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祖琳, Jo Koo

思覺失調並不罕見,以香港人口計大約有1%便患有此症,而且患者近年有年輕化之勢。可惜社會上各種誤解、偏見及歧視,往往對病人及其家人造成壓力,令他們諱疾忌醫,錯失最佳的治療時機。

小谷(谷祖琳)近年大力推動大眾對此病的認知,淡化社會上對於思覺失調的標籤效應,為年輕病患者,重新帶來希望和光明。

小谷這天笑得很開懷。與化妝師討論化妝心得時她笑;與攝影師研究怎樣拍攝甜品時她笑;逗玩着8個月大的女兒劉心時她更是笑得幸福滿溢。

怡然自得的快樂,得來不易。6年前,她20歲的弟弟谷祖堯受情緒病困擾,於九龍塘喇沙書院跳樓身亡,事發地點正是她祖母於年多前因病自殺的同一地方。摯親接連離世,讓家中原本經常輕鬆吵鬧的歡聲笑語換成了沉默和低泣。一連串無法排解的問題曾讓她徘徊於情緒病的邊緣,即使是多年後的今天,她仍猶有餘悸。

谷祖琳, Jo Koo

「弟弟的病來得很突然,當時我們都不知怎辦,身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有人說他是精神病,又有朋友一口咬定他撞邪。我們也有帶他看心理醫生,但最後事情還是發生了。」突如其來的消息令她幾近崩潰,雙手震得不能回覆朋友的SMS。

6年過去,談起當時的情況,她仍會不自覺地抓住雙臂,似要捉住那曾經一度迷失的自己。「『我接受不到』、『我捱不住了』,這些對白我演戲時說過很多次,但到自己親身經歷,才明白到甚麼是『接受不到』。試過無數次睜開眼睛,安慰自己說:『幸好,原來是一場惡夢。』,然後發現自己身處醫院病房中——是真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但一切又顯得那麼不真實。好一段時間,我一直身處在這種很奇怪的狀態之中。」

摯親離世的傷痛,只有家人才能真正明白,偏偏大家都同樣受傷痛困擾,大家都不提、不說,久久未能排解。「我不斷對自己說:『我一定要鎮作,一定要撐住!』不能讓自己失控。若連我也倒下,那父母怎麼辦?其實父親當時想的應該也一樣,所以一直固作堅強支持我和媽媽。」

谷祖琳, Jo Koo

一步一步走出陰霾,同時將傷心化作動力。她與母親以弟弟「祖堯」之名在內地建立學校,為弟弟圓夢。母親喜歡煮食,她為母親開設私房菜;自己喜歡炮製甜品,於是她從學師開始,邊學邊試,於大坑開設了甜品店小甜谷。小店大受歡迎,分店再開,過程看似順利,其實別人吃在嘴裡的甜,內裡藏着百般滋味。

現在她是思覺失調學會的副主席,而且絕非一般名人掛名式的參與——從開會到籌備各種活動,例如4月21日的百仁基金慈善跑,她事事親力親為。即使工作再忙,她堅持要盡能力幫助有需要的人。「這是一定要做的,你不明白這有多重要。」她頓了一頓,繼續道:「有時病者的家人只需要很簡單的幫助,即使只是一句話。

若果當年有人對我說:『不要緊,情緒病很普遍,好好看醫生、吃藥病情就會轉好的。』那結果便可能會很不一樣。」而她的美麗願望,便是有一個能讓情緒病患者放心治療的家。「因為現在的思覺失調患者,即使病情不算嚴重,亦要住進精神病中心,和其他病情較重的精神病患者一起接受治療。這對他們的病情可能會有反效果,所以我很希望能有一個氣氛輕鬆一點的療養所,能讓他們真正放鬆,安心接受治療。」

訪問期間,女兒劉心被冷落後忍不住哭起來,但媽媽小谷一伸手抱抱,小女孩便立刻破涕為笑……小小的生命會哭也愛笑,因為喜怒哀樂,本來就是與生俱來的情緒。在掉進哀傷時能否重投快樂,除了靠着個人意志外,有時候,也靠那及時伸出來的一雙手。

0

Shares

Text by Styling: Momo Liu / Hair: Nathan Kang@Hair Corner/ Makeup: Chris Hung / Wardrobe: I.T. & Zara Kids / Text: Aleung / Photo: Kwok Chi (facebook: HUEN KWOK CHI photographer) / Coordination: Valerie Leu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