的目標就是在每個工作上做好自己,希望在每個工作上都得到滿足感。我並沒有甚麼值得驕傲,我做到的其實很多人也能夠做到。努力、不放棄、拿出內在的力量,其實每個人都擁有力量,不過我們很容易被自己的惰性或被自己嚇怕,以為自己做不到。不過只要戰勝心裡負面的自己,其實很多事情都能做到,而且還可以做得很好。」

鄭秀文Sammi Cheng, 古天樂Louis Koo

ELLE:情人節有甚麼活動推介?

Sammi:情人節活動推介當然是食啦!有甚麼好得過與你的情人或你身邊所愛的人一同享受美食?

Louis:情人節是個高消費節日,尤其是在香港,所以你會見到各大報章、電視都在宣傳情人節套餐,或教大家如何取悅女友。其實我覺得可以試試到機場即興地買兩張機票,與情人到某個地方玩一天,或者度過一個下午然後回來,製造浪漫驚喜。因為在完全沒有預備、雙方都不知道情人節將會如何度過的情況下找活動,才算得上驚喜。而且不要以為機票很貴,有些地方可以很便宜,不需要去一些很奢華、很遠或特別貴的地方,只要兩人能於一個不是慣常生活的地方過情人節,便會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ELLE:情人節希望收到甚麼禮物?

Sammi:不知道,太久沒有收過⋯⋯數十年沒有收過情人節禮物了,所以也沒有期待,最好就送點真誠給我吧。

Louis:其實我覺得情人節比較服務女性多一點,市面上的推介、準備工夫,都少有惠及男性的,但我覺得送甚麼禮物不是大問題,最重要還是一份心意。有時候未必需要買,可能親手做一份禮物更加窩心,如果女朋友真的親手做一份禮物給我,無論是甚麼禮物我也會感到很高興,不因為價錢、價值,而是因為在這個時候大家真的在甜蜜的愛河之中。

ELLE:收過的情人節禮物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份是甚麼?

Sammi:可能有,不過也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早就已經遺忘,所以當作沒有吧!反而很期待收到和吃有關的情人節禮物,最好買點我最愛的零食,買很靚的牛排,買點我最喜歡的清酒給我吧!

Louis:老實說,我收到過的情人節禮物都是fans送贈的,我自己覺得印象最深的不是禮物而是有時看到他們的留言,真的,看完後會讓我比收到禮物更開心。因為有時候禮物也未必能直接表達到他們的心意,有時可能是他們親手做的心意卡、情人節卡,又或者是網上留言,甚至有些人會作詩、作歌,我反而會覺得這些都是很有趣的禮物。

*更詳盡內容請參閱ELLE 2月號

0

Shares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