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花羅倫絲, Jennifer Lawrence, 愛瑪史東, Emma Stone
Photo Credit: BEN HASSETT for ELLE USA (Portrait); stylist SAMIRA NASR(Portrait); coordination JUNE CHOW, Getty Image, Internet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和愛瑪史東(Emma Stone)是荷里活出名好姊妹。對Emma Stone來說,友誼「幾乎是一切」,所以這位明星、Netflix節目《Maniac》執行監製兼Louis Vuitton最新香水代言人,要求找來其老友Jennifer Lawrence來訪問她。她倆在紐約討論Emma的新計劃、公眾目光下的生活以及即將踏入30歲的日子,並由《ELLE》記錄下來。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好,我們開始吧!Emily(編按:Emma的真名是Emily),你是最好的,你有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好,我們開始吧!Emily(編按:Emma的真名是Emily),你是最好的,你有意見嗎?

愛瑪史東(Emma Stone):天啊!嗯,我沒意見。

J.L.:下一題—你這麼漂亮,是如何做到的?

E.S.:(笑)你常說的那句《最爆伴娘團》電影對白是甚麼?

J.L.:「你聞起來像松果,看起來像灰姑娘。」你有意見嗎?

E.S.:她經常跟我這樣說。

J.L.:訪問真令人神經緊張!我要開始我的問題清單了。Emily,你跟我從未談過演戲,因為我們都不是自我的人。(Emily 笑)所以我們現在應該談談演戲。

E.S.:好的。

演戲有助發洩情緒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當你演戲時,會運用你的想像力嗎

演戲有助發洩情緒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當你演戲時,會運用你的想像力嗎?會利用以往的創傷嗎?

愛瑪史東(Emma Stone):這是個好問題!

J.L.:我知道!我是出色的訪問者。(兩人同笑)

E.S.:嗯,我偏向利用許多真實發生在我人生裡的事情,拉出某種經歷所帶來的感覺。擁有這些感受,起碼是具生產力的(笑),這就是我開始演戲的原因。我猜我某程度上運用了想像力。

J.L.:所以你能因為想像到可怕的事情,而純粹地哭起來?你是如此敏感的嗎?

E.S.:Jen ⋯⋯

J.L.:我熟識你,但我要替不認識你的人提問。Emily,你是敏感的人嗎?

E.S.:我敏感到一個有問題的程度。

J.L.:Emily 看電視時會臉紅,會為電視上的人臉紅。

E.S.:(笑)我之前跟治療師談過,她說幸好我找到了(演戲)。

J.L.:一種發洩的方法。

E.S.:我11歲起在少年劇場演戲,但當這成為工作後便變得奇怪。然後有其他部分,例如坐在這裡,我跟你之間放着錄音機,這不是你還是孩子時會想到的事。這是一個安全和很好的地方,可以去感受許多。

迷人茁壯的30歲愛瑪史東(Emma Stone):說真的,踏入30歲—因為1 1月我便踏入30

迷人茁壯的30歲

愛瑪史東(Emma Stone):說真的,踏入30歲—因為1 1月我便踏入30歲—我知人們會談論踏入30歲和當中的經歷。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30歲,迷人的,茁壯的!

E.S.:(笑)我20來歲的日子真的很有趣,過去十年發生了許多事,有正面的,也有不那麼正面的。踏入30歲,比起只活在我年少時的夢想中,做我喜愛的工作,結交朋友和經歷一切,現在作為一個成年人,我想得到甚麼呢?

J.L.:你想從這世上得到甚麼?

E.S.:這是要沉思的有趣事情,我喜歡沉思。

J.L.:你經常沉思。

E.S.:我實在不能自已。

J.L.:有甚麼結果嗎?

E.S.:有時候有。

J.L.:你介意說出來嗎?

E.S.:有時候有結果,然後有許多未能成眠的晚上。

J.L.:你認為甚麼導致你焦慮?這是天生的還是發生過甚麼事情令你變得極度敏感,抑或你覺得你是自然而然地傷感?

E.S.:我覺得全部都是。

J.L.:你記得你最焦慮的日子嗎?

E.S.:記得!當我7 歲時,我的恐慌開始發作,我有跟許多人提過。我的母親常說我的神經長在身體外,但我很幸運,因為焦慮令我總是充滿力量。

J.L.:實際上你很愛冒險,而且悠閒。我知你聽到這點會感到意外,但我知你是悠閒的。(Emily 笑了)

E.S.:我想很大部分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歡活着。我有六個月沒有拍戲,這感覺很好,因為我有時間跟朋友一起和旅遊。

朋友是自己選擇的家人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發現你經常提到友誼。你最

朋友是自己選擇的家人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發現你經常提到友誼。你最喜歡的朋友是誰?

愛瑪史東(Emma Stone):我真的很喜歡Pippi (Jennifer 的狗)。

J.L.:她很有個性。

E.S.:我喜愛Pippi 的母親(指Jennifer)。

J.L.:朋友對你來說重要嗎?

E.S.:我覺得友誼幾乎是一切。這是我踏入30歲前所發現的一項事情—朋友是你選擇的「家人」。你會發現,你的友誼跟你一起走進人生下一階段的人—儼如自己的家人。

J.L.:你覺得友誼中最重要的是甚麼?

