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尼特普. 怪誕人生

相異不相吸,臭味相投才是人性。這大概解釋了尊尼特普(Johnny Depp)這位怪雞超級巨星與唯世獨立的鬼才導演添布頓(Tim Burton)為何總是黏在一起。這對怪誕組合上一次合作,是在兩年前的《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中,將大家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打造成3D奇幻異境,而今次,他們將會再展看家本領,將懷舊元素、歌德式詭異氣氛與他們的黑色幽默共冶一爐,教你哭笑不得。

這是二人第八次合作。尊尼特普於新片《怪誕黑家族》(Dark Shadows)中飾演一位憎恨自己的殭屍Barnabas,因為傷透女巫Angelique(由法國女演員兼模特兒Eva Green飾演)的心而被活埋。二百年後雖然他重見天日,卻再度遇上了因愛成恨,欲將他至諸死地的Angelique。

電影的原裝版本來自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齣同名肥皂劇。尊尼小時候已習慣由學校跑回家收看這個節目。他在佛羅里達州長大,在少年時期就離開家鄉,睡在汽車上,是搖滾樂隊的結他手。他初時對演戲一點興趣也沒有,後來卻成為電視劇《21 Jump Street》的主角之一,其後他在John Walters編導的青春歌舞片《哭泣寶貝》(Cry-Baby)中擔正,並開始走紅。接下來的十三年他紅極一時。二○○三年上映的《魔盜王決戰鬼盜船》(Pirates of the Caribbean)讓尊尼的票房威力一時無兩,同時贏得第一個奧斯卡提名。他的電影總票房到目前為止總共進帳約六十億美元,這讓他成為荷里活其中一個最成功的傳奇演員。

現已四十八歲的他平日大多留在他法國南部及巴黎的家、巴哈馬首都Nassau附近佔地三十五公頃的私人小島,以及他接受訪問的洛杉磯寓所裡。他已有兩個孩子,前女友是法國歌手Vanessa Paradis。他的外表仍然超乎尋常地年輕、英俊,頭上反戴着鴨舌帽,身穿白T裇,袖子捲起,露出滿布紋身的雙臂。其中一隻手戴上白色皮手鐲以及多條銀鏈,下巴留着薄薄的鬍鬚。我就來跟他談談最近荷里活的熱門話題,關於他的新戲、和添布頓一起工作的點滴,以及他的生活和事業。

尊尼特普. 怪誕人生

ELLE:這齣電影的源起是你買了《怪誕黑家族》(Dark Shadows)的版權,然後推薦給添布頓的。為甚麼你這麼喜歡這個電視劇?

Johnny Depp ︰飾演殭屍Barnabas Collins可以說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當我還是小孩時,就已經非常喜歡這齣電視劇,我為他着迷。我有自己拿着Barnabas Collins海報的照片,那時我才五、六歲。我還記得每天下午放學由學校飛奔回家,就是為了看由Jonathan Frid扮演Barnabas。即使在當時的年紀,我已知道這齣殭屍肥皂劇很詭異。

ELLE:你飾演的Barnabas和原版有相似的地方嗎?

J.D. ︰原版主角Jonathan Frid是出生於加拿大的舞台劇、電視、電影多棲演員,他可說為觀眾帶來了引人注目的演出。而我做的是讓該角色再走前一步,令他看起來更怪、甚至帶點俗氣。我一向喜歡這樣,當你試着用差勁的方法去演戲,你的演出有可能很壞,但也可以很有趣。

ELLE:添布頓在Pinewood外景場地搭建整個村落作拍攝用,其實他何必大費周章,不能借助特別效果嗎?

J.D. ︰這的確可以用後期製作,但添布頓喜歡在真實的場景中拍攝,這對演員來說也好些,你會在電影中看到效果。

ELLE:你好像從來不擔心自己在鏡頭前看起來很糟糕?

J.D. ︰不擔心。我認為醜比美麗更好,因為最終它的魅力能維持得更久。地心吸力會對我們所有人起作用,美貌始終都會褪色。

ELLE:你為了演殭屍這個角色如何減磅?

J.D.︰靠飲綠茶,再吃很多低果糖水果,如菠蘿和士多啤梨。

尊尼特普. 怪誕人生

ELLE:這是你和添布頓第八次合作。當初你們是如何認識的?

J.D. ︰我們是在洛杉磯一間咖啡室認識的。從第一秒傾談開始,已即時發現大家在許多層面都有共同點:我們都對怪異的事物着迷。從那時候起,我只想成為一名稱職的演員,盡量滿足這位導演所要求的效果。我經常希望自己不會令他失望。

ELLE:你們之間最特別的是哪方面的關係?

J.D. ︰最特別的是他幸運地給了我八份工作,而我正期待第九份。我們從來沒有意見分歧,工作過程都很順利。最厲害的是我們很有默契,不需宣之於口就能做到彼此心目中的要求。當人們聽到添指示我演出時,又或者是我們在拍攝現場談論一些事情時,其他人都會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正在說些甚麼。曾經試過有一名工作人員聽見我們的對話,在交談了十分鐘後他走過來說:「我一個字也聽不明白你們究竟在說些甚麼!」我非常喜歡添,因為他總是跟同一組攝製人員工作,我全認識他們,跟添一起工作就如同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一起那樣舒服自如。

ELLE:你是否每次都很期待看到你們最新的合作成果?

J.D. ︰不是。我覺得欣賞自己有份參演的電影有點難度。我享受過程,比較喜歡留在拍攝場地那個時刻,但不能忍受看到結果。因為很多時總會有:「我當時怎麼會這樣做的呢?」之類的想法。

ELLE:在過去幾年你曾經演出過許多古怪的角色,有特別的原因嗎?

