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洛施,專訪,ELLE

Photo credit: Sam Wong /《ELLE》2015 年3月號

才這麼年輕,女生要經歷的事,梁洛施 (Isabella Leong) 都好像體驗了。然後,一切事過境遷,她就站在「瓶」上看風景。

在她眼裡,風光更是旖旎。今天的她,活得更自在。

按圖看全文。

Stylist: Winnie Wan / Assistant stylist : June Chow / Styling assistant: Agnes Ng / Hair Louis Tse@Popeight / Makeup: Omix B

其他獨家明星娛樂專訪

>>專訪林青霞:圓滿有時

>>專訪:Janice Man 的性感美麗新世界

>>專訪周迅:人生‧事業‧婚姻

>>專訪:鍾楚紅 生命中必須有花

梁洛施的轉變

今次我們在一幢古蹟裡拍攝封面故事。在地下室裡鋪展衣裙鞋履,原本狹小的空間更見擠擁,大家在通道上都要閃身而過。團隊忙着準備,還來不及細心欣賞古色古香的紅磚頭木地板。

踏入初春的天氣還是有點寒意,風也吹得凜冽,古蹟在金鐘繁華商業區裡的一角,倚山而立,位置不易找,我在小路等着封面主角到來。然後,她來了,依舊那樣笑臉迎人,笑容淡淡,不會過分含蓄也不太過分燦爛。

「你好嗎?」她從後輕輕的打招呼。 

這個早上還未見陽光,前天計劃的拍攝角度可能行不通了,攝影師與時裝總監在外面研究哪個位置還可以拍、沒陽光的話要怎樣拍、哪個新場景要配哪套衣服。大家都往外跑了,各忙各的,地下室裡就只留下我和 Isabella 和幾個工作人員。

「我很好啊,你呢?」我答道。我們就這樣,各自倚着門框談起來。 上次見面已是去年初,那時 Isabella 剛回港不久,忙着與師傅詹瑞文詹 Sir 排演舞台劇《快樂勿語》,不知是因為角色需要、為了入戲、還未習慣重投幕前還是甚麼,她那時候話很少、很少,眼神交代一切。所以這次再碰頭,Isabella 主動來問好,煞是驚又是喜。

梁洛施「我已鎖定當出色演員為目標」

她拍攝前一晚才剛由加拿大飛抵香港,跟我們時裝編輯試穿翌日的衣服鞋履,大家都折騰得很晚才回家。這天,她又精神奕奕的出現,比預定時間還要早到。年輕真好。

「我今次回來只留港一天,明天便回去了。」她有兩齣戲即將上映,今次特意回來為我們拍封面。可只有留一天,倒也太匆忙了吧?

「沒法啊,我掛念三個兒子。大仔快要入學了,我得回去打點。」她說。眼前的女生很年輕,但也別忘記她已是三子之母。

「要照顧小孩又要拍戲是辛苦的。辛苦在於我已經有家庭了,而我的家很遠,真的很遠,要長途跋涉去工作是最累人的,拍戲不累。」

家庭責任會令工作不進不退、在樽頸處原地踏步嗎? 「工作上沒有遇過瓶頸時候,我很喜歡演藝事業。由當模特兒、出唱片、當演員,體驗過這些後,我想我以後還是會以演戲為工作方向。」才 26 歲,說以後也太早了吧? 「對,我已鎖定當出色演員為目標。」她喃喃自語,好像是向自己說的鼓勵話語。 

「兒子也愛《Frozen》」

寫過不少封面故事,有些人是天生大明星,有些是天生的演員,而明星與演員的特質未必互通;有些明星真的讓人眼睛離不開她,那些人就算不發一言都會令人不期然向她行注目禮,然而,那個她未必是出色的演員。但 Isabella 是。觀眾看到的是《伊莎貝拉》的張碧欣、是《刺青》的竹子,而非 Isabella 梁洛施。她是天生的演員料子,因此在她的工作生涯裡沒有 Plan b,只做自己該做的事。
為張艾嘉張姐拍《念念》,是 Isabella 復出後正式主演的一齣戲。她在戲裡是個年輕畫家育美,小時候媽媽難產而死,只剩下對媽媽與哥哥的懷念。

育美與男朋友阿翔(張孝全飾)相愛卻不相親,二人總是吵架,後來因為意外懷孕,霎時不知所措。我們站在古蹟裡談過去,過去的牽絆變成現在的惦念,惦念從前或許會令人怕往前走。

Isabella 復出主演電影,也經過不少心理關口吧。「要留下小朋友去外地工作是最大挑戰,因為我是個很 hands-on 的媽媽,但不演戲我又會不開心。我很想工作,但又放不下小朋友。現在孩子漸長,我也逐漸找到工作與家庭的平衡點,能照顧小朋友之餘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今次只回港一天,真的很趕,Isabella 說回家前還要去給兒子買動畫《Frozen》的衣服。「他們很喜歡這套卡通片,我也有看,很感動呢,主角 Elsa 及 Anna 的姊妹情讓我感受很深。我有個姐姐,以前與她的關係很差,直至她生了小孩關係才好轉。她以往覺得媽媽偏愛我,較疼錫我,其實不然。我們年齡差距七年,溝通會有隔閡。」

