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Gosling專訪:他是下一個佐治古尼!

跟George Clooney搭檔卻不怕被比下去,到頭來還贏得了「下一個佐治古尼」的美譽──三十一歲的賴恩哥斯寧(Ryan Gosling)不但做到了這些,還駕駛着改裝車孤身奔馳在洛杉磯的街頭,不言不語地俘虜了Carey Mulligan和千萬女影迷的心。

最近,荷里活風傳這麼一句話:「 Ryan Gosling會是下一個George Clooney嗎?」空穴來風總有道理。George Clooney不但在自導自演的新作《選戰風雲》(The Ides of March)中欽點Ryan Gosling與他演對手戲,還將晚輩的右半邊面跟自己的左半邊面拼在一起印在電影海報上。有些人因此看出了George Clooney和Ryan Gosling眉眼間的相似之處,其中包括Ryan的母親。「有一次我媽媽激動地對我說:『嘿,你的臉登上了《時代》周刊封面嘛!』」談起那件事,Ryan說:「我倒覺得George是故意這麼做的!不就是為了顯出他的樣子比我英俊得多嘛?」

可偏偏有人更愛他這張算不上標準美男子的臉──千萬女影迷為他神情憂鬱、略帶邪氣的樣貌傾倒。況且,相比George Clooney的星路歷程,Ryan的起點高得多,成名亦早得多。他在二十六歲那年就憑藉《Half Nelson》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而George Clooney在得到長篇電視劇《仁心仁術》(ER)中那個令他獲得荷里活知名度的兒科醫生角色時已經三十三歲了。

相關報導:

>> 荷里活新一代 性感男星接班人

Ryan Gosling

荷里活的「地下絲絨」

「如果四十六歲時我還在演戲,我一定很意外。」Ryan用他一貫溫柔而帶點加拿大口音的語氣咕噥着,「一個人能演多少角色呢?我從十二歲就開始演戲了。如果我現在開始從影,那也許我還能演個十來年,但現在我都三十一歲了,要是我還能再演十年戲,我會被自己嚇得震驚!」

就在整個荷里活都在預言着Ryan Gosling的崛起和看似必然的大紅大紫、走上一線時,他卻開始預言自己的「退休」。

剛剛過去的一年對Ryan意義重大,他度過了自己的而立之年,還用彷彿憋了大半輩子的強勢出擊一次次證明自己在戲路上的可能性。二○一○年《All Good Things》中的殺妻犯和《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中陷在婚姻困境中的丈夫形象尚在我們的記憶中久久盤旋,我們便又看到他成為《滾搞了愛情》(Crazy, Stupid, Love)中的大情聖,成為《選戰風雲》中鋒芒畢露的總統候選人新聞發言人,成為《極速罪駕》(Drive)中寡言少語的江湖浪子、天煞孤星。今年,拍攝中的兩部新片《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和《Gangster Squad》已經在業內頗受關注。

如果你以前對Ryan Gosling這個名字並不熟悉,那麼現在正是你了解他的最好時機。一部部風格迥異、包羅各種審美品味的電影讓你絕對不可能錯過大銀幕上的這張臉,而他所實驗的這一個個形象鮮明的角色亦在戲路上毫無重疊,一定能令你大開眼界。在荷里活,Ryan Gosling這個名字幾乎是過去數月曝光率最高的名字──如果說去年是James Franco的好年頭,那麼今年是屬於Ryan Gosling的。荷里活終於迎來了一批三十歲左右的新面孔,不但外貌英俊吸引了一眾擁躉,變色龍般的精湛演技更為他們贏得了好口碑。

從童星成功轉型為嚴肅演員的Ryan Gosling已經成為這一批新生代一線男星的領軍人物,《紐約》雜誌將他譽為「新高智男主角」,年輕的女孩痴迷他俊朗憂鬱的外形,影評人和電影業內人士則更迷戀他。目前為止,他已經獲得大小表演類獎項的提名多達三十二個。與他合演《 All Good Things 》的Kirsten Dunst曾說:「Ryan十分善良、可愛,但也非常神秘,有種古怪的操控人心的能力。你能想到的演員應有的素質他都有!」

丹麥暴力美學導演Nicolas Winding Refn將Ryan形容為「James Stewart、Charles Bronson、Alain Delon和Marcello Mastroianni的混合體」,「如果你在大銀幕上看見他,目光會不自覺被他吸引。很少人天生具有這種魅力。而且很少有演員像他這樣,敢於追尋自己真正想演的電影,無視荷里活為他安排的坦蕩星途。做出他這樣的事業選擇需要十萬分的真誠。Ryan之於電影,就好像The Velvet Underground(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紐約傳奇樂隊)之於音樂。」