J.D. ︰這正是我經常做的事情,總是飾演一些被「正常」人視為「怪物」的角色。但演出這些角色可以獲得很多樂趣,我樂於擔演一些自己做夢也沒有想過會做的角色,做一些從沒在現實生活中做過的事情,又或者是和其他人交談時採用自己從來不用的方式。

ELLE:你有否擔心演繹得過了頭而使觀眾對你反感?

J.D. ︰我常感到自己很幸運,在令觀眾忍受如此怪異的演出後還有工作做(大笑)。即使某些電影以商業角度來說是失敗的,但對我來說亦已算是非常成功。事實上《魔盜王》、《朱古力掌門人》及《愛麗絲夢遊仙境》在商業上的成功當然很好,但這不會改變我選擇的工作和演繹方式,至今我仍然在做自己以前經常做的事情。

ELLE:對自己特別的品味保持忠誠是否很難?

J.D. ︰我要經過掙扎去保持自己的特色。有些經理人會說:「你為甚麼和自己過不去?」但我知道如果走他們想我走的方向,肯定是死路一條。我要保持自己的立場和向他們說:「不行。我不會做你們要我做的事情,而是我自己想怎樣做。」

尊尼特普. 怪誕人生

ELLE:你為甚麼如此熱愛演戲?

J.D. ︰演戲就是要把自己推到失敗的邊緣,直至你想:「如果這個行不通,後果將會很壞,但如果行得通的話,則會很好。」當我的時間將盡時,我希望自己能說:「在生命中的這一段,我一直過得很實在,對自己誠實和沒有輕易妥協。」我時刻都在提醒自己要忠於個人,這樣做可能會得罪某些人,但仍然值得冒這個險。這些年來還能堅持,對我來說簡直是個奇蹟。

ELLE:你是否為《魔盜王》系列的成功而感到開心?

J.D. ︰是的。我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情,以及和全部我想合作的人一起工作。我一直都很享受和珍惜這些演出機會。在發展事業之餘,美滿家庭也帶給我的生活不少新意,讓我嘗到做人的成功滋味。

ELLE:你認為自己是超級巨星嗎?

J.D. ︰(大笑)不是。我聽到此讚譽感到很震驚。因為剛開始出來社會工作時我做過絲印T裇,賣過鋼筆,也做過地盤,甚至在氣油站工作過。我曾經做過一名工廠技工,被分配到裁縫組。曾有一段時期也有過許多不愉快的演出經驗,後來的發展可算是超現實的。

ELLE:拍攝第一集《魔盜王》時,有沒有想過會拍續集?

J.D. ︰沒有。我從沒想過這齣電影會成功到促使迪士尼開拍續集,但能有一次如此受歡迎的演出令人很有滿足感。以前從沒有過這樣的經歷。通常戲院每次只有二十個人看我的電影!我的電影現在迪士尼演出,以後可能連我的孫子也會去看,這類想法對我來說有點奇怪。

ELLE:如何看待有些人說你:Depp接拍這些商業電影令他們感到被出賣?

J.D. ︰我從不在意這些。我太喜歡Captain Jack這個角色,如果他們現在叫我拍《魔盜王》第七集我也會欣然接受。

ELLE:你還有沒有其他想演出的角色?

J.D. ︰莎劇《哈姆雷特》(Hamlet)。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說我應該在還未太老的時候做這件事情。如果有機會演出Hamlet將會很有趣。若是小型一點的Hamlet式製作,用不同的手法去表達就最好。我問過方言專家,他們說在莎士比亞時代比較流行都柏林(Dublin)式口音。我不介意去克服這些語言方面會遇到的困難。

尊尼特普. 怪誕人生

ELLE:家庭對你的事業有何影響?

J.D. ︰家庭令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然後成為一名更好的演員。我比以往更專注。從前我不知道甚麼叫快樂,因此,我不會像現在般欣賞事業帶給我的滿足感。我以前覺得很孤獨,總是想辦法麻醉自己:通過飲酒、不注意飲食、不睡覺、狂抽煙來糟蹋自己。如果我現在還像以前那樣,我可能會把自己毁掉。

ELLE:你最近的生活方式是怎樣的?

J.D. ︰我完全是個住家男人。我喜歡全家人在一起的感覺多於世上任何其他東西。最妙最美的感覺就是看着自己的小孩長大,成為小大人。

ELLE:你空閒時會做些甚麼?

J.D. ︰看很多YouTube影片及荷里活電影,新的和舊的都看。閱讀、彈吉他、替居所髹油,我很少外出。如果出去吃飯,都是一早已計劃好的。

ELLE:如果你可在任何地方散步而不被注意,你會去哪裏?

J.D. ︰我會和孩子一起走,然後讓他們知道甚麼是他們不會和父親一起做的事情。事實是,當父親走過滿布人群的公園時,一切皆會變得很奇怪。

ELLE:你盡量不讓孩子暴露在公眾目光之中。

J.D. ︰但那些狗仔隊會偷偷摸摸地接近你。孩子們都知道這是一種遊戲。他們頭腦清醒得很,他們明白對我和對母親來說這純粹是一份工作。

ELLE:你好像不太願意成為名人。名譽是否仍困擾你?

J.D. ︰你永遠不會習慣這種事情。這就是為甚麼我很少會離開自己的家。我的私人世界不是任何其他人應該關注的事情。如果你老是給人盯着的話會覺得怪怪的。我明白自己很幸運,以及自己處於一個如何優越的位置,名譽最終帶給了我、我的家庭及孩子甚麼。但與此同時,有些時刻你又希望過正常生活,不過總有一天,我也會變得寂寂無名。

0

Shares

Text by Bruno Lester, Translation:YEE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