曾聽說過孩子的小生命誕生,也是媽媽新生命的開始。在 Isabella 的生命裡,姐姐有了寶寶後,大家的關係也有新開始。「以前姊妹倆不親近,是心裡的一個芥蒂,她生寶寶是轉捩點。我去探望寶寶,而她又開始明白當媽媽的感受,我倆自自然然便好起來。」

老一輩的人常常說,兄弟姊妹比父母還要親,因為當父母老去,也只有兄弟姊妹可以互相依靠。「我很相信老人家這句話,所以是我主動去和姐姐修補關係。以前家境不算太好,時有吵鬧,然後我長大了點,成熟了點,便嘗試主動去彌補這個缺口。現在,我想一家人住在一起。自從我生了小朋友後,一家人好像四散了;我在加拿大、媽媽在香港、姐姐在澳門,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住在同一個城市裡便好了,這是我小小的一個心願。」她最惦念的還是家。

「戲裡有一幕,我在產房裡等待 BB 生下來一刻,張姐看見我的表情不夠放、不敢放。我來自單親家庭,在破碎家庭裡成長,有些事真的不想再記起。張姐知道我可以演得放開一點, 但我就是放開不了,她就在旁邊讓攝影機繼續拍、繼續拍,直至我能放開心裡包袱,把那角色情緒演出來。」對的,有時人生也太殘酷,在戲棚裡,導演是主宰一切的人, 她要你演,即使是心底裡最不願記起的回憶也要再次記,就像在塵塵土土裡徒手撥開一切,把原本用心遮蓋的往事都要挖出來。

「接拍這部戲前,張姐只是找我吃飯聚頭,我問她最近在忙甚麼,她說在籌備新戲,然後開始講新戲的故事情節。說着說着,她覺得我是育美,有育美的特質。把故事說罷,張姐隔了好一會兒才跟我說:『Bella,其實你適合演這角色,試試吧。』我說我需要點時間考慮,說到底,這角色這題材於我來說頗敏感,會觸碰到自己內心深處。但最後,我覺得……要放下就得放下,要豁出去便豁出去。這也是經歷的一種吧。」

她在「我覺得」後停頓了好久——「要放下就得放下」這番說話其實要宣之於口,可以很難,尤其是當你心裡有那段難以承載、難以啟齒的往事。要吐出以上的說話,也其實需要不少勇氣。

「與同齡的人相處,生活很簡單很開心」

接拍《念念》前,Isabella 有想過自己生命裡有拿不起、放不下的事嗎? 「人生在世,有時總會『唉,算了算了,不要再提起吧』的時候,當提及那些話題時,又會『算了算了,不要再提起』。可是,當事實放在眼前時,總不可以因為不想面對,所以不面對。我做人的日子不長也不短,其實每天都在上課。」

Isabella 在 2014 年裡主要在排戲、拍舞台劇,問她最大的得着是甚麼,答案倒出人意料。「有機會與年輕人、或與同齡的人相處。我成長過程裡沒經歷過這階段,接觸的人年紀都比我大,甚至大很多。我年紀很小便入行,沒多讀書。沒有與同齡人一起玩,詹 Sir 讓我有重拾這群體生活的機會,我很珍惜。那時候生活很開心,很簡單!一群人在玩,玩很很瘋,真的很開心。那段日子,每天只有排戲和吃飯,我們早、午、晚三餐都一起吃。現在還有保持聯絡,很好朋友。」

她說得興奮,眉飛色舞。在訪問裡,她提及好幾次自己書念得不多。那如果一天要重返校園,你會選甚麼科?「我會想念有關演藝的學科。我就是離不開這個演藝圈,哈哈!如果要念其他科目會很辛苦的,而且也不會成功。始終演戲才是我的興趣。」

雖然重投演藝圈,Isabella 說照顧家庭的時間仍會佔較多,做自己喜歡的事便要犧牲一點自己的休息時間吧。她年輕紀輕輕便在工作上、感情上、家庭上等等,經歷了許多,又會怎看香港女生呢?
「香港女生很勤力、很 Tough。不用怕因為太獨立而找不到愛情。女生是要獨立的,不用刻意改變自己吧。懂得你的男生自然會欣賞。」那你現在有拍拖嗎?「沒有!哪有時間呢!何況孩子年紀還小,照顧他們才是我的首要考慮。」

在別人眼中,Isabella 的人生好像星途暢順,活到 26 歲,遺憾過的都修補了,念念不忘的都放下了,如今最想念的,不是未來的誰,而是身在加拿大的三個小孩。要做到無牽無掛談何容易,還幸小妮子天性樂觀,凡事也從好的一面去想。以往或許難過的經歷,都變成今天的養分,滋養着在她腳下的泥與土,令未來的道路走得更精采漂亮。

0

Shares

Text by Jo Liu / 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Sam Wong /《ELLE》2015 年3月號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