Ryan Gosling

沒有對白反而更有力量

Ryan與Nicolas Winding Refn的惺惺相惜造就了《極速罪駕》這樣一部黑馬電影,除了榮獲康城電影節最佳導演獎外,二○一一年底更在荷里活頒獎季節的大小頒獎禮上收穫頗豐。兩人更建立起親密的兄弟情誼,未來還有兩部新片排上了日程。有影評人在評價《極速罪駕》時用了「當昆頓塔倫天奴遇到王家衞」這樣的定語,不算最恰當,但這種說法的確相當生動地告訴了你,你該對這樣一部電影抱有何種期待。公路和汽車主題的電影是所有男人的摯愛,但《極速罪駕》同樣令女人淚流滿面──多虧RyanGosling!

車神沒有名字、沒有出身、沒有背景故事。他有三重身份,白天是修車廠技工,兼職在荷里活當翻車特技替身演員,晚上則成為接應,憑藉高超的駕駛技術幫助匪徒逃離犯罪現場。孤單的車手像江湖俠士一般獨自生活,夜晚開着車在洛杉磯城中遊蕩,直到有一天在超市裡邂逅由美麗的Carey Mulligan扮演的鄰居Irene和她的兒子Benicio,獨行俠的內心開始萌生出對幸福生活的渴望,甚至為幫Irene的丈夫還債願意以身犯險。不料行動出了岔子,一方面他成為黑道追殺的目標,另一方面他亦忍無可忍地展開搏命逆襲。這部電影除了是一部簡單血腥、令人大跌眼鏡的暴力詩篇,更是一部用色彩、音樂,以及風格化的攝影塗抹出的一幅畫卷。畫卷中央自然是Ryan扮演的車神,身披銀色戰袍,背後有一只金色的蝎子,暗示着獨行俠永遠逃不開的宿命。

Ryan扮演的車神在片中寡言少語,卻用大段大段的沉默和凝視交代角色的內心。他說:「太多語言會讓事情變複雜,我覺得,沒有對白反而更有力量,更明確。」

很難簡單定義《極速罪駕》的主題──用暴力的方式反對暴力、浪漫主義,抑或是對速度的崇拜?「這其實是一個關於狼人的故事。」Ryan語出驚人,「在我看來這是一部怪獸電影。車神相信自己是個狼人,盡管他從未真正變身成猛獸,但他一直隱隱然地擔心,所以拒人於千里,孤單上路。但在電梯搏鬥那幕戲裡,在他踩碎殺手的頭顱的那一刻,他真的變身了。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童話故事,至少我們是這麼計劃的。車神是一位隻身犯險到高塔裡營救公主的騎士。」

關於英雄主義膨脹的騎士精神,也許Ryan真的有話說。去年八月,他就曾真的當過一次英雄。YouTube上有一段關於他的視頻點擊量超高,視頻拍到身穿條紋背心、亮出一身發達肌肉的Ryan走向一對在紐約街頭持械毆鬥的流氓,正氣凜然地制止了這場街頭毆鬥。鏡頭捕捉到的本來只是毆鬥戲碼,沒想到中途殺出來一個熟面孔。「你認得這傢伙嗎?」視頻裡有畫外音說。另一個聲音在旁說:「他不是電影裡的那個人嗎?《忘了、忘不了》(The Notebook)那個!」

Ryan Gosling

憂鬱王子的姊弟戀

如今,將面前這位憂鬱王子和迪士尼的兒童歌唱節目《米奇老鼠俱樂部》(The Mickey Mouse Club)聯繫在一起似乎有點難度,但Ryan Gosling確實曾是從那個節目裡走出來的小童星。YouTube(他跟視頻網站還真有緣!)上有一則視頻可以證明他曾有過那麼一段有喜劇感的童年──穿着大了最少八個尺碼的衣服站在台上,與也是個小孩的Justin Timberlake一起唱唱跳跳。唱到高音時,他還陶醉地閉上了雙眼。那個小孩Ryan Gosling,和二十年後被我們所熟知的Ryan Gosling確實是同一個人。

