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封面人物,專訪,全智賢

Photo credit: AHN JOO YOUNG / 《ELLE》2015年6月號

演藝圈的變化比想像中來得快,新人很容易一炮而紅,但瞬間又會默默無聞。

儘管如此, 總有人堅守了她的位置。

韓國女星全智賢這 17 年來一直專注演藝事業,得到幸運女神眷顧,要做的就是努力珍惜;當你努力,自然會越來越幸運。

按圖看全文。

Style director: JUNG YOO KI / Stylist: HWANG JUNG WON/  Hair: BAEK HEUNG KWON / Makeup: SON DAE SIK / Fashion edtor: SOON YOUNG CHOI 

更多獨家 ELLE 專訪

>>專訪大美人林青霞:圓滿有時

>>專訪:琦琦與女兒 Ella 的幸福三重奏

>>專訪:《主君的太陽》蘇志燮 - 51 分的男人

喜歡電影 《Begin Again》

拍攝開始時的攝影棚裡,反覆縈繞着同一首歌,電影 《Begin Again》(一切從音樂再開始)原聲帶中收錄的歌曲《Lost Stars》。原來全智賢每次拍攝前都會親自準備音樂,反覆聽自己帶來的歌曲,這樣會令她更易集中精神,盡快進入工作狀態。

在無數工作人員忙碌奔波的攝影棚裡,全智賢的動作哪怕是小到細微,她依然成為全場焦點。大家要不然在看着她,要不然就盯着放滿她照片的電腦屏幕上。所有人的視線,都圍繞着全智賢,她則心無旁鶩,只有她一個人認真地看着鏡頭,專注於拍攝。

全智賢這 17 年間作為演員一直站在她自己的位置上。這些年裡,縱使她身邊總是有無數人關注和評論,但對她來說,這些並不重要。17 年的時間,世界變化很大,但她像是未經歷過時間滄桑 的洗禮,只是隨着年月一起發酵。女神的華麗冒險就此展開,並漸入佳境。拍攝繼續進行,背景音樂不知何時重複在播放 Jose James 的《Come To My Door》,這是她準備的第二首歌,沒有第三首了。

老公說:你把在家的樣子展現給大家看?

ELLE:很好奇攝影棚外的行人若是發現「全智賢在這裡」,反應是怎樣?

全智賢:剛剛透過窗戶的縫隙,與窗外的行人有過短暫的對視,我心想「他認出我了嗎?」(笑)。初出道時,我不多在電視機中出現,可能大家有這樣的想法,但自從演出了《來自星星的你》(以下簡稱《星星》)之後,大家應該對我習以為常了吧。

ELLE:比起電影,你出演電視劇的次數確實挺少。

全:其實就我的立場,我把《星星》視為我首部主演的電視劇。

ELLE:那麼首部電視劇便大成功,應該感受到電視劇不同於電影的影響力吧?

全:《星星》的收視率接近 30%,以電影的觀影人次來算的話,達到近千萬人次的水平。那也就是說一周有兩天都吸引了千萬觀眾,這令我非常感慨,電視與電影完全是不同的市場。電影是必須掏錢進戲院才能看到,電視的話,在想看的時間,打開電視便能看到,所以更有親切感。況且《星星》在整個亞洲都很受歡迎,在劇集播出期間,便能即時收到來自海外觀眾的反應,令我很驚訝。

ELLE:《星星》中飾演千頌伊,作為演員扮演演員是甚麼感覺?

全:覺得千頌伊這個角色很有趣。我很能夠理解,千頌伊對大眾一時很喜歡自己,一時又背棄自己,吐露自己的不滿。但是,那情感能產生感染力,以及觀眾對此產生共鳴,最主要是因為千頌伊本身是一個惹人喜愛的角色。在這方面,同是演員,我很感謝千頌伊這個角色。只是,我覺得劇中有很多誇張的成分,我把這視為對角色的演繹,而不是演員這個職業本身如此。

ELLE:自己覺得和《星星》的千頌伊相似嗎?

全:看《星星》時,我老公這麼說,你把在家的樣子全都展現給大家看,這可怎麼辦呀(笑)。

ELLE:現實生活中也喜歡吃啤酒炸雞嗎?

全:我本來不太喜歡喝酒,現在慢慢知道酒癮是甚麼感覺。如果知道第二天沒有通告的話,有時會有想喝酒的衝動。這時我的想法是「我是不是成為真正的大人了?」(笑)

「曾懷疑過自己的能力」

ELLE:與電影比較,拍電視劇的行程安排得更為緊密,會不會累?

全:真的好累,有時還累得想死(笑)。但人身體的神秘之處在於,即使只睡一個小時,起來後就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拍這部劇令我體會到這人體的奧妙(笑)。

ELLE:現在你算是迎來了事業的第二個全盛時期。

全:拍完《我的野蠻女友》之後,我們做了亞洲的巡迴宣傳,現在回頭想真的是一個很珍貴的契機。我本應該做得更出色來回報,但可笑的是,那時的我,卻把這一切的光環當成是理所當然。我一直以為不會再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所以當憑藉《星星》再次備受關注,我真的很感恩。將來我要更努力去做,感受大家給我的每一份愛,盡全力做到最好。

ELLE:總有些事是要隨着時間才會真正理解,感受因此也更實實在在。

全:這像是給了我填補自己不足的時間。

ELLE:聽說今年2月完成了崔東勛導演新作《暗殺》的拍攝,這是繼《盜賊門》之後與崔導演的第二次合作,感觸也有所不同吧?

