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 Gaga 赤裸對話

她是這個年代最具代表性的頭號巨星──全球有一千八百多萬人在Twitter上留意着她的一舉一動、無數忠心的粉絲追隨着她穿州過省、她穿過的同款衣飾都會被立即搶購一空。但她的魅力到底從何而來?作為一個廿五歲的女孩,真實的她到底是怎樣的?將於五月來港演出、在時尚和音樂界呼風喚雨的Lady Gaga,這次在《ELLE》面前坦誠相向。

她將我們召喚到此。此時此刻,Lady Gaga站在那裡。

Lady Gaga對她的身體極度自信,身上更有九處刺青。「這個是甚麼?」我指着她左側大腿那個圖案問。「我的獨角獸。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有趣的紋身。」然後她點着左肩那個小小的,刻着DAD三個字母的心形圖案說:「這是我父親。」此外,她的身上還有白玫瑰、高音譜號、一叢雛菊、一顆寫着Tokyo Love的心、一隻小天鵝,手腕上有個和平標記,左臂內側有一段引自德國詩人Rainer Maria Rilke的話。她看着那段話,直譯了出來:「在夜深之時,有人問你,若從此不能再寫作,會否就此死去?你直視內心,尋找回答,你問,『Muss ich schreiben?』──我必須寫麼?」

坦白說,我並沒有認真地聽。我的思緒在飛轉。她在舞台上的時候,你不會覺得她有這麼美。她在《The Monster Ball》巡迴演出中先打扮得像一個綴滿流蘇的巨大蠟燭,然後又像一個邋遢的酥皮批;然後她穿上破漁網、戴上頭盔,就像黑武士和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的混合體;最後,她渾身淋滿鮮血。對舞台下那兩萬個就像剛剛從《猛鬼街》裡爬出來的瘋狂派對動物而言,她們的偶像無畏、性感、充滿了黑暗與扭曲的幻想──但是我從未覺得,她是美的。

相關報導:

>> Lady Gaga語出驚人 年內要未婚產子?

Lady Gaga 赤裸對話

台上台下也是演出

每個人都想知道現實中的她是怎樣的,在她拿掉了假髮後、脫下誇張的服飾後,還剩下一個怎樣的Lady Gaga

五歲的時候,她的母親覺得她在彈琴時像是「被魔鬼附了身」。她會在歌與歌之間突然跳起舞來。「我像生活在一場表演之中,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是瘋狂細胞。」她對我說,如果沒有今天的成就,那麼她依然會在四條馬路之外的那間酒吧裡跳舞,只不過是對着一群為數較少的觀眾。別人的關注,成就了她的存在。

即使是現在,整個拍攝過程也像是一場演出。身高五呎一吋的她穿着那雙著名的Noritaka Tatehana馬蹄鞋在鏡頭前搖晃。她隨着自己的單曲《Born This Way》開始跳舞,然後歌曲跳換到Pet Shop Boys、Soft Cell、Blondie、Garbage和Fleetwood Mac。轉身,往前看,晃着頭髮,直視鏡頭,然後看自己的照片。「很好」,她點上一根煙:「我很喜歡」,然後說:「我愛這張,看起來很棒!這就是你們的封面了!」

她不像別的明星那樣需要再三比較、確認。如果某樣東西能成功,她立刻就能知道。比如,那條綠色的Simone Rocha裙子能讓她「看起來像性感的西瓜」。她也會毫不留情地拒絕不喜歡的衣飾,因為它們「完全不能讓時髦的我動心」。當我們最後問她願不願意穿黑色時,她不假思索地說:「我們已經拍了很多非常棒的照片,我喜歡這個彩色的故事,我們用了春天的色彩。但是黑色會破壞整個故事。我願意給年輕設計師一個機會和商業爆發的平台,但我不只是個衣架。」

我在前往採訪的路上告訴出租車司機我要去見的是Lady Gaga。他頓時停止了拍打方向盤,大聲叫:「傳奇!」又說,她一定有一個很艱難的童年。為甚麼人們會對她有這樣的推斷?

「跟每個人都差不多,我經歷過很多事情。在家裡我很反叛,而且我是九一一的孩子。我的父母都在九一一之後丟了工作,在股市裡虧了很多錢。我在學校裡被人欺負。他們叫我『兔牙』、 『大鼻子』和『男人婆』。為了學拉丁文,我會整晚不睡。我會在睡覺前吹好頭髮、化好妝,所以第二天一醒來就可以直接去學校。我在學校裡總會穿得隆重,而那是一間女子學校,所以不少人可能覺得我很可笑。也許我的創意在她們眼裡顯得過於奇怪。但最糟糕的是,所有人都會被邀請參加派對,除了我。所有人都在說自己周末去哪兒玩了,他們會問我:『你上周末幹了甚麼?』『你知道周五那個活動嗎?』這樣很殘酷,而我根本無話可說。我被她們拋棄、排斥。」