E.S.:忠誠是很重要的。

J.L.:噢,我喜歡你指向我。

E.S.:你是我多年來其中一位最忠誠的朋友。知道我們能一起歡笑,令我覺得不是所有事情都沒有甚麼大不了。

社交媒體很奇怪愛瑪史東(Emma Stone):現在好像許多人都要公開地從中學習,因

社交媒體很奇怪

愛瑪史東(Emma Stone):現在好像許多人都要公開地從中學習,因為世道很奇怪。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你指社交媒體?

E.S.:對。

J.L.:說起來,你不常在社交媒體現身,為甚麼?你對社交媒體有甚麼想法?

E.S.:我覺得這對我來說不是正面的東西。

J.L.:有甚麼事情是你不會在乎的?

E.S.:我穿甚麼,我看來怎樣。幾年前我很掙扎,覺得我的外表會被審查。之後我意識到真正困擾着我的,是人們或會評論我本身已經很擔心在意的事情。但這些我現在不會多想了!然而在以前,如果我對一些事情感覺已很差,當我聽到別人談論時,會加倍感到困擾。

J.L.:是的。

E.S.:再說,除了我自己,到了某一天,沒人會真的在意。(笑)

J.L.:不幸地,大眾是會在意的。

E.S.:唔,可能是30秒。

演藝工作的好與壞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個人來說,你演過甚麼角色為你帶

演藝工作的好與壞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個人來說,你演過甚麼角色為你帶來最大影響?

愛瑪史東(Emma Stone):我很喜歡演出《萬能隊長》,那大約是十年前。那是我人生中很緊張的時期,剛滿20歲,所有事情都剛好拼湊在一起,那時期真的帶來很多影響。

J.L.:你有想過自己贏得奧斯卡嗎?就是你做到的那樣。

E.S.:沒有。

J.L.:工作中你最大的喜樂和負累是甚麼?我想到我的父母,以及我如何在勞工家庭中長大,所以我討厭跟那些活在自己世界以及遲到的人合作。這是工作啊!

E.S.:我也是呢!那會令我抓狂,缺乏敬業精神真的會使我發瘋。

曾經的低潮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你在人生中經歷過甚麼低潮,曾令你感到

曾經的低潮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你在人生中經歷過甚麼低潮,曾令你感到失去自信?

愛瑪史東(Emma Stone):噢,天呀,我昨晚便經歷低潮。(Jennifer 笑)當我少年時,我真的活得很輕鬆,到20來歲,我實在脫軌了,很多事情都變了。不管保護層是甚麼,那個為自己築起的保護罩—這是我的個性,這是我的身份—完全的破碎了。

用真實的方法看世界J.L.:甚麼破碎了?安全感?E.S.:我人生的結構大大轉

用真實的方法看世界

J.L.:甚麼破碎了?安全感?

E.S.:我人生的結構大大轉變了,我不知道要怎樣去面對,你明白嗎?我的父母離婚,當我的事業剛起步時我經歷了這些,全都一次過發生。

J.L.:以實例來解釋一下吧。例如我穿上一條裙後看來很瘦,可能是因為我小心飲食,沒有吃一整個薄餅,才能穿得進2碼的裙子!(Emily 笑)人們不惜一切為自己營造完美人生的形象,使我很生氣。我記得你首次說起焦慮時,我有種「我也是」的同感,然後我覺得自己說起來也沒那麼壞了。你用很真實的方式去看世界。

J.L.:等等!我們要談《Maniac》。

能重聚是美事愛瑪史東(Emma Stone):我喜歡《Maniac》的地方,是當中提到內心在掙扎的

能重聚是美事

愛瑪史東(Emma Stone):我喜歡《Maniac》的地方,是當中提到內心在掙扎的人們會嘗試用藥物去解決問題,但當你看完整個節目,便明白人際關係和愛是唯一能帶領我們走過人生低谷的東西。我喜歡這意念,我喜歡Jonah Hill 。我跟他在我首部電影(《弊傢伙⋯ 玩大咗》)中合作過,所以就似是1 1年後重聚。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那時你見到他,他像個大人物嗎?

E.S.:我那時才17歲。

J.L.:那時你名不經傳?

E.S.:(笑着改變聲線)那時我名不經傳,那時我名不經傳!那時對他來說同樣尚早。對!過去1 1年明顯發生了許多事,所以能重聚是一件美事。

醉心唱歌跳舞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你的聲音很美,但你討厭唱歌。愛瑪史東

醉心唱歌跳舞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你的聲音很美,但你討厭唱歌。

愛瑪史東(Emma Stone):我不討厭唱歌!我喜愛唱歌。

J.L.:你說的是近期的事,你以前會說「但這是音樂劇」。我們去看你《Cabaret》的(百老匯)演出,你像是說「我很糟糕」,我覺得你不是。

E.S.:你來看我演出《Cabaret》的晚上,我的一雙隱形眼鏡都跌了出來。

J.L.:盲頭蒼蠅一樣。

E.S.:那很奇怪,我一生人都沒發生過那種事。

J.L.:我沒有留意到呢,出色的表演令我全程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E.S.:你是最好的!

 

完整內容刊登於《ELLE》香港版十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