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MEN》黃曉明專訪:英雄式浪漫鑄成

Photo credit: 韋來/Stylist: 小威& Samuel Lee (Cover)/Makeup: 張帥/Interview: 葉三/ Text: Kiman

一個沉重的身影緩緩拖進忽明乍暗的攝影棚,看輪廓,分明是我正等待着的那位中國以至亞洲當紅男星黃曉明。但臉上一種深沉如鐵鉛球的疲累,你不會相信這個男人與平常在鎂光燈下的美男子是同一個人。

直至裝扮完成,走進拍攝的佈景前,在快門聲響起的前一刻,他變成了另一個人——平常你我都見到的那個花俏俊逸的黃曉明

拍攝完畢,帶着累態跟我談起家人、愛情、工作,所有也不過在交待一件事情:如何鑄成一個男人。

(按下圖續)

男人的信仰

拍照期間,這個完全進入工作狀態的黃曉明,一如變戲法地出現在我面前:玩世不恭的笑容表情、從容自信的肢體表達,將層次複雜色彩斑斑的一眾花俏新裝都好好地駕馭起來。

極有效率地完成了數個造型後,他在燈光明晦間走到我身旁,站着,深深呼了一口氣,彷彿是用來摔開一層無以名狀的外殼,動作極慢地在我旁邊的空椅子上坐下,並禮貌地說聲你好。

我嘗試打開話匣子:曉明,今天很累吧?曉明的聲音卡在喉頭,仍然非常緩慢地道:「對,昨天晚上拍東西拍到深夜,是非常地累了。」

和曉明的距離感突然消失了,我才猛然醒起,眼前這個人,跟我跟你都一樣,有血有肉,會懂得累懂得傷心懂得煩惱。

要一個男人變得眉飛色舞,最好的方法是跟他談他的專業,要理解他對「鑄成男人」的想法,我們談起了他演活過的角色。

「最喜歡的就是現在還在拍的《太平輪》內將軍的這個角色,是個浪漫英雄,我覺得這個角色非常貼近我心目中男人應該是怎樣的形象。心內存在着一種信仰,而男人好應對自己的一套信仰忠誠。在現實生活,我也力求將工作做到最好,而背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要讓所愛所珍惜的人得到快樂。」

「讓所愛所珍惜的人得到快樂」

一談到演戲,曉明聲線也上揚起來,也同時溫婉地笑了。尋常大眾眼中覺得作為當紅俊男明星的他生活定然紫醉金迷吧,但如果有記憶的話,2012年年底曉明就曾因拍戲吊威也跌斷過腳。又或者我告訴你他上年為了演活新電視劇的岳飛角色,吃了兩年白烚鷄胸肉,花多於一年時間練槍練拳,你會否更能相信這位36歲、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演員,如何緊緊擁抱這份對工作力求完美的信仰?

這一刻,當這個在我面前完全不作修飾的他,談起「讓所愛所珍惜的人得到快樂」,如果告訴你不愛八卦的我,真的完全沒有想起Angelababy,腦際也沒有閃過上個月才在臉書洗過版的林寶堅尼生日禮物事件,是太過偽善了吧。

但君子之交,沒道理把細節都放在陽光下宣諸於口,太婆媽了。對於這件事,我這邊沒有問,他那邊也沒有提起,卻不一定意味找不到答案。

「我覺得讓喜歡的人開心,不在乎於你為她做的事情是否很大很大的事情,重要的是讓她開心,就算是靜靜的小事也可以很浪漫。於我而言最浪漫的事情莫過於跟所愛的人淡淡地一起變老。」

這是否曲線地指向那次的生日禮物事件呢?不知道,只明白跟演藝有關的新聞從來就如一面鏡子,你是甚麼人就看到了甚麼。大眾之所以覺得誇張,是因為他們就是喜歡聚焦誇張的情節,難道這一對情侶,每天也要向諸位Update他們簡單至遞上一杯溫水的小甜蜜嗎?就算報導了,你又會上心地看嗎?

父子的連繫

談到愛與照顧,曉明口中的對象,很自然也包括現在仍然和他同住的雙親父母,早前曉明就極罕有地拿了一連13天的假期,和父母同遊美國渡假。

「我想我從畢業以後 都沒有試過連續放那麼多天的假期了—— 我的意思是真正的放假——不是工作間偷一點時間的那種。我爸媽不太喜歡出門,特別是我爸,他是那種比較悶的人。這次陪他們旅遊,是想他們到了這個年紀,能夠開心一 下,看看以前沒有閒暇看的東西。這次旅行還蠻累的,13天帶着他們到處逛,LA 啊、 Las Vegas 啊。有些人可能覺得,放假就是要甚麼都不幹,要盡量地讓自己休息。但對我而言,如果放了假,卻不想辦法讓爸媽開心一下,就好像我沒有放過假一樣。所以這個10多年來難得的假期,雖然很累,但我累的很幸福,真的。我覺得最讓我驕傲的,是……」 