Ryan一九八○年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在學校,年紀小小的他老是受同學欺負,成績也不好,於是乾脆回家,由母親多娜親自輔導教育他。「我覺得我的思維方式像女人,因為我是由媽媽和姐姐帶大的,我從小受到的教育讓我看世界的方式非常女性化。」他說那一段成長經歷對他的世界觀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我經常被那些把女性角色刻劃得很出色的電影吸引,因為我的生活中一直存在着強烈的女性口味。」Ryan的氣質一直很吸引年長的女性。《滾搞了愛情》的導演Glenn Ficarra說:「女人都為他着迷。他擁有一種演員的才華──即是同理心;他了解女性,尊重女性,可以從女性的角度考慮問題,認同她們的想法。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樣在聊到女朋友的話題時只會翻翻白眼,他從未有過這種時刻!」

生活中,與Ryan傳過緋聞的女演員不少,Blake Lively、Olivia Wilde都榜上有名,不過他真正公開承認過的戀情只有兩段──早年與Sandra Bullock的一段姐弟戀,然後是在拍攝《忘了、忘不了》時與Rachel McAdams展開的一段金童玉女式的戀情(還是姐弟戀)。最近,在拍攝新片《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的片場,他與性感的拉丁美女Eva Mendes(三十七歲)假戲真做──又是一段姐弟戀!

Ryan Gosling

當明星以外的追求

說回YouTube那段《米奇老鼠俱樂部》的視頻,這個在銀幕上總是眉頭緊鎖的酷哥,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時我十一歲。」Ryan說,「我在一個舞劇團裡演出,全團的人都去參加了這個電視節目的試鏡,我也去了。之前我從未參加過任何試鏡。然而我莫名其妙地入選了,於是搬去了佛羅里達,在《米奇老鼠俱樂部》節目裡演了兩年。」當時,他的小搭檔們除了有Justin,還有後來大紅大紫之後卻變得瘋狂的小甜甜Britney Spears,以及Christina Aguilera。在Ryan為《米奇老鼠俱樂部》表演的兩年裡,他的父母決定離婚,為了工作方便,他一度住在Justin家裡。談到這幾個小伙伴,他說:「他們不僅有才,而且那麼小就很專注。他們天生就是當明星的材料,也很努力地朝着這個目標奮鬥,所以他們成功了。」問他自己是否也曾為了這個目標,像他的小伙伴們一樣努力奮鬥,他的回答是否定的。「我剛開始在節目中演出時就知道,我不是這塊料。我不想要這種東西,我有別的追求,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尋找我的追求到底是甚麼。」

十八歲那年,他差點放棄了表演。因為他覺得自己在幾個兒童節目中的表演完全沒有思考的空間。他的經紀人也對他心灰意冷。然而,就在那時,他讀到了《The Believer》的劇本。導演Henry Bean說服他去參加了影片的試鏡。「我得到了這個角色,我的人生從此改變了。因為這部電影的成功,我參加了Sundance電影節,電影節閉幕時,我擁有了自己的事業,擁有了角色選擇權。人們開始把我當做藝術家看待。那時起,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從童星成功轉型為成熟的演員,Ryan Gosling將Leonardo DiCarprio當作楷模。《鐵達尼號》(Titanic)是Leonardo的跳板,《忘了、忘不了》則是Ryan的跳板。只不過,跟Leonardo日後「一部為自己拍,一部為票房拍」的選擇不同, Ryan 的選擇是「全為自己拍,不為票房而拍」,而這反而讓荷里活更對他垂涎三尺。《滾搞了愛情》就是這樣一部荷里活非常希望由Ryan來演的電影。「荷里活一直想讓他演這種角色。」《滾搞了愛情》的另一位導演John Requa在談到Ryan扮演的花花公子(他在片中教Steve Carell如何結識女性)一角時說:「他是一個聰明的演員。他曾思考過《忘了、忘不了》的成功會讓他的事業走上一條怎麼樣的道路,而他卻選擇過真正的人生,一步一個腳印地成長。他不想成為流星。有位荷里活的大佬曾對我說:「幹得好啊,你們讓Ryan成了一位大明星!」我說:「不,其實是他突然決定要當明星了,我們的運氣剛好趕上了而已。他就是他自己,他選擇走向我們。而我們不過是在一旁喊喊『action』和『cut』。」

終於,Ryan完成了他對荷里活的「勾引」,該上鉤的都上了鉤。盡管他自言,這根本不在他的計劃裡,甚至根本沒有甚麼計劃。「我覺得今年以前我都處於『無人駕駛』模式。」他說,「我基本是跟從感覺,所有的選擇都不是有意為之。我只覺得要是我對角色不能給出甚麼貢獻的話,那演這個角色就沒有意義。即使開始看起來不錯,但電影拍完以後便沒有贏家,製片方輸了、觀眾輸了、我也輸了,我們都輸了。」

0

Shares

Text by V / Clair / Scarlett Woo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