「可是有些事情是你自己能夠避免的。」我對她說。她回答:「我想是的,但是我從來不能將我的打扮與我自己分離。要理解別人為何會憎恨我做回自己,這有點難度。」

Lady Gaga 赤裸對話

從小舞台到大舞台

我問起她所經歷過的低谷,她迅速列出以下幾項:十九歲的時候她「有非常嚴重的毒癮」。二十歲,她被踢出Def Jam唱片公司。

另外,她經歷過虐戀的時期,「十五歲的時候我與三十多歲的男人戀愛,很糟。我那時並不像今天這般勇敢。」二○○七年,轉折出現了。她遇到了DJ Lady Starlight,並與她一起演歌舞劇。我問她,是否還記得首次發現自己藝術天份的時刻,她閉上眼睛,生動地描繪了一幅畫面:她那時住在工作室裡,有浴缸、馬桶、很小的廚房,床褥直接放在地上,隨處丟着化妝品,還有約翰連儂抱着小野洋子的海報。她買了紅色、綠色和橙色的燈泡,但是很快就發現這不是個好主意,「因為你開始覺得病怏怏的,整個房間像泡在藥水之中。」鼓勵她勇敢越界的,也是Starlight。「有一天,她看着我說:『你表演的時候,看起來像被魔鬼附身。你不只是個作曲家,也是個表演藝術家!』所以我開始了go-go dance的演出。穿着內褲跳舞,被一群男人整夜包圍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情!有人會不喜歡,但是對於我來說,能有人付錢看我表演已足以讓我興奮和激動。每晚我能賺四百美元,然後去打印的地方買昂貴的物料,製作比別人好的宣傳單張。剩下的錢我就用來製作自己的錄音demo。」

我告訴她:「我有個朋友在二○○八年看過你的表演。你只驚鴻一瞥,卻讓整個音樂界震驚。他還說你做了一件貓女服裝。」「貓女,是的!我當時沒有錢,把自己所有的積蓄用來做了那件衣服。而唱片公司的人打電話來說:『你得換件衣服,不能每次都穿同一套行頭。』我說,『你不希望人們認出我、記得我嗎?我會是那個頂着厚劉海、戴着白金色假髮、穿黑色高肩外套和拿着一根棒子的女孩。』於是,人們記住了我。」

我問她最喜歡自己的哪套裝扮。她說是那件在MTV頒獎禮上穿着的裙子,上面有無線引爆器,啟動後她便開始流血。「因為衣服也是有感覺的,我希望我的作品有最先鋒的幽默感。讓你想笑,又笑不出來。如果每個人都在問,『為甚麼她要這麼打扮?為甚麼她要唱這種歌?』那我們就知道這件事做對了。在我年輕時,我掙扎過。而現在,作為一名藝術家,我依然掙扎。我非常希望自己能經歷某種超越身體的、神經質的、魔幻的東西,來幫助自己創作,將我現實中的痛苦推到彩虹之上。」

說着她又回到更衣室,換上剛熨好的衣飾,並叮囑我不要偷看。

「你曾希望自己是男人嗎?」我問。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

「我大概是唯一見過你裸體的採訪者,所以我知道你不是。」我說。

「我的粉絲才不在乎我是甚麼,這是我喜歡他們的地方。他們不在乎我是男是女,或者不男不女;不在乎我到底是鳳凰、美人魚,還是獨角獸;也不會在乎我今天有沒有頭髮,明天會否光頭。我愛界限不明的東西,而諷刺的是,這總給人們有機可乘。」

「你最好的戀情是哪段?」我再問。

「我還不知道,依然在尋找。我不知道甚麼是最好的,甚麼是最差的,甚麼是居中的。我只確定我永遠不想停止。我喜歡愛情中尋覓和希冀的階段。對於生命的想像總是美麗的。」

Lady Gaga 赤裸對話

希望人們記住我的勇敢

在倫敦的海德公園,我找到一名外表最奇怪的Lady Gaga粉絲。她有粉紅色頭髮,外套背後畫着巨大的昆蟲。她名叫Donna,來自愛爾蘭南部。

我問她,Lady Gaga對她究竟意味着甚麼,可以能讓她在酒店外面站上三天三夜宣告自己的愛?「她讓我們勇敢。」她說,同時指着身邊的一群朋友。「我們也曾經是被歧視的弱者。她讓你勇於拒絕一切自己不願為伍的事物。這也是我在《Monster Ball》的演出裡感受到的。」

Lady Gaga與自己的粉絲有着令人驚異的緊密關係,感覺就像是他們的母親。她談起其中一個粉絲Jamey Rodemeyer,他是一個十四歲的同性戀男孩,因為在學校裡被欺凌,無人可訴,最近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你覺得自己認識他嗎?」我問。「當然,我覺得我認識他們每個人。」她突然沉默下來,我發現她正在哭泣。她歎了口氣,說:「他們都太好了,有時他們會告訴我接下來的日程,笑着說:『希望下周在法國看到你!』哪怕他們知道我已經睡覺了,也會在外面等我,所以我會給他們送上薄餅和曲奇。我問過他們為甚麼要等我,他們說:『我們只想靠近你。』」

「你後悔過甚麼事情麼?」

「沒有。我之所以成為今天的我,是因為我對過去無所畏懼。我甚麼都不怕。就好像蒙着眼睛從高樓上跳下,我不知道會降落在哪裡,但我不在乎。你必須信任藝術,否則它也無法信任你。這是一件有生命的事情,藝術必須信任我,不然它不會邀請我成為它的信差。」盡管她對藝術的定義常常自相矛盾,可我還是愛她的這些理論。前一刻她說自己的童年「非常夢幻」,接着她又說那時候「充滿創傷和痛苦」。她說自己對於藝術有着完全的掌控,然後她又說了與之完全相反的話。我喜歡她對愛情生活保持神秘感。你永遠不知道她愛的究竟是男人或是女人,或者兩者皆有。她是地球上最紅的明星,但她仍然時時刻刻想要給人驚喜。她說的每句話、做的每件事都帶着機智、幽默和新意。這樣的人,註定是難以靠近的。

「人們對你最大的誤解是甚麼?」最後我問她。

「就是我會否介意自己被誤解。」她說,「我非常清楚地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不喜歡我做的事情,或我唱成怎樣,或是做甚麼音樂,但是他們之中也有一群人會為我對此付出的努力而折服。這對於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我想要人們如何記住我?我希望他們會記住,我是勇敢的。」

0

Shares

Text by Scarlett Woo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