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 美好十年

提起桂綸鎂,隨之而來的形容總是「氣質美女」。多年來,她演出過的作品不算多,但每一次都能突破自己,演繹出不同面貌。就是氣質二字,在她身上也能不斷變化,像這次《ELLE》為她選擇的衣飾一樣,即使同樣是白色,也可以展現出當中的不同層次。

十年前的《藍色大門》捧紅了兩個年輕新人,陳柏霖與桂綸鎂。電影參展康城電影節、被提名第廿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亞洲電影、在台灣獲得超過新台幣五百萬票房紀錄——也是那些年台灣電影少有的佳績。有趣的是,原來小鎂在試演時一直不知道自己就是女主角。

像父親的導演易智言

「其實當初導演找我們參加時,一共找了十個演員,五個男生和五個女生。然後我們花了大概一到兩個月時間,由導演帶演員在訓練,其實當時我們都不知道正在audition,沒有意識到我們正在競爭一個角色,只以為這班人正準備一起拍電影,想不到最後會從我們十個裡面挑選。所以在訓練期間完全不緊張,只覺得每天像來上課、來玩一樣,連攝影師、美術、副導演都跟我們每天待在一起。到了課程快要結束的時候,導演才說:『陳柏霖桂綸鎂你們兩個留下來,我講一個故事給你們聽。』那個時候我們才第一次聽到《藍色大門》這個故事。」

回想這段十年前的往事,小鎂對所有細節仍然記得很清楚,因為就是這次機會,為她打開了往後的璀璨星途。在訓練期間,她已習慣每天與攝影機為伴,每天與副導演、美術指導等一同「上課」,所以到了正式開拍時也毫不感到陌生,甚至不覺得是在拍電影。也就是這種拍攝方式,讓二人發揮了特別具親和力的自然演出,導演易智言當然功不可沒。

「我到現在一直覺得易智言導演很像我的父親,也像是朋友。這種關係一直讓我十分舒服。所以我們在《藍色大門》之前雖然沒有拍過電影,也沒有接受過甚麼演技訓練,但在這兩個月期間,導演灌輸給我們的概念,關於表演的開導,一直影響着我,直到現在。」

佩服徐克的勇氣

佩服徐克的勇氣

她在星途上遇過的貴人特別多,除了易導演外,被她稱呼為「老爺」的徐克導演也是她的另一個啟蒙。從《女人不壞》中的追星少女到《龍門飛甲》的番邦公主,老爺每一次都能發掘出桂綸鎂的另一面。

「我覺得徐克導演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恩人,我在別人眼中一直很像鄰家女孩,然後在他手上不停變化,我覺得除了有老爺這種像孩子般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能把我變化過來之外,我也很佩服他的勇氣。我很難想像有人可以從一個那麼帶着學生氣質的女生的眼神、肢體、或者說話方式中看見了我可以像一匹狼般野性。我不知道老爺從哪一個部分看到了這些可能性。」

除了不斷變化之外,老爺還讓她今年同時入圍了香港金像獎與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女配角,也是她事業上的第一次。

「仔細想想,我也頗珍惜我在演了十年後才入圍。這十年來我演每部戲都是戰戰兢兢的,每一個角色都全力以赴,希望做得好,不管我的人生經驗、表演經驗夠不夠豐富,但至少每一個角色都從來沒有放鬆過。我覺得很開心在這個第十年的開頭我終於入圍了。」

以往小鎂每年只拍兩三齣電影,但最近忽然多了很多作品,單是去年便有《肩上蝶》、《龍門飛甲》、《全球熱戀》、《星空》和《10+10》先後上映,是刻意為入行十年增加產量的成果嗎?

