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昆凌 Hannah Quinlivan:勇往直前
Photo Credit: 林炳存;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 CYNTHIA HUANG; wardrobe GIORGIO ARMANI, DIOR, FENDI; hair UNA at FOURHAIR CONCEPT; makeup ALINA TZENG.

25歲是人生的起步階段,今期封面主角昆凌(Hannah)也只有25歲,卻已嫁給天王巨星、誕下一子一女、順利進軍荷里活,更創立了自家時裝品牌。你可說她「生得好命」,她大概也不會否認,卻不是很多人像她坦蕩蕩,面對生命裡重重關口,都一鼓作氣闖過去。

專訪昆凌 Hannah Quinlivan 封面故事

朝「打女」之路進發

早春3月的台北,天氣依然寒冷,斜風細雨的。嬌小玲瓏的昆凌,目測禦寒能力只是一般,但當造型師要求她走到街頭補拍一張照片,本已站在一旁冷嗦嗦的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為她遞上一杯在旁邊便利店買的溫綠茶,攝影師一放下相機,她便立即拿來暖手,還不忘向我微笑着點頭致意。

為了工作,她可以傾注100%投入和認真,就像去年她參演Dwayne Johnson 主演的荷里活電影《高凶浩劫》(Skyscraper),她去年6月生完兒子Romeo,甫坐完月,便花兩個月練氣,再花一個月習武,再用一個月學習戲中會使出的招數,訓練整整四個月後,才正式投入拍攝,她亦憑女殺手一角大受矚目。「其實整個過程也很難忘。」Hannah 用渾圓的大眼睛看着我說,像極一個洋娃娃。「從試鏡、訓練,然後拍攝,到第一次見到『The Rock』,統統很難忘,每一個過程我都很享受。Dwayne是一個非常down to earth 的人,為整個工作團隊創造了很友善的氣氛,大家都合作得很愉快。」

《高凶浩劫》後,昆凌演出機會不絕,先在《叱咤風雲》裡演賽車手,又將會在新戲《天火危情》扮演科學家。她喜孜孜地介紹角色:「這個角色是一個火山研究員,一心想拯救更多的人,因為災難的契機,她跟爸爸有一些情感修復。」她笑稱老公「周董」周杰倫沒給她甚麼意見,「就是叫我拍攝要小心點,不要太拼,怕會受傷。」這位火山研究員能否拯救人類於水深火熱,要留待電影上畫才有分曉。倒是她在戲中的造型,可從她的時裝品牌JENDES 預先窺探。「我在這次《天火》裡穿的衣服,我覺得都很cool,有點像Angelina Jolie 在《盜墓者羅拉》裡的造型。所以我的新設計裡將會加入軍裝的成分,有很多logo,營造一種帥氣感覺。」

專訪昆凌 Hannah Quinlivan 封面故事

成立時裝品牌當老闆

創立JENDES,原來正是她進軍荷里活的2018年。如今公司創立未滿一年,已有30多個員工,在網上向全球銷售產品。「因為自小我已很喜歡設計衣服,尤其喜歡觸摸不同的物料,但我沒學過設計,所以公司裡會有專業的設計師,我們會一起討論,我會畫一些很初步的草圖,就說我大概想要這樣,然後慢慢跟他們學習。」打開JENDES 的Instagram,幾乎全都是Hannah 的美照,但她不只是品牌的「生招牌」,也是品牌的靈魂。「品牌的衣服全都是我喜歡的類型,像我逛街時喜歡買不同類型的時裝,Monday 穿這個,Tuesday、Wednesday 又穿那個⋯⋯ 若說最大挑戰,經營管理的事項,像申請商標等等,我完全不懂,幸好都由合夥人解決。在我而言,最大挑戰是當我找到一些很喜歡,但數量太少的物料,拿來製作衣服成本會太高,這時候內心就會很掙扎。數量多的物料如喱士,製作時就會cost down,衣服價錢可以不定太高。但有時候我看到很愛的物料,即使數量不多,做出來會貴,但我也堅持要做。因為我相信一定會有和我一樣喜歡這fabric 的人,他們是願意花更多錢購買這件衣服的。」

這完全是一副設計師的口吻。她也笑說,一年前不懂這些。「對啊!一年前只要衣服、包包漂亮就買,但現在常常遇到這些內心交戰。」另一個時裝設計師會遇上的內心交戰,是既要滿足自己喜好,同時要遷就市場需要。「這個還好,因為我喜歡的本來都很大眾化。另外我真的很在乎布料,做好看的衣服人人都會,但好看的衣服加上好布料,在我做品牌之前已覺得是priceless。」

專訪昆凌 Hannah Quinlivan 封面故事

家人要一直在一起

忽然想起曾國藩放過一句狠話:「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套用在人人強調multitasking 的21世紀,雖已有點過時,不過Hannah 要顧的「山」又未免太多—— 電影、時裝品牌兩座山,老公周杰倫又是巍峨挺拔的一座大山,現在還多了快兩歲的兒子Romeo和快4歲的女兒Hathaway 兩座小山,這「五指山」會否把她壓得透不過氣?「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帶同家人一起工作,每次回辦公室都是和孩子一起,反正公司裡都是自己人,很多人一起帶小孩,也讓孩子們知道媽媽在幹甚麼。」她很強調「家人要在一起」,所以在她

