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琦,專訪, 封面人物,ELLE

Photo credit: 《ELLE》2015 年 5 月號 / Paul Tsang (Un Workshop)

窗外春光燦爛,遠處的樹叢抽出一層層新翠,輕輕隨風搖曳。攝影棚內,隨着快門聲「喀嚓、喀嚓」,琦琦的裙襬飄起、落下,她的小女兒靜靜坐在一旁看着媽媽姿態萬千,也是一派溫柔的風光。

早上 9 點到攝影棚時,琦琦已經先到了。修長的側影,身穿喇叭牛仔褲、球鞋和花花棒球外套,在化妝室裡化妝、整頭髮,邊和化妝師聊天。不多久,女兒任晴佳(Ella)一身運動衣褲走進來,乖巧地坐到媽媽的膝上說了一會兒悄悄話,才下來換衣服。《ELLE》和琦琦合作過許多次,她和女兒一起拍攝卻是第一次,琦琦耐心地和女兒一起挑裙子,教她擺 Pose,既是媽媽,又是導師。

按圖續全文。

Styling Winnie Wan / Assistant stylists: June Chow / Styling assistant: Kenas Kwong / Hair: Nichol Yip (Hair) / Makeup: 淑貞

更多其他名人明星專訪

>>封面人物:何韻詩 - 再出發

>>專訪梁洛施:站在瓶上看風景

>>專訪:Janice Man 的美麗新世界

第一份暑期工

今年 10 歲的 Ella,不僅繼承了父母的好基因,手腳修長個子高挑,也繼承了他們的時尚因子。最近喜歡畫畫的 Ella,說長大後想要做 Fashion designer。

琦琦看着女兒的身影,笑說自己小時候也長得高,13、14 歲開始走在街頭就有人來問想不想做模特兒,只是家人一直不同意。出 生於上海的她,那時剛隨父母移民去了奧地利的維也納。

16 歲那年暑假,琦琦在街頭被歐洲的一名超級模特兒看上,對方覺得琦琦個子夠高,樣子又很東方,於是問琦琦可不可以去她公司試鏡,當暑期工去試一下。這便是她事業的開端: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得很快,入行的第三天我已經去拍了維也納當時最 Top的時尚雜誌的封面,一個月之後看到自己的照片出現在街頭各處,接下來工作邀約不斷。」 

當時歐洲沒有專門的模特兒學校,從未學過做 Model,甚至不會穿高跟鞋的琦琦,第一次行 Fashion show,穿上高跟鞋都不知道怎麼走路,在後台緊張到不得了。 

「我的第一個 Fashion show 基本上是低頭看地走下來的,但是完成後大家都說我做得很好。」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回憶起當年,琦琦說好彩自己幸運,入行時碰到的所有人都對她很 Nice,所以才會愛上模特兒這個行業。

剛出來做事,就有很多出國工作的機會,而且一個工作的薪水差不多是別人一個月的工資,當年的琦琦,覺得模特兒這份工作真不錯,因為接觸的人多,要和很多人合作,她也很快從一個害羞的人變得開朗起來,於是和父母商量,經同意,開始嘗試做半年全職的模特兒。 

「讀書甚麼時候也可以,不如給自己半年時間去試一下,結果一試,就做到現在。」她不禁微笑起來。

「以前每天被人挑來揀去,從此學會堅強」

最近琦琦化身導師,參與內地真人騷節目《愛上超模》,指導模特兒新人,傳授行騷經驗。

節目全程在澳洲拍攝,長達兩個月的時間,琦琦自嘲澳洲陽光強烈,出外景都「晒燶咗」。

第一次拍真人騷,第一次在鏡頭前哭,可謂拍出琦琦最真實的一 面,也讓她回想起初入行時的不易,坦言做模特兒心態很重要。 

「沒有哪個行業像模特兒一樣,每天被人挑來揀去。這個說你不夠高,那個說你太高;不夠白、太白;頭髮太長、太短,等等。」回憶起自己剛入行的那段時間,琦琦說只要過了難過的那一關,克服心理障礙,自然會形成比較堅強的性格,遇到突發狀況也不會驚慌失措。 

「有一次很正式的 Gala show,每個模特兒要牽兩隻貴婦狗行騷,結果我牽的狗走到台中間怎麼也不肯走了,我拖也拖不動,最後只好立在台中間等燈光熄滅,再把狗抱走。」當時的尷尬和緊張,現在還是歷歷在目,琦琦又笑了起來。 

作為香港第一代超級模特兒,和香港的緣分 17 歲就開始了。那時她回上海過年,路過香港,很喜歡本地的氣候、食物,還有高效率。急性子、整天將「快點、快點」掛在嘴邊的她,覺得香港特別適合自己。

