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KAON

 「隆重已讓我覺得疲累,寧靜安穩夠我所需。」四年前的一首《小日子》,原來已是《My Secret Live》演唱會的預告。生活越複雜,我們越應該專注體會。在這個歌頌人類要仿效電腦一樣「多工」的大時代,難得這位Diva今年還是可以心無旁鶩專注於一個屬於她和她一眾side track的演唱會,17晚演唱會「僅」能容納不足二萬人,絕對談不上是理想的KPI。但當Joey淡然地說:「我今年只做了一個演唱會而已……」卻是包含着無比的滿足感。歌有歌的命,當side track都可變成主角,不流行都可變成流行,因為這位揮着翅膀的女孩之專注,讓我們的「小日子」變得美好、也變得更有希望。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s Joyce Mak & Kyle Wu;hair HEIBIE MOK@HAIR CULTURE; makeup HUBEI HAR; coordination ODE SUNG.

第18 場演唱會

去年年底的《ELLE》封面故事,Joey首度分享將舉辦一個「side track演唱會」,就是後來叫座更叫好的《My Secret Live》演唱會;今日再遇Joey,碰巧也是《My Secret Live》現場錄音專輯和DVD面世之日,然而就算沒有現場錄像、錄音的溫故知新,17晚的每一幕在Joey腦中還是歷歷在目,一切的感覺、餘韻也依然強烈。「這個show做了17晚,總共只有一萬多位觀眾能夠在現場觀賞,的確今次演唱會規模較小,但讓我可發揮的空間卻比過去的演唱會大得多,最重要是能夠呈現出容祖兒的真喜好、真性情、真感覺,所以我把許多時間、心機投放在這張演唱會現場錄音專輯和DVD之製作上,因為我希望當時有入場的觀眾可以拿着這張製成品重溫當晚的感覺;也讓更多沒有觀賞演唱會的歌迷,可以感受整個show的一切。」

廣東碟優先

或者可以說,《My Secret Live》對容祖兒而言更像是音樂路上的「中轉站」,2017年大部分時光她都把心思放到籌備、演出演唱會上,整個過程、經驗也讓一直在為其他工作上醞釀着新方向的Joey找到「答案」。例如按計劃她本應該開始製作久違了的全新國語大碟,但自言喝着廣東歌「奶水」長大的Joey還是選擇了「廣東碟優先」。「做完演唱會後我好希望可以跟監製舒文做一張廣東大碟,他給予了我許多音樂上的養分,這些年來也製作了很多好歌給我,演唱會中也唱了不少,讓我們回顧了彼此的成長。這幾年來他也跟不同的歌手和創作人合作,所以我和舒文都希望能夠2017年再聚頭,再做一張具水準的廣東唱片,這是我今年餘下在工作上的一個願望。當然,國語碟方面也要起步,畢竟目前的氣候不容許你選擇只做國語或廣東碟,一定要『雙線發展』,只是廣東碟我和團隊都已有頗清晰的方向。」

感激20 年前的我

Joey早前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文藝晚會」上獻唱了《最好時光》,氣勢磅礴激昂。這20年來,Joey的確跟我們經歷過不少最好時光,只是我依稀記得,回歸前後的日子Joey經歷了唱片公司撤出香港致使歌手夢受挫,不禁好奇那段日子的Joey是迷惘?是失落?「老實說,當時我其實一點也不迷惘,反而仍很樂。對我而言,真正覺得迷惘的反而是入行後拼搏了好幾年,嘗過成功的『甜頭』、滋味,想再往上爬或突破自己時卻停滯不前,才讓我有『迷惘』的感覺!當你從來未試過擁有,你是nothing to lose;但當你擁有過,你會很自然想前進、想不斷挑戰自己,卻不知難度是這樣高。」

而那時助Joey突破事業和心理樽頸位的就是「代表作」《我的驕傲》(和國語版《揮着翅膀的女孩》)。「每一次我唱這首歌時都依然感動,這首歌是我成長過程的一個寫照。每一次唱這歌就像面對着過去的自己,回看那時候發生過的事、唱過的歌,尤其當想起那時候自己所懷着的一份衝勁時,我都會被自己感動着!」這一刻的Joey又有哪些話想再跟入行前的自己說?「我想多謝她在我人生中第一個如此重要的關口上,能夠保持這樣輕鬆的心情去面對,但同時依然樂觀、積極和堅守着信念。」

追求安安定定的愛情

這些年來,容祖兒唱過無數不同題材、故事的「情歌」,眼前這位「情歌天后」的愛情生活也備受我們關注。像今年初,一次活動上她就輕輕提起「結婚」二字,翌日就是鋪天蓋地被解讀、演繹成為「容祖兒會在40歲結婚」、「容祖兒40歲才想結婚」等不同版本的報道。而距離她口中的「適婚年齡」只餘下三年,我更想知道這一刻的容祖兒最憧憬怎樣的愛情?

「愛情是很有趣的感覺,人在不同的階段也有不同的愛情觀和需要——年輕時追求的是轟轟烈烈、義無反顧的愛情,只顧向前衝,就算跌得損手爛腳、會受傷也沒有所謂;長大了,就發現舒舒服服、安安定定、平平穩穩的戀愛是這個階段自己最需要的;可能到了下一個階段又有不一樣的需要……一直以來,表面上大家都會覺得我很tough,是位『女漢子』,不過在《My Secret Live》曲目中的最後一首歌我選了《與貓共舞》,因為內心裡的自己還是很渴望做一位緊抱着小貓,然後在憧憬、期待愛情出現的女生,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像《與貓共舞》中的『她』。」這時,影樓中一直靜靜的活在自己世界的小貓「阿Foo」竟然叫嚷起來,也許牠是在請纓要當Joey的「舞伴」吧!

詳細內容請閱《ELLE》香港版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