Instagram 經常看到她和周董跟孩子周遊列國的照片。「我覺得,孩子4歲前就跟我一起好好去玩,反正4歲讀幼稚園,以後就一直到大學了。因此我去哪都會帶着他們倆,是很難的,但我媽媽會幫忙。而當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時,也喜歡出國周圍看看,始終出國時大家都比較自由。我也覺得,有當明星的爸媽,孩子一定有壓力,所以未來也許會一家人在外國生活。我不會把孩子送到外國,家人一要在一起,就是我跟你們去,不然就別去。」Hannah一臉認真地說。

如是者,角色多、身份多,取捨是必然的事。「如果是歷時太久的工作,我會推掉。就像在美國拍戲,最少要在那邊待八個月,這種活可能我就不會接,真的太久了。我覺得你心情愉快,工作狀態才會好;如果為了工作必須作出某種犧牲,你的表現也會受影響,變得沒辦法全力以赴。而我,只要答應做一件事,就要100%投入。」取捨,是為了把事情做得更好,於是現階段她會把孩子放在工作之前。這也很平常,其實很多在職媽媽心目中都把子女排第一,丈夫的排名自然落得更後。問她會否一樣?想不到,這次輪到孩子讓位了。「我們一向把另一半放第一,他(周杰倫)就曾經這樣跟我說,是為了給孩子樹立一個很好的榜樣。然後有一個老演員叫王學圻,在拍《天火》時他跟我聊天,說尤其女生怕會太專注於小孩,到十多廿年後,待小孩都長大了不理父母了,到時夫妻可能因為早十多年來只顧小孩而變得不再密切。因此,我覺得要先弄好夫妻關係,再一起照顧小孩。」

提起周董,很多香港人認識昆凌全因為她老公。問她「因夫之名」這說法會否

和老公是一對幼稚的好朋友

提起周董,很多香港人認識昆凌全因為她老公。問她「因夫之名」這說法會否令她不悅?「不會啊,反正是喜歡我,不是討厭我就好啦!」她笑瞇瞇地回答。這時她電話響起,原來正是周董打給她。「沒關係,等會接就好。」話畢她匆匆把來電掛斷。從這簡單動作,看來即使丈夫比她大14載,兩人的關係也相當平等。他們結婚五年,相戀九年,她甜笑說最愛聽周董的《等你下課》,覺得很舒服很好聽;不過周董不常為她獻唱,畢竟以唱歌為業,反而經常為她表演魔術逗她開心。問她,周董平常是不是像大哥哥一般待她?「不是大哥哥,平常我們像好朋友,一對幼稚的好朋友,就是一同看YouTube 搞笑視頻那種。我們的頻道是一樣的,很多共同話題和inside jokes。」這種兩小無猜的關係,真讓人羨慕呢。

那麼,老公為她做過甚麼最甜密的事?她眨眨眼,幾乎不假思索道:「是我生完第一胎的時候。那間醫院很有名,很多人去那裡生小孩,因此我們的房間很狹小。他的背不好,但都睡在一張摺床上三天三夜,因為我是剖腹產女,他便扶我下床、照顧我。」很多人說,一個男人好不好,就看他怎樣對懷孕的妻子便知道。聽起來周董也是個好男人呢!「我們的關係,在生小孩前後也有不同,之前我會比較聽他的,之後就是他比較聽我了,哈哈哈!我身邊不少朋友都這樣,男人知道老婆辛苦嘛,生完小孩後對老婆都很呵護,事事聽老婆的。」

至於帶小孩,也是一樣。「多數會聽我說,始終我比較理性,對小孩比較溫柔,能

養育孩子各有各法

至於帶小孩,也是一樣。「多數會聽我說,始終我比較理性,對小孩比較溫柔,能用說的就用說的。不過,雖然我陪小孩的時間比較長,但有時在工作,有時在玩手機,對孩子來說媽媽好像可有可無;相反他(周杰倫)陪的時間比我少,但比較精準,就是他陪孩子時總是100%專注。」為人父母,偏心很平常。他們夫妻會否各自偏心大女兒「小周周」Hathaway 和小兒子「小小周」Romeo?「我之前的確比較偏心Hathaway,因為突然有另一人跟她分享爸爸媽媽的愛,她本身也很sensitive,所以我事事會放她第一,確認她feeling ok、feeling good,我覺得Romeo 年紀還小,應該察覺不來。但我最近發現Romeo開始吃醋了,才知道原來一直以來他都感受到差別對待。所以現在我慢慢學習平衡,對兩個一樣好。周董就沒有,就看當時哪個比較會撒嬌,他就偏心那一個。而Hathaway平常比較黏我,Romeo比較黏爸爸。」

完整內容刊登於《ELLE》香港版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