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花羅倫絲 Jennifer Lawrence, 珍妮花羅倫絲, Jennifer Lawrence, 珍妮花羅倫絲 專訪, Jennifer Lawrence 專訪
Photo Credit: MARK SELIGER ; stylist ISABEL DUPRE; stylist assistant LAURA SOPHIE COX; hair JENNY CHO; makeup FULVIA FAROLFI; nails JENNA HIPP; set design JESSE NEMETH; text MARIE PASCALIN; translation JENNY CHAN; Getty Image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把自身純粹的美和爆發的天賦帶到她的許多作品中,從商業片到獨立電影都有……其最新角色是為Dior新款香薰JOY by Dior擔任代言人。我們與這位充滿活力的明星會一會。

年僅22歲便嬴了奧斯卡影后的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荷里活成 了她的天下

年僅22歲便嬴了奧斯卡影后的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荷里活成 了她的天下。她擁有鄰家女孩的味道,率性而為,尤其愛吃漢堡包和看真人騷。六年後的今天,憑兩套超級大片(《X 戰警》和《飢餓遊戲》)以及三個金球獎,這位美國女演員繼續在高成本大片和藝術電影之間遊走,如早前 Darren Aronofsky 導演的電影《Mother!》,題材黑暗又富爭議性。現年28歲、雄心勃勃且著名是工作狂的 Jennifer 近況如何呢?她終於抽出時間去做一些演戲之外的事情了。

活著不再只為工作ELLE:你是不是那種喜歡拍電影多於度假的女演員?珍妮

活著不再只為工作

ELLE:你是不是那種喜歡拍電影多於度假的女演員?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哦,不!我變了,我年輕時除了工作之外,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生活。我專注於工作,但我現在可以休息一下,對某些事情說不,也不必閱讀所有寄給我的劇本。我可以放慢腳步,在其他方面發展了。 我對政治也充滿熱情。選舉令我大大地改變了,對貪污以及放鬆管制這些課題十分關注。我與反貪污組織Represent Us密切合作,努力接收資訊,這需要大量時間。同時,我正在忙着裝修我在紐約的房子,並照顧我的芝娃娃混種狗「皮皮」。對我的狗來說,我是很忠誠的母親呢。

ELLE:Ron Howard執導的傳記片快要上畫,你說很喜歡裡頭的角色Zelda Fitzgerald(1920年代美國

ELLE:Ron Howard執導的傳記片快要上畫,你說很喜歡裡頭的角色Zelda Fitzgerald(1920年代美國名媛兼小說家)。甚麼吸引你演這個角色?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她天生很強勢,蔑視傳統。她的作品非常出色,想像力很豐富,與Scott Fitzgerald的愛情故事也很令人着迷。他們是為彼此而生的,但同時也彼此毀滅。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關係—我比較幸運吧,喜歡平淡點的戀愛—但這也不等於我不覺得這故事很引人入勝啊!

ELLE:平靜的關係有甚麼秘訣?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三思後才說話!這是我學到

ELLE:平靜的關係有甚麼秘訣?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三思後才說話!這是我學到最重要的秘訣之一。

穿甚麼衣服不是重點ELLE:你宣傳電影《紅雀特工》時,有些女權主義者批評你

穿甚麼衣服不是重點

ELLE:你宣傳電影《紅雀特工》時,有些女權主義者批評你在寒風中穿上性感衣服,但你身邊的男人都穿得厚厚的。你有甚麼感想?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認為這是不負責任的。現在男女演員的薪酬差距正是討論的話題,我愛那件衣服便選擇穿了,就像我選擇穿其他衣服的一樣,這件衣服的討論,背離男女同工不同酬這個原點。我個人認為女權主義是經濟、政治和社會平等的鬥爭,與你穿甚麼衣服無關。

ELLE:你習慣經常被人注視和批判嗎?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盡量不去重視那

ELLE:你習慣經常被人注視和批判嗎?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盡量不去重視那些不了解我的人如何寫我。我生命中有些很好的人,我有很多好朋友,他們真的了解我。隨着年齡增長,我意識到不想讓他們失望。如果我讓朋友失望,晚上我會睡不着的。

ELLE:你和狗仔隊能和平共處嗎?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只可以說自己在學習

ELLE:你和狗仔隊能和平共處嗎?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我只可以說自己在學習放下。在全世界形成意見之前,我想有時間感受和理解我的事情,但我無法控制,必須接受。狗仔隊是這項工作的一部分。

《Mother!》改變了我ELLE:電影《Mother!》的批評和票房的失敗有令你感到不安嗎?珍妮花羅

Mother! 改變了我

ELLE:電影《Mother!》的批評和票房的失敗有令你感到不安嗎?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就算你早知這部電影那麼不受歡迎並警告我,我還是會演的。在我的所有電影中,我最喜歡它。我知道它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因為它是一部很好的作品。我以前從未如此致力演一個角色,從未在鏡頭前有這麼多的發揮。某程度上,在每一段演出之前我 都感覺到身體有變化,好像身軀主導了雙腿。這是一種精神體驗,它改變了我。

ELLE:成功帶來最多的是自信還是恐懼?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恐懼。壓力大了,看

ELLE:成功帶來最多的是自信還是恐懼?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恐懼。壓力大了,看你的人越多,期望也越高。

JOY by Dior 香薰新面孔ELLE:你將成為 JOY by Dior 香薰的新面孔,是 Dior 繼20年前 J ’adore

JOY by Dior 香薰新面孔

ELLE:你將成為 JOY by Dior 香薰的新面孔,是 Dior 繼20年前 J ’adore 以來再推出新款香薰,你有參與創作過程嗎?

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有的,我去巴黎見了 Dior 的首席調香師 Francois Demachy,在他的實驗室裡, 他讓我聞到他想用的各種原料。我們決定用 柑橘果香和花,並加入檀香—是一款迷人的女性香薰,充滿麝香味但又有點含蓄的。 我非常滿意成品。

 

 

完整內容刊登於《ELLE》香港版十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