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憶蓮 風華盛放

從步入工作室的一刻開始,工作人員的目光一直沒有從林憶蓮(Sandy)的面上離開過。在攝影棚,她問「這角度可以嗎」;在電腦屏幕前,她說「我比較喜歡這一張」 ;在化妝間,「嘴不會太紅吧」,每句句子都是輕輕的,附帶簽名式的親切笑容,溫柔得讓人心神不定。這個三月,憶蓮將再踏紅館演出,一眾樂迷終有機會再次於舞台上見證她的風華盛放。

約憶蓮拍封面照,她很爽快便應承了,教人喜出望外。要理解這種仿如中獎的感覺,先要明白憶蓮從不隨意接受訪問,每年為雜誌拍攝封面照亦不多,即使在演唱會的宣傳期也不例外。曝光率向來不是Sandy宣傳自己的籌碼,甚至連她也笑說自己是個「娛樂圈邊緣人」,沒有新聞價值,也不懂得如何去「做新聞」。工作以外的事,不需要對陌生人交代——誰都知道的邏輯,在娛樂圈卻從來不管用,能明哲保身公私分明的歌手藝人更寥寥可數。

Sandy私生活保密到家,訪問也甚少談及家人。所以去年看到她以個人名義於微博和facebook發布自己的消息時,差點以為有人借她之名發布假資料。她解釋說:「其實我覺得微博和facebook與保護自己的私人生活是兩回事。公不公開自己的生活取決於自己發布甚麼,而我只是分享一些我覺得有趣的東西給朋友罷。其實我也不是常常發布新消息,但通過facebook,我的確重新聯絡上一些來自不同地方的舊友,有些更是失去聯絡已久的,所以從這方面看真的很方便。」

Sandy偶爾會上網看歌迷給自己的留言,和關於自己的報道,空閒的時候也會從網絡上接收流行資訊,問她喜歡哪些設計師,答案是McQueen、Rick Owens、Haider Ackermann、Balmain⋯⋯多得不能盡錄,便知道她對時尚潮流的觸覺很敏銳。

更多相關片段:

>> 林憶蓮現場拍攝花絮

林憶蓮 風華盛放

循環時尚

對於潮流,Sandy有自己的追求,並不會盲目跟隨。

五小時之前,我們在另一個場地相遇,Sandy的身份是活動嘉賓,在一個環保時尚設計比賽的發布會上分享個人經驗。她微笑着回應:「我覺得時裝是重要的行業,但在製造過程中會產生很多並不sustainable的作品,所以若能循環再用是很有意義的。也希望設計師可以把環保概念放到時裝設計上,盡量減少紡織廢料。」

眾所周知她是個身體力行的環保份子,植樹、保育,能支持的活動她盡量不會推辭。在即將舉行的演唱會上,Sandy也會把數年前的戰衣重新染色、重新剪裁,自己crossover不同設計師,製作獨一無二的個唱戰衣。誰說循環再造,就不可以華麗?

當然,喜歡Sandy的歌迷,看她的演唱會都不是為了華麗服飾。她是少數能將「看」演唱會帶回「聽」演唱會層次的歌手,去年舉行的個唱一票難求,即使是她身邊好友亦無緣入場,也造就了這次「Part 2」的演出,因為Sandy決定再開個唱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便是還票債。

「其實這次『Part 2』是上一個演唱會的延續,因為『Part 1』的迴響是有很多朋友買不到票,所以才決定再加開。雖然鋪排會有少少修改,但是整體結構會與上次一樣,歌曲和服飾則會有少許不同。我會從音樂開始,嘗試把不同種類的歌曲放入rundown之中,也會考慮整個演出的流程選擇歌曲。當然製作團隊,包括音樂總監倫永亮也會給予意見,希望能在大家熟悉的mega hits和一些滄海遺珠中找到平衡。希望盡量做到大家都滿意。」

即使入行二十七年,對於Sandy來說,仍沒有所謂完美的演唱會。因為每場演出都會有不同狀況,就是唱錯歌詞、行錯位置,亦是現場演出獨有的效果。正是這些不完美,才成為了每一場個唱的獨特之處,亦是唱現場最「好玩」的地方。

更多相關片段:

>> 林憶蓮現場拍攝花絮

林憶蓮 風華盛放

音樂是聽的不是講的

最緊要好玩,Sandy自言「貪新鮮」,多年來她也嘗試過很多創新的表演方式,從早年於演出中加入越劇元素,到近年在舞台上以錄像同步acapella演唱,每一次都出人意表,而她自己則特別喜歡與視覺藝術家高木正勝(Takagi Masakatsu)的合作。

「與高木先生合作是始於○七年於Starhall的演唱會。我請他為我的一首歌曲製作影像。高木先生不只是一位視覺藝術家,他亦有音樂方面的創作,當時,我們在談論影像設計時,也討論到音樂,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合作。後來知道他來香港演出,我便主動找他,重提合作,實踐當日的承諾。那一次的演出有別於一般,是即興哼唱的實驗音樂,他彈琴,我哼唱,對我來說是印象比較深刻的。」

除此以外,她曾經與管弦樂團合作,亦試過演出《雪狼湖》等音樂劇,Sandy仍然有興趣嘗試各種類型的演出,但強調也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因為一個好的演出,亦有賴一班合作無間的團隊支持。Sandy另一個正在積極進行中的計劃,便是她口中「從最基本做起」的新專輯。

這次Sandy除了親自選曲、參與填詞、構思MV概念之外,甚至開始研究sound engineering,以製作一張從個人出發的專輯,帶出自己想要表達的感情、感覺、態度及信息。若聽過首先曝光的《枯榮》、《柿子》兩首歌曲,不難發現憶蓮在唱腔、演繹上都作出了新嘗試。

「其實選擇這兩首歌時已經被它們獨特的旋律吸引,我沒有刻意去發掘甚麼,再刻意去選歌的。而後來常石磊的編曲令層次感更豐富,很有電影畫面感,讓我在錄音時能一直跟感覺走,才有你所說的表情豐富的唱腔。不過,這兩首歌在技巧上的要求的確比較高,我也需要花點時間去練習。」

籌備經年的專輯推出日期一拖再拖,是否Sandy要求完美的結果?

「因為製作過程中夾雜了很多演出,所以做做停停,不能一氣呵成地完成。其實專輯已經錄好,但又要先忙着籌備演唱會。忙完便可以正式推出了。」

多年以來,一直有不少唱片公司向Sandy招手,希望將她羅致旗下。但她仍選擇自己作投資者。問她這幾年拒簽唱片公司,是否為了有更大自由度?她解釋:「其實我沒有拒簽呀,我只是先製作我想要的音樂,再找合拍的唱片公司合作而已。也不是因為自由不自由的原因,只是單純的希望由音樂自己表達自己(let the music speaks for itself)。我認為當音樂完成了,一切也會比較清楚,好過一直以言語解釋,音樂是聽的不是講的。」

沒有唱片公司支持,所有細節都要由自己決定,壓力會不會過大呢?

「其實還好,因為製作上也不是我自己一個人來做的,也有合作的監製等等,壓力當然會有一點,但也不失愉快。」

更多相關片段:

>> 林憶蓮現場拍攝花絮

林憶蓮 風華盛放

學會了放空自己

原本預計於晚上九時完成的拍攝工作,最後超時近一小時,接下來Sandy還要繼續開會,為演唱會和一個暫時未能公開的計劃作準備。問她覺得現在工作與生活的比重合適嗎?她回應:「最近的生活都被工作排得密麻麻的,私人時間及空間相對少了,但我想會在忙完演唱會後調整回來。」

不用工作的時候,她也學會了放空自己,甚麼都不做,只是休息、放鬆,或者看看書、看電影、聽聽歌。「我覺得甚麼都可以是inspiring的,一本書、一張照片、一段音樂⋯⋯但保留一點私人空間是最重要的,不可能總是只有工作。」

最後問Sandy,讓她繼續推出新作、不斷keep going的最大動力是甚麼?

「因為我仍然喜歡音樂,仍然覺得有空間可以學習及發揮。但我想最重要還是有一直很支持我的音樂的歌迷朋友們,若果沒有他們的支持,我想我不會仍然在這裡。」 但同時,憶蓮亦重申,過了某一個年紀就不會再唱歌。「我想我總有一天會停下來不再演出⋯⋯但我不會為自己定一個期限、或某一個年紀,當我覺得應該停下來時便自然會停下來吧。」

更多相關片段:

>> 林憶蓮現場拍攝花絮

0

Shares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