到後來她交往了當時的男友、現在老公任達華,很自然便搬來香港生活。 在 90 年代中琦琦正式從歐洲搬來香港,適逢本地有很多大型的 Fashion show,而她除了做模特兒之外,也嘗試了不少跨界如服裝設計、配飾設計等等工作,生活可謂相當的豐富,而這一切,在結婚生女後,慢慢發生了改變。

「生了女兒之後,感覺自己不再重要」

在模特兒這個行業裡,她如魚得水,不僅做得很開心,很快又認識了自己的另一半──任達華。 

「我很感恩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太多的計劃,好像上帝安排了一條路讓我走下去。」 琦琦回憶說,記得她和華哥是拍皮草廣告時候認識的:「當時同行的模特兒說他是個明星,其實我不認識他,只是覺得他很 Gentleman,很 Nice。」二人認識了一年半才開始拍拖 。

「一切都很巧合,我去巴黎拍廣告剛好他也在。我去維也納度假他剛好又去那裡工作。第一次約會,他開了一輛跑車來接 我吃飯,結果我們吃完飯出來,發現那個跑車的後視鏡被撞爛了。」

今天說起來仍忍俊不禁,他倆轉眼結婚已經 17 年了。 說到幸福婚姻的秘訣,琦琦對先生讚不絕口,說先生是自己的 Real life hero,「老公他很樂觀,吃苦耐勞,永不放棄,把生活的壓力都化解成正能量,是一種很厲害的生活境界。我很多方面要向他學習。」 

相同的價值觀,對時裝的熱愛,讓他們一起成長,相互關懷和保護對方,夫妻倆都喜歡旅行,琦琦說老公對她影響很大。以前自己怕曬黑不愛曬太陽,現在度假多選擇陽光、海灘。

拍拖六年結婚,結婚第七年,他們的愛情結晶——女兒誕生了。琦琦全家人都喜歡女孩子,當時生小孩之前和老公商量好,如果是男孩就再追一個女,如果是女孩就收工了。

女兒的出生,讓他們的心願達成了,也改變了琦琦的生活狀態。 「生了女兒之後,感覺自己不再重要,甚麼都以她為 Priority,再有意思的工作,都不及她的事情重要。」女兒出世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琦琦消失 在公眾的視線裡,從出生到上小學,那六年 琦琦每天都接送女兒上學,直到女兒大了些,才多點出來工作。

「爸爸是 Yes daddy,看到女兒就暈了」

出生於明星家庭的 Ella,父母卻不希望她做明星。談到對女兒的期望,琦琦說:「希望她長大以後健康、開心,樂於助人,自信、獨立就可以了,平凡一點好,平凡是福。」Ella 自己也不太把星二代的身份當回事,除了不愛拍照,有時候甚至很介意媽媽將自己做的事情告訴媒體。

「有次我做訪問,然後說女兒送了一幅畫給我,結果女兒第二天跑過來說,全班同學都知道我送了一幅畫給你。」說到這裡,看一眼 Ella,她又害羞起來。問她做了媽媽之後最大的改變是甚麼,琦琦說自己變得更有耐心,更加能夠體諒別人。

「女兒教會我很多東西,讓我更 easy-going 和珍惜每一天。」從女兒出生開始,感到自己要好好保護她,到她慢慢長大,每一件小事都牽動琦琦的心;經常想要狠狠記住這一刻,因為小朋友每天都不一樣。

疼愛歸疼愛,教育女兒,琦琦也一點不含糊。「我們家是我比較嚴厲,因為她的爸爸是個 Yes daddy,看到女兒就暈了,甚麼都說好。」沒想到銀幕鐵漢原來是個廿四孝老爸。「但是我絕對不是虎媽,從來沒有逼女兒要去學甚麼考甚麼。只要她想做的,我 們會全力支持她。」 

因為相信言傳身教,所以做了媽媽之後,會想要更加做好自己。舉個例子,Ella 是一個很 Organized 的小孩,琦琦說自己以前回家很累,就把手袋隨處一扔,現在反而受到女兒的影響,東西要擺放整齊才可以。甚至連穿衣打扮都會受到女兒影響,琦琦說以前穿衣都是藍、白、黑,現在穿上身的色彩越來越豐富。

最近 Ella 愛上畫畫,想做時裝設計師,母女倆更是經常在家探討衣服的不同穿法。看着女兒亭亭玉立的身影,問琦琦有甚麼感覺? 「感覺像是在拍一部電影,從她出生時沒牙到出牙,到脫 牙,到現在可以去看牙醫,感到滿足又感恩。」 

一路走來,從超級模特兒到為人妻、為人母,眼前這位婀娜的上海女人,就是這樣舉重若輕地將幸福三重奏譜寫下去。

0

Shares

Text by Jane Wu / 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2015 年 5 月號 / Paul Tsang (Un Workshop)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