全:本來就有想成為導演御用演員的夢想,所以感觸當然不同。我和崔東勛導演彼此不需要言語,也很有默契,真的。

ELLE:聽說在《暗殺》中你飾演暗殺作戰的隊長。

全:角色叫安玉允,從名字中就能感覺到骨子裡有軍人的一面吧!雖然為了報仇不惜殺人,但她也有非常淳樸的一面。一開始我便喜歡這個人物,是一個有多方面魅力的角色。再加上她是這部電影角色中的一點紅,韓國電影中,以女性角色為中心的電影並不多,能夠得到這樣的機會,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ELLE:因此也更有非要演好這角色的壓力吧?

全:我會盡最大努力去做到平常心。但儘管如此,仍有壓力。我盡可能做到像安玉允那般,充滿自信地去塑造這個角色,跟自己說「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ELLE:你認為自己有領導能力嗎?

全:其實我擅長的事不太多,做主導的情況幾乎沒有,因為我認為只有擁有確信能做好某件事的信心,才能做領導者,但是我沒有擅長的事,也只能做跟隨的一方。我很年輕便入行,身邊的朋友不多,也沒有太多時間和朋友聚在一起(笑)。所以從這方面來說,我選對了職業。我屬於那種非要做的事,我才會去做好的類型。

ELLE:最近在一個以電影人為對象的調查中,你被選為最想合作的女演員第一位。儘管如此,遇到心儀的作品和角色仍是件不容易的事吧?全:每年都有很多韓國電影上映,但真正令人記住的作品並不多,給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更是罕見。遇到《暗殺》這部作品,我何其幸運。我時常想,如果在年輕的時候能遇到這個角色,我能駕馭嗎?如果在我更年長時才遇到這個角色,又該有多遺憾。所以在此時此刻與這個角色相遇,是多麼幸運。

ELLE:演戲時曾懷疑過自己的能力嗎?

全:經常。不久前才打消了這種疑慮。說出來很不好意思,我從小便是如此。做不了的事,我要做,不喜歡的事,我也要做。不過這樣的經歷,現在反而成為了財產。擁有這份「不管甚麼都能做到」的自信心,我才有動力去完成那些我認為做不了的事。再加上隨着時間洗禮,我也變得更成熟和歷練。

ELLE:十多歲入行,一開始便是耀眼的演員。在那樣的年紀受到矚目,會不會感到很大壓力?

全:「不能盡情做喜歡做的事,會否遺憾」這個問題我經常被問到。但其實我在小時候,把想做的事都達成了,也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只是與普通人不同的是,我的大多回憶是在拍攝現場,所以我並無遺憾。現在也是,作為演員我生活得很好。當然有些人會覺得,小小年紀便在鎂光燈下,總會覺得「我很特別」的想法,但我從未有過。若有這樣的想法,只會讓你更孤獨。所以我努力不讓自己困在這個想法中,現在也是如此。「因為我是女演員,所以我和普通人不同」,我不想有這個想法,否則會讓自己變得孤獨。因為在別人眼裡,你自己給自己築起一道牆。我不想變孤獨,所以我要告訴大家我和你們是一樣的。

ELLE:有些人與生俱來擁有某種天分。拍攝時看着屏幕上你的照片,我突然產生這樣的想法。

全:我看着金秀賢這樣的演員,就會有這樣的想法。對我也會有這種的感覺嗎(笑)?僅憑外貌是不能長久的,也要付出相等的努力。

ELLE:回首入行這17年,有何感想?

全:小時候,很害怕事情會變成習慣。我自認為在做一份創意性的職業,故擔心自己工作時淪為機械性。不過,我現在不去擔心了,專心投入做好眼前的事,工作也多了趣味。我是那種不努力到底,便無法自我滿足的類型。我相信隨着時間,大家也會看到我的努力。

「運動會使人心態變年輕」

ELLE:《盜賊門》和《星星》的角色,不約而同都是通過誇張的身體動作來提升角色的個性。相反,《柏林諜變》的角色是冷靜型。很好奇哪種演技比較適合你?

全:我一直以為飾演和自己有共通點的角色,會令自己更輕鬆,但原來不是。比起與我性格相似的千頌伊,演《柏林諜變》中的蓮貞熙反而更自在;《暗殺》的安玉允也是如此。因為飾演我自己本身性格沒有的一面,更能感覺是在演戲。當然角色塑造有表演的痕迹固然不好,但不管怎樣,那些角色令我更輕鬆。其實《星星》的千頌伊是一個很難詮釋的角色,因為我會想把角色的各種情感都詮釋透徹,這比想像中要難。即使只是表達正能量的一面,也仍想表達出更多,這就給我壓力了。但是演冷靜的角色,與真實的我有些差距,只要按照我對那些人的理解,怎麼理解就怎麼表現出來便可以了。還有拍《星星》時,我有一份每集都要逗觀眾笑的使命感(笑),所以當然有些累。

ELLE:不知不覺中,在拍攝現場,後輩應該多過了前輩,你會不會因此更有責任感呢?

