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萱:「不屬於我的就不能拿走!」
Photo Credit: RICKY LO;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 LENKA WONG; hair KEITH WO at LA BIOSTHETIQUE; makeup KAMEN LEUNG; Special thanks to ROCHE BOBOIS for the beautiful chair.

拍電影、拍廣告、排演舞台劇,簡單一個字就是「忙」。宣萱忙到一個點,是完全沒有時間回訊息,除了走路的時候。因為邊行邊看手機,結果在街上發生「拗柴」事件。這天,她是帶傷前來拍攝封面照的,貴為Marvel 家庭新成員的宣萱不懂飛天遁地,卻強在骨子裡。她在約定的時間之前抵達,化妝、試衫、受訪問全程笑容滿面若無其事 — 神盾局科技部總工程師的強,不來自蜘蛛、雷電或者超強科技,她的強來自父母的基因,還有好些陪伴她成長的強者⋯⋯

對於香港的漫威迷,宣萱成為主題公園遊樂設施的角色林樂詩,與蟻俠Paul

與Paul Rudd合作非常開心

對於香港的漫威迷,宣萱成為主題公園遊樂設施的角色林樂詩,與蟻俠Paul Rudd合作,是興奮的。由於宣萱本人也是Marvel 粉絲,這次合作對她來說更別具意義。「最初知道有機會跟Paul Rudd 見面,覺得好緊張,但其實他很平和親切。出場前,一個人在台邊站着,身旁沒有助手,我問他要不要坐一坐,他說:『不用了,我想到處走一走、看一看。』」

宣萱是那種每一齣漫威電影都必看,在戲院看過了,電視重播又再看的超

超級漫威粉絲

宣萱是那種每一齣漫威電影都必看,在戲院看過了,電視重播又再看的超級粉絲,不過說到心目中最強的漫威超級英雄,她認為是美國隊長。「Iron Man 我是喜歡的,因為他很cool 很有型,但我更喜歡美國隊長,他很忠正,永遠按着宗旨做人,對於自己的信念,他會牢牢抓住。正如當初他由很瘦弱的男生變得很強壯,那位製造他的科學家提醒他要跟隨自己的心而行。有些人很容易受引誘,意志受到動搖,但美國隊長沒有,即使他打到幾乎沒命,連盾牌都爛了,他還是要繼續下去。」

宣萱說,她做人處事,很多時都會受到心中那個美國隊長影響,難怪一直以

堅強的亞洲女孩

宣萱說,她做人處事,很多時都會受到心中那個美國隊長影響,難怪一直以來,鏡頭前的宣萱總予人爽正坦率和正氣凛然的感覺,就像《尋秦記》中的烏廷芳,近年還多了一份《不懂撒嬌的女人》Mall 姐的硬朗幹練。現實中的宣萱也是正氣正義的女俠,13歲時,父母把她送到英國讀書,她遇事會勇敢發聲,有人把她的東西拿走,她會一直追着不放,直到把失物取回來。這樣勇敢的亞洲女同學,不僅避過被欺凌之苦,還被老師選為領袖生,「當時來說,讓中國人擔任這種職務是十分罕見的。」她說。

宣萱這種耿直的性格,是拜父親所賜。「爸爸工作忙碌,小時候不可以常常見

難忘爸爸身教

宣萱這種耿直的性格,是拜父親所賜。「爸爸工作忙碌,小時候不可以常常見到他,但他講過的話,我會記在心裡。」有一次,宣萱到爸爸的公司探班,離去的時候,她隨手拿走一支原子筆,父親見到,着她馬上把筆放回辦公桌上。「我好奇爸爸為甚麼連一件文具都不能帶走,只是一支筆,他平日回家也會工作啊!他告訴我,因為物件是屬於公司的,屬於公司的東西就不能帶走。」

在宣萱的眼中,爸爸跟美國隊長一樣,也是強大的,她牢牢把父親的教導全

爸爸跟美國隊長一樣

在宣萱的眼中,爸爸跟美國隊長一樣,也是強大的,她牢牢把父親的教導全記着。直到成年,她漸漸明白在堅持宗旨和原則的同時,也需要學習在不同環境面對和實踐。

2002年,差不多入行10年的宣萱就這題目上了一課。她正在拍攝劇集《戇夫成

不屬於我的就不能拿走

2002年,差不多入行10年的宣萱就這題目上了一課。她正在拍攝劇集《戇夫成龍》,飾演傻丈夫的精明妻子凌彩鳳。她早聽聞有同事在拍攝場地失竊,某天,輪到宣萱,她從外景場地回公司後馬上報警。「其他失竊的同事多抱着息事寧人的態度,並沒有報警,但我不是着眼於損失的金額有多少,正如爸爸所講,即使只是一支筆,不屬於我的就不能拿走!」自此,同事給宣萱起了一個綽號——警察。

宣萱說,警員替她錄口供時讚她該做的步驟大都做對了,只有一項沒有做

伸張正義反被譏諷

宣萱說,警員替她錄口供時讚她該做的步驟大都做對了,只有一項沒有做對的,就是該在失竊地點報警。回憶起來,宣萱不禁苦笑,她從沒有想過,自己明明做得對,反過來卻被認為做錯了。失竊後報案,在某些人的眼中,成為多事、搞事的舉動。

雖然已經是17年前的舊事,對於當事人宣萱,談起來就像剛發生一樣新鮮

特殊情況需要調節

雖然已經是17年前的舊事,對於當事人宣萱,談起來就像剛發生一樣新鮮。不過她在分享經歷的時候並沒有咬牙切齒,跟當年30出頭的初熟女生不一樣。當年宣萱對於真相的堅持,在媒體圈中是頗聞名的,對於自己有講過甚麼,沒有講過甚麼,那個百分百正確版本十分在乎,因此,很容易糾纏在是非中,新聞沒完沒了。隨着閱歷增加,她明白為自己訂定原則是應該的,但在特殊的情況下,或需要作出一些調節。

完整內容刊於《ELLE》香港版2019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