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嘉欣 愛自己

從2004年奪得國際華裔小姐冠軍至今,鍾嘉欣(Linda)入行剛好八年。她卻表示:「其實最初我打算做兩年便會離開。」星途暢順,八年來嘉欣拍過廿六齣電視劇,推出過三張個人專輯,歌影視三棲,她卻越來越感到迷失。簡單如學會愛自己,鍾嘉欣便花了六年時間。

入行之前,嘉欣在哥倫比亞大學(UBC)唸的是教育系,若果平衡宇宙中的另一個鍾嘉欣,真如她所說在娛圈工作兩年後回到加國繼續生活的話,現在應該在幹甚麼?

「一定已經做了教師。我在加拿大有兩個和我一起唸書的朋友,一個現在教家政,另一個教小學六年班,我應該也會一樣吧。」但她初出道即迅速走紅,第一份工作便是於《皆大歡喜》中飾演「洪白嵐」一角,角色大受歡迎,可說甫入行就成為無綫電視的當紅花旦,演出的劇集一齣接一齣。但忽然工作不斷,受到萬千寵愛,她卻反應不過來,不讓自己休息,結果捱出心病。

「當時太不愛惜自己,以為新人入行,拼搏是理所當然,結果放了太大責任於自己身上。加上對自己沒有信心,一開口說話就怕別人會覺得自己蠢,覺得我鈍。以前很怕別人覺得我甚麼都不懂,要扮作成熟,要很有智慧。但我就是不夠聰明嘛!所以越來越封閉自己,看見其他人做得好就更加沒有自信。」加上家人全都在加拿大,獨自一人在港工作,特別難受。

「當時經常喊,一方面因為思鄉,另一方面因為不敢做回自己。即使身邊個個讚我乖,聽起來好像是讚賞,但可能我思想太灰,總覺得別人是笑我鈍,會以為乖是否代表我不適合這一行,其實是自己鑽牛角尖。」

走出陰霾,嘉欣花了數年時間重新找回自己。她笑說,今年自己有很大的轉變,就像開了一道門,樂觀了很多。現在敢於做回自己、愛惜自己,快樂得來不易。

鍾嘉欣 愛自己

學會照顧自己

ELLE:你覺得自己入行八年以來,最大的改變是甚麼?

Linda Chung:現在學會了照顧自己,醫好了思鄉病,重拾了自信,也懂得去珍惜現在所有。說起來改變還蠻大的。

ELLE:聽說你是工作狂,連生病也不會請假。為甚麼?

L.C.:雖然知名度增加了,好像多了選擇,但多了機會你便會甚麼都想把握,最後犧牲了私人時間。我連請假都不敢,不是公司不容許,而是我為自己定下了太多規矩。我就算做到第五年還是像鵪鶉一樣,即使忙得半死仍會甚麼工作都接。

ELLE:但這樣不會有壓力嗎?

L.C.:其實入行後我一直封閉自己、保護自己,我以為工作當然會有壓力,以為經常處於緊張狀態是正常的。但人越來越不漂亮,家人越來越擔心,朋友覺得我很難相處,才慢慢發覺之前的心態不正常,於是覺得自己需要改變。

ELLE:那麼如何開始改變?

L.C.:當時放下工作,回到加拿大休息了一個月。其實一個人總要take breaks,不能像摩打般一直跑,你手上的電話也要偶爾關機、reboot 吧,人亦一樣。在加拿大過了一些很寧靜、很簡單的生活,有愛我的人陪伴在身邊,就發覺之前的生活態度有問題。但改變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入行第六年我開始減少工作量,雖然不容易,但起碼放慢了生活腳步,現在入行第八年,終於比較接近理想的步調。

ELLE:還有甚麼減壓方法嗎?

L.C.:減壓方法之一,便是與友人傾訴,最好的聆聽者是比我大兩歲的姐姐。她就是我的得得地(《溏心風暴》中的角色),她是我身邊的一個守護天使,在我心中佔一個重要的位置。

ELLE:緋聞會否也是壓力來源之一?

L.C.:初入行時會覺得有壓力,還記得有一次我被寫成是介入伊健戀情的第三者,我看到報道時也嚇了一跳。但入行久了就不覺得是甚麼事,現在的心態是,我會了解傳媒心態,接受他們的工作,不會因不實報道而感到憤怒。其實傳媒一直也很疼我,沒有特別創作甚麼壞新聞,也算是手下留情的了,所以現在沒有多大壓力。

鍾嘉欣 愛自己

原諒我是我

ELLE:即將推出新專輯,這次新碟是否參與了很多創作的部分?

L.C.:對,這次連封面也是我自己的主意,因為我覺得自己不論是思想、年齡都長大了,我想表現多點正能量。以前拍照時不會大笑,這次我要每一張相都很快樂、色彩很繽紛的。


ELLE:製作過程中有甚麼特別的經歷嗎?

 L.C.:今次製作過程特別幸運,很順利,可能人開心了、吸收了特別多正能量吧。還記得第一首收到的demo 叫《Love Love Love》,現在變成了我的新碟名稱。這很有趣,因為別人寫信多用always、yours truly 等下款,但我平日喜歡寫love love love,這是連老闆也不知道的,所以覺得很巧合。另一首《原諒我是我》,歌詞寫女主角拋棄了男友的故事。那段時期我剛好在休息,經常會想起未入行之前的生活,總會想:若我沒有來香港,會否已和初戀情人結婚?因為那時我要拍劇,為了《皆大歡喜》簽了長約,才會和初戀男友分手。想着想着就收到這首歌,timing很奇怪,我覺得it’s meant to be,所以特別有感覺。

ELLE:據知這次你還初次參與填詞部分。

 L.C.:對呀,新碟中的《友愛是這麼簡單》正正就是我的心聲。以前每年生日都會避開不與朋友慶祝,現在想來真的很自閉。直至兩年前我生日請了一班朋友一同吃飯,看見每個人都是真心和我慶祝,想我開開心心,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回家後就用fans 買給我的電子琴敲了一些旋律,把它錄起來。其實我很久沒有碰這個琴,但當天特別感觸,又覺得有很多愛在身邊,很想多謝他們,於是寫了這首歌。其實我一直有作曲,每張唱片也有兩首是自己創作的,但從未試過填詞。

ELLE:你認為自己有沒有事業心?

 L.C.:事業上我有自己的目標,希望可以得到觀眾認同,不然也不會做這樣久。我本來只打算做兩年就走,以為自己不行,但一路下來我發現自己也蠻ok,越做越覺得可以做到更多,為觀眾帶來更多不同的快樂。

ELLE:若只可以選一個,你希望拿唱歌還是演戲的獎項?

L.C.:演戲磨了八年,唱歌只有四年,這樣想的話應該拿視后吧。

ELLE:其實你在網民的視后投票中也經常高票當選。

L.C.:我也很感激網民支持,如果能以forum的結果作指標就好了,哈哈。

ELLE:現在這一刻,還有甚麼是你特別想做的?

L.C.:雖然快要推出第四張專輯,但我未開過mini concert,我現在的夢想就是開一個小型的音樂會,可以與歌迷親近一點。

0

Shares

Text by Aleu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