這時曉明平和的語聲頓了下來,目光化成了一通深邃的隧道,花了點時間,似乎 在檢視着一些回憶,仔細地吐出了幾個字: 「就是爸爸很開心。」

說的時候,臉上不帶笑容,卻寫滿了喜悅與安慰,與其說曉明想起了美國之旅中兩老笑容的點滴,我反而傾向相信在演藝圈打滾歷練了10多年的他,花了數秒在憶想父親當年也是如此這般一路走來,為身邊想照顧想痛惜的人,扛起過多少擔子,承受了幾多,又放棄了幾多。由自己從前的男孩化身成男人的過程之中,體會到父親從前的那雙肩膀,當年也和現在的他一樣,為所愛的人將多少風雨區隔開去。

這時曉明似乎怕某些感情太過氾濫,要說句笑話將一襲濃烈的氛圍趕跑:「但放假也有不好啊,放假過後我人就變得懶惰起來了,哈哈。」

思考轉變

這個演藝圈裡出名的工作狂,在10多年來首次放多於10天的假期後,繼續趕拍電影通宵達旦的第二天,在我面前說自己開始懶惰起來,是比甚麼都更像笑話的一個笑話了。我笑笑問道:那是未來工作的目標嗎?

「我當然捨不得我的演藝事業,但說來我對工作的態度也有所轉變。從前我是那種不顧一切都要得到我心目中效果的人,有時不惜傷害自己的身體也要做得到。我不是一出道就一帆風順,從前就拍過很多很多不被大家認同的作品。我覺得,付出100%的努力,往往能得到的成績不過20%而已,但能有20%的成績,就已經是幸運兒了。然後你達到了某個你想得到的效果、層次,但在你得到那些你之前很想很想要的東西的時候,那一個時刻,當然很開心,但同時你又覺得沒甚麼特別;你立刻意識到這個時刻的你,其實跟從前的你沒甚麼兩樣,你還是你。而旁邊的人,會喜歡你的也繼續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也沒有改變。有些人覺得黃曉明是個偶像派,也有人覺得是實力派,又或許更糟的既不是偶像,又沒有實力。但不論人家怎樣想,他們也不能阻止你前進或是退步,不能阻止你做甚麼。這番體會讓我覺得工作上的態度能有一些轉變。」

上年為拍攝史詩式劇集《精忠岳飛》而訓練出一身肌肉的曉明,身型看上去似乎沒有懶下來的跡象。生活除了演戲還是演戲,稍有空閒時就在家中的健身房訓練,聽音樂看書看電影,你覺得很扮嘢嗎?演戲是一種專業,涉獵到一個豐富自身的過程,如果你認為這位得到日本媒體評為「亞洲十大男優」的唯一中國男星,不需要這種刻苦生活,你可以隨便找個帥哥,試試攀上黃曉明現在同樣的位置來看看嗎?然而這10多年的奔波,卻讓這位在鏡頭前神采飛揚的演員得到醫生的忠告。

「從前都沒有過敏問題,但近來開始有這方面的毛病了,看了幾個醫生,得出的結論都是操勞過度,免疫系統開始撐不住了。所以未來在工作上,會只挑我喜歡的角色來演,希望多一些時間休息一下。昨晚在片場跟另一位男演員佟大為閒聊起來,我跟他差不多同期入行,那個時候爭得很厲害,現在都成了好兄弟,他跟我說他女兒在學滑雪。我問他:你女兒幾歲了?他說已經5歲了。我想:已經那麼大了嗎?他其實比我還要年輕一、兩年,但大概30歲就結婚了。想到一同成長的兄弟,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讓我也開始思考我也是不是應該有所轉變。」

夠成熟了嗎?

作為家中長子長孫的曉明笑着說,他小時候也有想過要負起傳宗接代的責任,但開始成長後卻總認為弟弟大概可以分擔一下這個責任。現在想成立家庭,心裡想着的仍是同一個問題:「就是讓我想照顧並愛護的人開心,可以更好地照顧他們。我當然對演戲事業仍然很有熱情,但同時也有跟朋友合作做點小生意。我在意識到自己開始走紅的時候,已經同時開始為自己有一天不再走紅的日子作打算。現在我最希望的是給爸爸媽媽一個幸福的家庭,也給我自己組織一個幸福的家庭。我認為婚姻到最後就是親情,愛情都是短暫的,只是一種感覺;但真正到最後並不是愛情在做主,而是一種親情,一種心理上的聯繫,一種相依為命,一種依賴,一種互相扶持的尊重,互相忍讓。」

「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覺得自己很成熟,甚麼事情都懂。但現在成長了,反而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東西不懂也不夠成熟,但縱然如此,我還是覺得我有能力給別人一個家庭。」

智慧越圓熟的人,越覺得自己一無所知,這種在人生路上學習到的謙卑,讓一個男人更懂得承擔。所以當曉明用堅定得近乎執拗的眼神告訴我,他覺得自己仍不夠成熟的時候,反而讓人更確定他身上絕對有負起一個家庭的力量。訪問完結,曉明站起來極有禮貌地微笑着跟我說聲:辛苦了。然後,他邁步穿過不知何時已經亮了一室白燈的攝影棚,那個背影,比任何銀幕上見到他的角色的肩膀都更形巨大而豐實。

我看到了一個男人的英雄式浪漫特質——由一種心內的信仰鑄成。

0

Shares

Text by 《ELLE MEN》2014年4月號
Photo credit: 韋來/Stylist: 小威& Samuel Lee (Cover)/Makeup: 張帥/Interview: 葉三/ Text: Kiman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