「我沒有特別想要增產,只是我比較幸運的,忽然遇到很多比較好的劇本。就是每個東西都會覺得:『呀,好想做好想做!』於是就接下了。我挑選劇本的條件仍跟以前一模一樣,我要自己喜歡,覺得有意思的才會接。然後,我想帶給觀眾一點甚麼,也想有突破。這兩年很幸運的,接到很多有意思的劇本,所以都演了。」會覺得星途特別順利嗎?「我沒有想過順不順利,但至少我到現在回頭去看我的每一個選擇,我都沒有後悔,就是很多人會對我說:『你今年應該選一個肯定會賣座的電影』,又或是『能讓你身價暴漲的電影』,總之都是一些關於名和利的選擇。我總是覺得我應該去選一個對我自己生命有意義的作品,就是,我現在回頭看,好像不是很多電影賣座,不是很多電影讓我突然爆紅,可是我拍每部電影都有我的理由,我從中都得到很多東西,真的沒有後悔過,所以問我順不順利我真的不知道,至少我心裡踏實也很開心呀。或許這樣就是順利吧。」

想把自己完全丟給姜文

想把自己完全丟給姜文

出道至今,小鎂一直予人隨意、簡單的感覺。真正和她對談過,才發現安靜的她內裡潛藏着一顆躍躍欲試、矛盾而反叛的內心。談到事業上的野心,她會眼神堅定的說:「我覺得自己頗有(野心)的耶,蠻有的。」

「可能大家看我覺得我懶懶的,覺得我步調很慢,好像很多事可有可無。但其實我心裡面,一直對拍電影有非常大的熱情,還有非常多的角色很想去嘗試,就像大家看見桂綸鎂在選擇角色方面,她一直在變,每一個角色都讓人看到不同的桂綸鎂。」

早前她更向姜文喊話,希望能演出他的作品,甚至不在乎要演甚麼,全由對方發揮。她說:「我很想把我完全完全的丟給他,讓他捏出一個樣子。我覺得這反而是演員比較過癮的地方,我們不是要去設定自己想演甚麼,而是他讓我變成甚麼樣子。」

她一直被定型為氣質美女,在選擇角色方面,會特別挑選、或避開某些類型的角色嗎?

「我覺得很難具體地說會避開甚麼角色,應該是會避開一些跟我心裡面的價值觀完全不同的角色吧。有時候我看別人在演一些電影時也會覺得,啊這個角色的價值觀,或者在面對人、面對事情的方式是我沒有辦法認同的,我就可能沒法演這樣的戲。我要接受這個角色,真的打從心底裡認同她,要對她做的事情有感覺有感動,我才能真的非常involve。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試試從年輕演到老,包括肢體及聲線變化,這對演員來說應該是個非常大的挑戰。剛看了《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我非常喜歡Michelle Williams,也很想有機會跟像Ryan Gosling這種演員有很流動的、濃烈的情感演出。希望有這種機會吧。」

提起Michelle Williams,自然說起她剛憑瑪麗蓮夢露的角色獲奧斯卡提名,還與《鐵娘子》的Meryl Streep鬥得難分難解,訪問時還未公布小金人最後誰屬,但真有其人的角色向來特別考驗演技,也特別受人注目,若要演一個真實人物,小鎂又會選誰?「真實人物真的不好演,我不知道,等待別人看見我跟誰有類似的氣質吧。」

不懂形容與陳柏霖的關係

不懂形容與陳柏霖的關係

好友陳柏霖最近因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再度走紅,談到與他的關係,小鎂回應得特別玄。

「我一直覺得跟他的關係沒法用任何現在的稱謂去形容,不知道未來會否發明一個新稱謂,但現在沒有一個這樣的形容詞可交代我們的關係。我們並不常見面,但放在心裡面的那份重量是非常真實的。」

兜了一個圈,話題又回到了《藍色大門》之上。作為影迷,大家自然很想再次看到他們能於銀幕上碰頭,但原來一直以來也有不少導演、監製打他倆的主意。小鎂說:「我們也常常接到很多劇本找我們一起合作,可是我們二人都希望那種螢幕情侶的關係,能留在那個最美好的藍色大門中。如果沒有方法、沒有劇本能超越,或者是適合我們的話,那就盡量不會再嘗試。可是我們還在等那個最棒的劇本。」

她強調自己也很想跟對方再度合作,即使《藍色大門》已成經典,也不會構成壓力。她總括:「我覺得完全不會有包袱,我們都經歷了很多東西,然後,我們兩個從眼神到外在,都不大一樣了。我們的情感累積了十年,心態也跟那時候相差非常多了,所以如果能再次合作,我相信應該會是非常非常棒的一部電影。也希望可以有像《有人喜歡藍》的那種火花出現。」

0

Shares

Text by Aleung

Most Popular