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烈唯:適時為女友製造驚喜的男人

Photo credit: Photo: Kwokchi Huen/Stylist: Momo Liu/Makeup: Moe Chan(D-mop beauty)/Hair: Kel Fung(HH hair nail)

TVB 藝員梁烈唯(唯唯)入行14年,當中經歷高低起跌,能堅持至今,全靠一份執著,像跑馬拉松。而他與女友長跑11年,何嘗不是另一場馬拉松?

梁烈唯(唯唯)近年憑著一連串討好的角色獲得觀眾愛戴。要數最「入屋」的作品,應該是往北極拍攝的《極地狂奔》。他最初以為只是一般旅遊節目,結果差點完成不了。

「起初我知道要去北極,當然立即應承啦!其實我連10公里也沒跑過,哪有可能在冰天雪地長跑?而且我以為拍攝時會有鏡頭遷就,不用跑畢全程……後來接受訓練,才開始有信心完成賽事。」

所謂訓練其實只有2星期,雖然他一直有做運動,但始終欠缺經驗,過程中錯誤部署,幾乎與死亡擦身而過。

「首兩圈完全沒休息,跑到第7圈以為自己習慣了,沒有補給便直跑下一圈。但在浮冰上越跑越累,手指開始沒感覺,全身結了冰似的痛。可能當時已有低溫症。若果倒下可能再起不來。」最後堅持跑畢全程,用了11小時,排尾2。最後一位是個14歲小孩。他尷尬笑說:「所以我當自己包尾。」

父親的演藝夢

唯唯自小立志進入娛樂圈。小時候受四大天王影響甚深,最愛劉德華、郭富城。中學時已經想當明星。「甚至不知道甚麼是唱歌、演戲,只一心想入行,很想成為他們,覺得做明星賺錢很容易。」

參加歌唱比賽,在初賽已被淘汰。父親梁家禮做過武打片演員,大伯是《天龍八部》中的喬峰梁家仁,但他沒有因此而獲得任何優待。「爸爸只拍過一齣戲,和圈中人甚少聯絡,反而大伯算是演員。但他不知道我入行,一直沒有提我們的關係,直至很多年後在TVB的化妝間打招呼,其他人才知道他是我大伯。」看他眼神堅定,像要強調自己從未攀親道故。「父親很想我入行,我覺得他潛意識很想我完成他的夢。」」又笑說:「他為我改名『烈唯』,唯字從口,也是想我靠把口搵食吧。」

演藝生涯轉入直路

後來得到電影面試機會,想不到其剛烈性格與邊青外型受導演賞識,99年演第一齣戲《監獄風雲之少年犯》,便成為男主角之一。一步登天,他的回憶卻是:往後很難捱。「頭兩年是蜜月期,一切很新鮮、很開心,又有人照顧,又有錢搵,覺得很容易,完全是入行前幻想的娛樂圈生活。」蜜月期轉眼便過,兩年後電影圈低迷,全年沒有工作。

後來經陳敏之介紹下進了TVB,最初兩年得到監製梅小青賞識——那是他的事業長跑中的另一個補給站,可惜只維持了一段短時間。「小青姐給我很多機會演她的劇集,後來她想我試試與其他監製合作,便沒有再找我。結果半年沒有工作,要公司出公開信,叫大家多點用我⋯⋯我當然覺得挫敗。」某天我對着天說:『若你覺得我不應該放棄,便給我一個機會吧。』不久後真的出現曙光。」

愛情長跑

那是07年中的《尖子攻略》,他與羅仲謙、梁証嘉合作。拍的時候沒有人看好,08年暑假出街後卻大受歡迎。。「之後事業也並非一帆風順,一直浮浮沉沉,但總算多了觀眾認識。即使在《五味人生》中取代吳卓羲當上第二男主角,收視卻不濟,又下跌了一點點。回想起來,其實當時未Ready,(何謂Ready?)是一種心態,機會來了會讓你飄飄然的,便證明你未得;若你感激而不自滿,努力做到最好,便是Ready。現在不會把自己放得太大,會學懂珍惜、會Appreciate,得到機會便要比其他人更努力。現在回看,只覺得這過程讓我更珍惜機會來臨的時候。我喜歡看哲學書、禪書,最近看到一句我很認同的:『大部分人只懂得欣賞福氣來的時候,但沒有人懂得欣賞福氣離開時。』」 

「我希望可以像劉青雲一樣⋯⋯我只能以『喪正』來形容他。他是公認的好演員,又有自己的生活,不用作無謂宣傳,也有一個幸福家庭。」

女友Tina是應采兒助手,工作經常四處飛與他聚少離多,中途曾想與唯唯分手,唯唯卻沒讓它發生。

「她與我一起,頭10年有點難捱。但她一直支持我,甚至連我也否定自己的時候,她卻相信我。我問她為何只讚身邊人,卻從來不讚我。她回答說希望我腳踏實地,不會囂張……我一直很感激。現在適時會為她製造驚喜,每天睡醒便會望着她,撥一撥她的頭髮……」他也忍不住笑說:「說出來很肉麻吧。」

0

Shares

Text by Text: Aleung / Coordination: Sze Chow
Photo credit: Photo: Kwokchi Huen/Stylist: Momo Liu/Makeup: Moe Chan(D-mop beauty)/Hair: Kel Fung(HH hair nai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