全:這個…不是完全沒有,肯定跟以前初入行時不一樣了。但在現場,不管前輩,還是後輩,只有努力才能得到認可。演員最該獲得認可的人是身邊的工作人員。所以並沒有因為是前輩,就要做些特別的事,而是不管甚麼時候都要努力。我也仍有很多不足。

ELLE:聽說在《暗殺》中經常用到槍?

全:因為我演的安玉允是獨立軍最厲害的狙擊手。

ELLE:雖然你演過很多動作戲,但用槍的經驗應該不多吧?

全:有過幾次,但沒有這次用得盡興。真的打得很爽快,機關槍掃射時,壓力也減輕不少呢(笑)。

ELLE:動作戲經驗很多嗎?

全:我自封是打女呢(笑)。

ELLE:作為女演員,拍動作戲應該很辛苦吧?

全:當然很辛苦。但我好像有用身體表現的才能。所以對於打女的稱號我很滿意。懂得用身體來表現的演員並不多,這是我的強項,也很有趣。

ELLE:喜歡運動嗎?

全:喜歡。多做運動,知道該怎麼動,會使身體變得敏捷。對拍動作戲,運動幫助很大。

ELLE:某種意義來說,鍛鍊肌肉,也是方便演戲呢。表情便是在運用臉部的肌肉。

全:對。吊威吔的時候,如果不能做到從頭到腳都繃緊,姿勢會很不好看。這當中,運動幫助很大。不過我要糾正的一點是,我覺得表情是用從內而外的感情來帶動的,而不是僅靠臉部肌肉。

ELLE:聽說你拍完通宵戲,第二天上午仍會堅持做運動。

全:籌拍《Blood》(港譯《血戰新世紀》),大約 23 歲開始做運動,在這之前我完全不做運動,身體很硬。但是為了演好《Blood》中的小夜,我下決心先從一字馬開始練。有了目標,便有了努力的方向。最初時,跑步機和交叉訓練十分鐘都做不下來,現在每天都必須要做,一天沒做運動,便不舒服,完全成了習慣。

ELLE:看來你保持身材最有效的秘訣就是運動。

全:對。年紀越大,越容易變胖。年輕的時候新陳代謝活躍,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現在若跟以前一樣的食量,馬上感覺到變胖,所以要運動。做運動,皮膚也會變好。雖說歲月流逝,人總會變老,但運動會使人心態變年輕。誰不想推遲變老的年紀呢,哪怕一點也好,對吧?

ELLE:雖然大眾都很關注,但你從未特別曝光自己的私生活。你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嗎?

全:決不是完美主義者(笑)。大家對我的關注越多,代表我生活的世界越小。這使我做甚麼都更小心謹慎,擔心不知道甚麼時候產生失誤。

「年華的增長是一件美麗的事」

ELLE:邁入三字頭時也有茫然的時期吧?

全:當然。小時候曾覺得到30歲就要死了。(笑)

ELLE:那對四字頭有期待嗎?

全:我從來不設目標,只想活好當下。小的時候總是擔心將來的事,反而不能享受那個美好的時光,那個時候能做的事真的很多。現在也一樣,與以後的每一天相比,今天最年輕,最美麗,最是美好的時節。所以要享受當下,每天令自己體會到「我今天確實做了點事。」

ELLE:不管作為女人,還是演員,會不會期待自己精采地老去?

全:我認為對於女演員來說,年華的增長是一件美麗的事。當然無法再維持受大家喜歡的外貌,但內在更豐富了。所以我不怕變老,不怕皺紋。雖然沒辦法像現在一樣做很多事情,但到那時也有屬於那個年紀的事。說不定比現在能做的更多呢!

ELLE:雖然是很無厘頭的問題,但還是想問,你會和外星人相愛嗎?

全:地球人還有很多呢,為甚麼非要和外星人相愛呢(笑)?當然,若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又像秀賢那樣帥氣、人又好的話,那就另當別論(笑)。

ELLE:如果有一天的休息時間,會如何度過?

全:最近雖然有些忙,但也不至於連一天都沒得休息。休息的時候,像普通女生一樣,做做Facial。如果有兩天休息的話,一天會給自己休息,一天和朋友見面聚餐。休息的日子,主要是為下次拍攝作充電和調理。

ELLE:今年想要達成的事是甚麼?
全:首先《暗殺》將要上映,希望有好成績。其次,這幾年一直在工作,我想也是時候休息一下了,好好享受生活,充實自己。另會慢慢地商討下一部作品。

0

Shares

Text by Edit: MIN YONG JUN & Karen Woo / Translation: Queenie
Photo credit: AHN JOO YOUNG / 《ELLE》2015年6月號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